ShiroAkane

wb@ShiroAkane。
↑脑洞堆积处,各种小段子会在这里放。
目前深陷狮心坑不想出来。
欢迎互fo~

© ShiroAkane | Powered by LOFTER

【ES零凛】兄长和哥哥和他3

闹钟准时响起。零迷迷糊糊的朝着声音的方向伸出手,关上了闹钟。

呆了那么几秒钟之后,掀开被子坐起身来,伸了个懒腰之后瞥见了日历上的备注。

啊,对了。昨天凛月回家了,要起来给凛月做早餐和便当。

想着,他利索的穿好衣服,推开房门,却看到厨房里凛月的背影。似乎是开门的声音有点大,凛月回头刚好瞅见了零:

“早安,兄长。”

……

转身走进房间,再次推开门。

和刚才不同的是,凛月歪了歪头:“怎么,就那么意外吗?”

竟然不是在做梦吗!

“别傻站着了,快点洗漱吃饭吧。”凛月无奈的语气道,之后又继续手上的活。

简单的洗漱完后,零端端正正的坐在饭桌前,满脸笑容的看着自己可爱的弟弟端上来亲手做的早餐。虽然和凛月对上眼睛的时候,对方很明显的顿了一下摆出了嫌弃的表情,不过还是将饭菜摆到零的面前。

凛月解下围裙,坐到了零的对面。

两人相视看了一眼,凛月率先合十双手:“我开动了。”

零才意识到什么一样,有些慌张:“我,开动了。”

这……真的是现实吗……朔间零简直要把今天当成自己第二个生日!

不过很快他便察觉到了,凛月的眼神似乎在时不时地往自己这边瞟。难道是有什么想要说的话,因为对方是自己所以说不出口吗?

‘饭菜还合口吗……’之类的话……

凛月紧闭双眼皱了皱眉头,随后像是放松了一样叹了口气。果然说不出口…… 

“凛月做的饭,很好吃哦。”

零突然的发言打断了凛月的思绪,有点惊讶的停下手上的动作,抬头看了眼零。对方依旧是那副笑脸,不过也是不到一秒的停顿。凛月夹起小菜往嘴里送,目光撇向别处:

“这还用说吗,你不应该最清楚我的厨艺的吗。”

 

“哈?”真绪惊讶的看着座位上的凛月,“朔间前辈被你这样对待都没有生气吗?”

“为什么要生气啊?”凛月撑着脸投以疑惑的眼神。

“居然还问为什么……”真绪揉了揉脑袋,“这是当然的吧?换位思考一下啊换位思考,如果你被自己弟弟这么说了的话……”

“杀了他。”

“喂!为什么会杀掉啊……”

“哈哈哈,凛君还是这么直率呢。和我家师匠一样呢。”美伽笑着朝两人打招呼,“早上好!”

“早啊。”真绪挥了挥手。

“呼啊……好困。果然起得太早了啊……晚安啦……”说着,凛月便趴到桌子上睡着了。

真绪有点慌张:“喂喂!今天你是值日生啊凛月!”

“晚安啊,做个好梦~”

“喂!影片你不要顺着他啊!”

“哈哈,我才不想被衣更君这么说哦?”美伽笑道,“你看,大家都有目共睹的吧,衣更君总是惯着凛君什么的?”

真绪叹了口气坐在椅子上:“如果可以的话我真的不想管啦。可是不管他真的就会什么都不做啊,这个人……”

“是啊……”美伽拿出课本,放到桌子上,边翻边说道,“所以自己要努力啦……”

说着,美伽掩饰不住的幸福的表情出现在脸上。不用说都明白,这时的美伽想的一定是那个‘师匠’吧……

真绪有点担心。他看着美伽。马上三年级就要毕业了,虽然美伽比起以前变得能坦然交流了,但是对于那位前辈的感情……

如果前辈毕业的话,美伽他……

真绪摇了摇脑袋。真是……不自觉的又在考虑这种事情了。

他拿出课本,瞅了眼邻座的凛月,一边说着“真没办法啊”一边坐到讲台上,做好值日。

 

 

晕晕乎乎的昏睡了一天,等到再醒来已经是黄昏了。

相比白天的太阳,黄昏的颜色虽明亮,却很温暖。

凛月坐直身子,伸了个懒腰。瞥见邻座的书包还在

——真君又要加班加点了吗……

拿起手机,果不其然是真绪的短信。什么你先回去吧,学生会的工作很多之类的……

他叹了口气。

“所以,凛月。要不要跟哥哥一起回家呢?”

“——?!”凛月被吓了一跳,攥紧手中的手机,“别吓我啊……会得心脏病的哦?”

“抱歉抱歉……”零将书包递给凛月,“哥哥在这里等很久了哦,所以帮你把书包整理好了。”

“啊……居然还蹲点……好恶心。”凛月快速夺过书包,就往教室外走去。

听着后面的人快步跑上来的脚步声,凛月稍微慢下了步伐。

“凛月真是过分啊~哥哥已经很老了哦?可不像你们年轻人……”

“书包……”凛月突然停下脚步。

零好奇的看着凛月:“书包?”

谢谢你帮我整理好……

“好重啊……”

又是这样……一出口便是这种任性的话。凛月咬紧了嘴唇:“不,那个……”

“啊,说起来衣更君有交代吾辈一定要辅导好你的功课,所以把一些复习的资料交给了吾辈。嘛……虽然也想放在自己这里,可不巧的是小狗说把原来从吾辈这里借走的乐谱还了回来,还给了吾辈他自己写的一些东西……”零看着凛月一副想要说什么的表情,“嗯……不过没关系,如果凛月太累的话,就把书包交给哥哥好了。”说完便向凛月伸出了手。

凛月抬起头,枚红色的眸子对上了自己的双眼……

——大大的眼睛眨巴眨巴,随之展现出来的喜悦之情溢于言表。

“哥哥!”小孩子独有的黏糯中略带尖细的声音呼唤着自己,然后凛月迈开步子,跑向零。可能是跑的太快的缘故吧,凛月扑通的摔倒在了地上。零略带慌张的小步跑到前面,伸出手:

“疼吗?”

凛月摇了摇头,将自己小小的、因为摔倒而变得通红的手搭在零的手上:“一点都不。”然后向零露出了大大的笑容。

 

“……喂,在听吗?”

“啊……啊!刚刚走神了……”

“哈?还真是可以啊,这么点时间内你居然也能走神?”凛月略带嫌弃的瞅着零。

零“哈哈哈”的笑了几声:“嘛,差不多快回家吧?作为早饭的报答,哥哥想让凛月尝尝吾自己辈的手艺哦?”

听完,凛月歪了歪脑袋,笑着说道:“嚯?确实很久没吃过你亲手准备的饭菜了……”

我很期待……

“别太难吃就行了……”凛月转过身,接着向前走。

这么说确实有点过分了,不过……

零倒是自信满满的拍了拍胸脯:“交给吾辈吧,肯定让凛月刮目相看的。”

 

 

——啊……还真是刮目相看啊……

正面意义上的……

凛月放下筷子:“我吃饱了。”然后发现零的碗里一点没动,他本人托着下巴看着凛月……

莫非是从刚才开始就一直在盯着我吃饭吗……

“感觉怎么样?”

“这个面吗……”凛月看着碗底,“嗯,真的很好吃。”

嗯,发自内心的赞美。即使是嘴上不饶兄长的凛月也确实赞不绝口。

“那就太好了~”零松了口气一样,温柔的看着凛月。两个人就这么僵持了一小会儿,让凛月感觉非常不自在。最终他还是站了起来,率先开口道:

“……那个,我去洗澡了。”

“嗯,记得拿上毛巾。”

“嗯。”

打开开关,水从花洒中喷出,直直的落在凛月头顶。

就这么脑子空空的冲了一会儿之后,凛月才反应过来自己在浴室。

冲洗完毕后,他拿着毛巾擦了擦头发,直到不滴水。然后他看向了门边的置物筐……

——好像没有拿换洗的衣服……

凛月叹了口气:“兄长——?”

几秒之后,门口随即出现了黑影:“怎么了?”

“我没有拿衣服……拿个浴巾过来就行了……”

说完,门前的黑影消失了。凛月又转过身,面对着镜子,擦着头发。

“我放在门口……”

“拿进来吧。”

“嗯,那……啊?!”

“拿进来。”凛月的口气听着有点不耐烦,不过夹杂着困意,听起来就像是被打扰了睡眠而有点烦躁的感觉。

零挺直腰板,用手臂晾着浴巾,一步一脚印、稳稳当当的推开门,然后走进浴室。在凛月跟前立正站好,双眼直愣愣的看着天花板。

“谢谢。”

过了一会后,零感觉凛月还没有离开,就下意识的向身前看。

身子已经被浴巾裹好的凛月正撇着嘴,一脸无奈的看着他:“你刚才在想什么?”

“没、没什么……”零只好尴尬的赔笑道,“那个……吾辈也想……”

“啊,这样啊。”凛月懒洋洋的揉了揉自己的头发,然后侧身走出了浴室,“那你洗吧,不过话说在前头,我要睡觉了,一会忘记拿什么东西记得自己去。”

啊,没有被骂变态真是太好了。零发自内心的想着。


-tbc

嗯……到这里基本上铺垫算是结束了?(根本没大纲哪里来的铺垫x

啊题外话,梅雨零好好看!和萤火栗在一起摆看板真的超棒quq

评论
热度 ( 46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