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hiroAkane

wb@ShiroAkane。
↑脑洞堆积处,各种小段子会在这里放。
目前深陷狮心坑不想出来。
欢迎互fo~

© ShiroAkane | Powered by LOFTER

【ES零凛】兄长和哥哥和他1

#写在前面:

初次见面这里是SA!早在去年万圣就被零凛萌的不行不行的,怎么办超想给他们写点什么……在之后突然的脑洞觉得很适合零凛就这么开始写起来了(虽然至今还没写完且没写多少)嗯……总之先放出来吧,如果明天能咸鱼到两张大泉哥的话就再更一篇(你x

-设定是临近毕业,由于只玩国服……对日服的角色(switch)以及剧情不是很熟悉,所以没有相关角色的戏份以及剧情(虽然看脸很喜欢夏目w

-凛月中心。绪→凛成分有,请注意避雷。

-目前为止没有什么黄暴的东西233应该是清水的甜文(吧……

就是这样,那么请多指教了!(鞠躬)#





说起毕业季,分离、伤感几乎充斥了所有人的大脑。不论是脱线到极致的王也好,就连平时冷静的司也哭了起来,岚只好一手一个摸着两人的头发安慰起来。泉虽然嘴上还是一如既往地强势,但也敌不过2-A班的那个黄毛眼镜的一声“泉前辈……”。

啊……看上去真好啊,他们……

凛月趴在桌子上,没精打采的看着这群人在自己难得半个小时前找到的空无一人的舞蹈教室哭啊喊啊的。实际上knights打算趁着队中三年级学长毕业前给转校生的礼物而租下来了一间教室,只是找教室这个任务交给了凛月,而凛月则选择了这间舞蹈教室。本想自己先睡上一觉再打算找他们来的,谁知道刚躺下不到五分钟就被真绪找到了,说什么“朔间前辈要毕业了,凛月你也去看看吧”之类的话吵醒了,而自己也就是随便敷衍了两句翻个身打算继续睡,结果便是这个样子。

看来也睡不成了。

凛月叹了口气,起身。

岚注意到了,开口道:“小凛月?”

“没什么,”凛月放慢了手上开门的动作,“我出去睡一会,这个情景根本睡不了吧。”他朝岚笑着挥了挥手:“就辛苦你了。”随后走出去,关上了门。

对于凛月来说,他可是一直忍到了现在,对他来说简直不能再高兴了。虽然这话现在在这种情况下说出来有点太不会读取空气了,索性他就暗自想了想而已。心情也意外的好,不如去红茶部看看吧,凛月想。虽然没什么太大的关系,不过还是要象征性的给部长一个毕业的道别比较好。毕竟给自己提供了一个这么好的睡觉场所,小英功不可没。

“朔间学长……?knights的活动……”

“啊啊……发生了各种各样的事情……比起这个,创君,我有点口渴了……”

“红茶的话还没有好,我这里有碳酸饮料,不介意的话……”

“碳酸就好。”凛月随便的拉了一把椅子坐下,拉开拉环一口饮尽,“呼啊……果然还是碳酸饮料最棒了。”

“朔间学长意外的豪迈呢,从以前看到学长一口喝完碳酸就这么觉得了。”

凛月擦了擦嘴巴,满意的点了点头:“但是碳酸饮料就是因为有气泡的缘故才会这么好喝吧,不好好的在气泡还在的时候喝完可是浪费哦。”

“原来学长是这么认为的……果然我的话会很受不了气泡的冲击一小口一小口的喝呢。”创放下茶壶,捏着下巴,认真地回答道,“弟弟妹妹们却也觉得像是学长这样喝会比较好喝。”

“创君,不要用真绪的口气说话哦,会变成像真绪一样的老妈子而被弟弟妹妹们讨厌的。”凛月趴在桌子上打了个哈欠,“说起来今天小英不在呢?”

“会长应该是在学生会吧,毕竟快要毕业了,学生会也有各种各样的事情等待他处理吧。”创端起杯子示意凛月要不要来一杯红茶。

“拜托了……感觉很久都没喝过创君泡的红茶了呢……”

“能被学长喜欢我很荣幸。”创腼腆的笑了笑,轻轻地将红茶端到凛月面前,“话说,朔间学长似乎有个哥哥?”

“好像……是有这么个人来着?”凛月闭上眼睛端起茶杯,轻抿了一口,“嗯……果然还是创君的红茶最好喝了。”

如此生硬的转折,创也能明白凛月根本不想提起这位哥哥的事情。不过创不明白的是,相比之下自己的弟弟妹妹都很喜欢自己,而凛月却反感自己的哥哥到了某种程度。难道说是叛逆期吗……这样想着,创有点担心,被弟弟妹妹们讨厌什么的,怎样都不会好受吧。

“创君?……在发呆呢,怎么了吗?”

“啊,没什么的。”创端起茶壶掩饰自己略微的慌乱,“红茶,还要再来一杯吗?”

“谢谢,不用了。”凛月笑道,“比起我的话,还是给小英吧?”

创转过身,英智的笑脸进入视野。

“呀,创君,还有凛月君。”

“下午好,会长。”创笑着对他说道,“要来一杯红茶吗?”

“拜托了,创君。”英智也拉过一把椅子,坐下,“不过会长什么的,现在我已经不是了哦。”

凛月听了这句话有点好奇的歪着头看英智:“哎——小英就这么退休了吗?”

“退休什么的……对我来说还很早哦。”英智忍不住笑了,偶尔凛月这样开玩笑让他有种放松的感觉。虽然这个红茶部没什么实质性的意义,若是会长换成像敬人那样的人的话,说不定就会强制废部了。这样想来自己也有点小自私吧……不过无所谓了,现在的学生会……

“说正经,学生会现在的会长,难道是……”

英智点了点头:“没错,我交给衣更了。”

凛月听完有点受打击的样子,英智察觉到后有点不解:“怎么了凛月君?”

“呜哇……感觉最后一年我会过得很惨哦……”凛月将自己的脸都埋在了手臂之间,“可能动不动就会听到‘睡间莉月同学,睡间莉月同学,请到学僧会来一趟’之类的……”说着,凛月有摸有样的学起了仁兔的口气,随后才意识到似乎仁兔也要毕业了……

 “凛月君。”

“嗯?”

英智饶有兴致的看着凛月的脸:“有些事情……我觉得你应该要好好面对一下了,不论是现实还是在你的心里。虽然这些确实和我没什么关系,但至少作为……‘朋友’,我想这样提醒你一下。”

“……”凛月皱起了眉头,眼睛变得有点酸。他把脸更狠的埋进了臂窝,头顶被轻柔而缓慢的抚摸着。

“嘛……不过说起来,虽然是毕业,但是等待你能面对这件事的时间还很长吧……大概。”

这句话……什么意思……?

虽然很想这样问出来,但还是敌不过睡意,凛月觉得大概眼睛发酸就是困得前兆吧。他也不知道之后发生了什么,等到他再次被叫醒的时候已经是傍晚了。他醒来便迎上了自己竹马的脸。

“真能睡啊你……好了,快点起来,是时候回家了。”

“……嗯。”凛月揉了揉眼睛,站起身来,真绪理所当然一般的帮他好好系上了扣子。

本想好好跟小英道别的,可是却又睡着了……我是不是错过了很多事情啊……

他低头看了看真绪。

有些事情……我觉得你应该要好好面对一下了……小英这么说来着吧。

可能确实就是这样也说不定吧。

“你这家伙啊……在笑什么呢?”

“没什么没什么,我今天心情还不错。真君,你是不是有什么话想跟我说。”

“还真瞒不过你啊……”真绪揉了把脑袋,“还是朔间前辈的事情,虽然我知道你肯定不想看见他,不过就当是为了他,去看看他吧,哪怕好好说几句话。”

“真君还真是爱操心……小心会长白头发哦!”凛月拎起真绪拿过来的书包,“不过我今天心情不错,就这样吧。”

“什么嘛,”真绪轻轻地用拳头捶了下凛月的脑袋,“我还以为又要让我长篇大论呢,看来你今天的心情真的是很不错啊。”

“比起我来,真君才是吧。”凛月和真绪并排走着,朝门卫挥了挥手,就算是道别了,“恭喜哟,会·长·大·人?”

真绪先是一愣,然后似乎想到了什么一样,叹了口气:“也是啊,你和会长都是红茶部的,知道这些也是理所当然的。我还想……”随后他看了看凛月的表情,可以说是偷笑一样。

他清了清嗓子:“说起来,你刚刚是不是说要去看看朔间前辈来着?”

“哎——真君在这方面记性还真是好啊……”凛月眯起眼睛,“明明把这些用到学习上会更好的哦……”

“我可不想被一个留级的人这么说!”真绪轻易的就被带起了情绪,不过他马上意识到,“喂!等下,别转移话题啊!”、

“我知道了我知道了……真君还真是有点吵哦?”

“好了好了,”真绪走到他跟前,帮忙整理了下衣服,“前面拐弯就是了,好歹说说话,注意一点语气。如果实在不想住在家里那就接着到我这里来也可以,不过要好好跟朔间前辈打好招呼。怎么说也是你哥哥,别让他太担心……”

“呜哇……真君你今天格外的话多啊……”凛月看着真绪帮忙整理完衣服直起身子看着自己,“我要过去啦,你先回去吧。不出意外的话,我大概会晚上回去。”

“嗯,我知道了,会给你留门的。”真绪高兴地向凛月挥挥手,看着凛月极不情愿的朝久违的家走去,真绪松了口气。他拿起手机,打开邮件,敲了几个字,发送。随后收起手机,伸了个懒腰。

今天真是够累的啊……不过算了,凛月在的时候不敢出什么大动静,正好今天凛月不在,要好好的收拾收拾呢!

“好嘞!去吃点东西之后打起精神干活吧!”


-tbc

标着零凛却完全没有老零的戏份(土下座)

虽然我也很踌躇要不要打零凛tag……不过请放心,这真的是篇零凛quq

感谢阅读到这里的你w

评论
热度 ( 54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