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hiroAkane

wb@ShiroAkane。
↑脑洞堆积处,各种小段子会在这里放。
目前深陷狮心坑不想出来。
欢迎互fo~

© ShiroAkane | Powered by LOFTER

【ES零凛】兄长和哥哥和他2

手机屏幕的荧光在漆黑的房间显得格外惹眼,零拿起手机,莞尔一笑。随后他听到了脚步声,声音在门口停了下来。虽然很期待脚步声的主人能自己主动进来,但怎么想也是奢望而已。零决定自己去开门:

“凛月!欢迎回家!”

“嘁……”凛月稍微后退了半步,“我现在想去真绪家了,就这样。”随后转身,刚迈起步子就被人拉住了手。

“真绝情啊……凛月,哥哥可是守了空房很久了……”

“不要把自己说的像是被人抛弃的寡妇一样。”

“哥哥可要毕业了哦……可能再也不能在学校见到哥哥了。”

“正合我意。”

“难道凛月真的一点都不想哥哥吗?”

“嗯,没错,一点也不。”凛月使劲想抽回胳膊,奈何力量上比不过零,“所以,你现在可以放手了吗?如果放手的话我会重新把你从臭虫升级为貌似曾经是哥哥的这样一个人的。”

“咕……凛月毒舌的程度真是……不过这就没办法了啊。”零松开手,刚想冲上去抱住凛月便被对方侧身躲开。

“啧……还是那么让人讨厌啊,你。”说着,凛月走进了门,脱掉鞋子。

零趴在地上,有点吃惊的看着凛月的动作。似乎是视线太扰人了,凛月不满的啧了下嘴:“怎么了啊,臭虫。我可没有被虫子盯着看的兴趣啊。”

“居然这么轻易的……”

“啊,是嘛。那我可以再回去的。”

“不不不……能回来哥哥很高兴哦!哪怕就跟哥哥喝个茶,吃个晚饭再走也好。”

“算了,随你。”凛月说完,自顾自的往二楼走去,找到自己的房间,完全抛下了还在门口的零。这要在外人看来,似乎凛月才这个家的主人吧。零站起身来,掸了掸身上的土,走到客厅。虽然凛月回来了,但还是如此的讨厌自己。

说不失落肯定是假的,但也是没办法的事,毕竟自己做过对凛月来说太过分的事情,被讨厌也是理所当然的。

别再有太多奢望了,这不是也很好吗?零拍了拍脸颊,走到凛月房间的门口。

“凛月?“

“怎么了?”

居然没有被嫌弃的说滚开,零抿了抿嘴巴,努力忍住自己的情绪:

“那个……有没有什么想喝的东西?”

“想喝的东西啊……”

听上去凛月有在好好思考哦……这真的不是梦吗?

算了算了,梦也好,至少现在,凛月能如此平静的和自己对话真的是太好了。

“碳酸饮料,麻烦了。”

呜呜呜……凛月,凛月居然……

该怎么说好……感觉要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绪了,零下意识的捂住自己的嘴巴。

如果现在凛月在自己眼前的话……

“喂……你这个样子很恶心啊……”

闻声,零看到凛月打开一点门缝看着自己,虽然是用非常嫌弃的眼神。

“啊……抱、抱歉抱歉,吾辈太高兴了……稍等片刻,吾辈马上就给凛月拿来。”

“啊啊……知道了……”说完,凛月便把门关上了。

零松了口气,下楼到厨房,从冰箱中拿出碳酸饮料。

不过说起来,虽然是衣更君告诉自己这种饮料凛月最喜欢喝了……难道说真的有那么好喝?表面上看上去很普通的样子。

零举着一听仔细打量着,还真的没试过这种饮料,好像像是年轻人很喜欢的类型……

嗯……他回头瞅了眼冰箱,里面还有很多,想着凛月可能要回来,一高兴就买了很多。不过现在看来这个数量是有点困扰了……刚好趁这个机会尝一下?

零按照提示拉开了拉环,喝了一口……

“咳咳咳……咳咳、咳咳……”

“噗……”

听见一个轻笑的声音,不过向声音的方向看去,并没有人。

呵呵……是凛月吧。零想着,不自觉的笑了起来。

哈,果然又露出那种表情了……凛月背靠着墙壁,望着天花板。难道真的就像是真绪所说,其实自己只是在叛逆期吗……

“凛月?”零探出头来。

“喂别吓我啊……”凛月不耐烦的站起身来,走向自己的房间,“碳酸,就拜托放在门口好了。”

凛月走回房间,关上了门。随后扑到了床上,一把抱住枕头,将自己的脑袋深深地埋在里面。

自己究竟是怎么看待他的,明明在学校就算是碰面也能全然装作不认识一样。但是刚刚却在意的不得了,甚至忍不住去看他在做什么。

不会是生病了吧……凛月抬起头,摸摸自己的脑袋。

瞥见了钢琴,凛月起身走到钢琴旁。将架子架起,手指轻轻掠过琴键,但不至于发出声音。

久违了……

他拉开凳子,坐了上去。手指自然而然的放了上去,将脑中印象里的曲子弹了出来,行云流水一般。毕竟这是他放松心情的最好方法了,虽然小时候因为学习这个吃了不少的苦头,不过现在想想也算是值得了。

凛月轻轻闭上眼睛,浮现出了小时候的样子。

这是他第一个学会的曲子,学成之后他高兴地找到自己最想展示自己这份喜悦的人。对方那份真诚的赞美,至今想起来,凛月也不自觉地嘴角上扬。

“好怀念啊,凛月弹这首曲子的时候。”

琴声停止。凛月放下双手:“我说过吧,放在门口就好。”

“被凛月的琴声吸引,不自觉的……”零将饮料放在桌子上之后,走到了凛月身旁。

“琴声听得吾辈也想弹一弹了。”零偏了偏脑袋,微笑道,“可以一起吗?”

拒绝的话刚到嘴边,脑中却想起了真绪叮嘱的话。是啊,这个人马上就要毕业了,出道之后被各种事物缠身的日子不远了。想必当下这种日常也就不复存在了吧……

那就,一起弹吧……

“随你好了。”出口却是这样的回应,凛月心中突然有一丝丝歉意,他抬头看了看零的脸。对方却一脸高兴的:“谢谢。”

是啊,他就是这样的人吧。就算自己百般的逃离拒绝,想把他甩开,结果却是被变本加厉的黏住。凛月苦笑,这似乎是没办法的事吧。

他静静地等待对方坐在身边,随后配合着一起弹了起来。

但是……现在自己这份高兴的心情……

凛月笑着。

是真实的。

 

 

吃过晚饭后,凛月洗完澡后换上了睡衣,坐在床边拿起手机发起了消息。

对方不是别人,正是自己的青梅竹马。

——真君真坏啊,是你给兄长通风报信的吧?

马上就收到了回复。

——啊,朔间前辈说了吗?不过也没所谓了,比起关心这件事,还是好好地和哥哥聊聊天吧。

——聊天还是饶了我吧,晚餐我可是忍着像是偷窥变态一样的目光好不容易结束的。

——哈哈哈,真过分啊,这么说自己的哥哥。不过,朔间前辈溺爱弟弟这我可是有耳闻的。这么看来还真不是一般的溺爱啊。

——算了,心情还算不错。我要睡觉了。

——嗯嗯,那晚安。

凛月将手机放下,整个人向后仰躺在床上。

啊,真是的。为什么真绪非要让我跟他聊天啊?光是看见他就够了……凛月抬起手遮住灯光,可灯光依旧从指缝中间穿了过来,他无奈的闭上了眼睛。

可能确实是叛逆期吧……因为自己其实已经释然了原来的事,却唯独看见那张脸之后下意识的烦躁和冷言冷语,大概是习惯吧…… 

“兄长?”

“喔噢,凛月。这么晚了找吾辈来有什么事吗?”

“啊……就是单纯的……那个……”对啊,他为什么要到零的房间里来?

“是想和哥哥一起睡吗?”零微笑道,“可以哦,就像小时候那样……”

不可能的!

凛月翻身将头埋到枕头里。我怎么可能和他说这种话?不知不觉竟然被自己带跑了也是真够可以的……

一定是太累了的原因。想着,凛月紧紧地闭上了眼睛。

过了不久,平稳的呼吸声传了出来。

零察觉到凛月房间里的灯没关,但是却没什么动静了。

睡着了吗?想着,他推开了凛月房间的门。

还真是小孩子啊,直接趴在床上就睡着了什么的……他将被子掸开,轻轻地盖在凛月身上,随后也不忘揉揉凛月松软的头发。

将喝剩下的饮料放回托盘,零走到门口,抬手关了灯:

“晚安。”

随后将房门关上。


-tbc

如期的更新了~然后自己攒的一半存货已经没了(突然的危机感x

又是一个超级快的周末啊……大概下次更新会是在五一之后了

感谢阅读到这里的你w

评论
热度 ( 49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