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hiroAkane

wb@ShiroAkane。
↑脑洞堆积处,各种小段子会在这里放。
目前深陷狮心坑不想出来。
欢迎互fo~

© ShiroAkane | Powered by LOFTER

【文野太敦】闭上眼睛,敦君。[短完]

#太敦#
#BE#
#含有角色死亡#
#含有私设人物#
#私设人物介绍在最后,不剧透#
#食用愉快#

——闭上眼睛,敦君。

这天,敦被太宰命令闭上眼睛,说是有惊喜。连他自己都忘了的生日,太宰竟然记得。侦探社全员为敦买了个大蛋糕来庆祝,说实话这是人生中第一次有人为自己过生日。虽然不知道该怎么说,但是……

“谢谢大家……我……”敦鞠了个躬,明明是高兴啊,为什么会哭到说不出话了?他含着泪抬头望向大家,大家都温柔的笑着。太宰也不例外,他笑着摸了摸敦的脑袋:

“大寿星今天怎么能哭呢?”

“那是因为……”

刚要辩解的嘴巴被太宰用食指抵住:“如果是撒娇就不许说,因为今天无论你说什么,大家都会满足你的,所以要三思哦!”听完,敦乖巧的点了点头。

他在一旁默默的看着大家打闹的样子,感受着自己的生日所带来的快乐。如此一想,敦更加开心了。原来我也有能带给大家快乐的时候啊……

忽然肩膀一沉,太宰先生扶着他的肩膀坐到了旁边:“在看什么?”

“看大家高兴的样子。生日竟然是这么开心的日子啊……”

“当然咯,”太宰似乎像是找到了同伴一样的拍了拍敦的肩膀,“因为这可是一年一度的仪式啊,离死亡更进一步的仪式。”

能这么想……也是啊,毕竟是太宰先生……敦干笑着。

“其实生日应当是母亲的灾难日。”冷不丁的话锋一转,敦有点茫然的看了看太宰,太宰继续解释,“身为人母,儿女的出生之时,定是痛苦万分。”

“……会死吗?”

“会哦。”轻描淡写的回应,“虽然几率很小,但不无可能。”

“那我的妈妈……”敦怔住了,而后低下了头。

“闭上眼睛,敦君。”

“啊……好的。”

接着,嘴唇被什么柔软的东西覆上了,温热并且伴随着清甜的味道。被吵闹的声音所淹没,想必谁都不会注意到这里吧。可敦最终还是推开了对方,小声的说了句“抱歉”,然后跑开了。太宰笑了笑,用手按了按太阳穴。

我在做什么啊……

==

当太宰再次抬头的时候睁大略带迷茫的眼睛才瞅清楚了门牌。

是……敦君的宿舍啊……

太宰实在有些撑不住,直接趴到了门上。自己以往喝多少都从来不曾感觉如此头晕,更何况是晕到自己宿舍都走错的程度。

感觉自己似乎被什么人摇晃肩膀,太宰勉强睁开眼睛:“敦……?”

“真是的……太宰先生现在能站起来吗?扶住我站起来。”敦起身向太宰伸手,太宰借力站起来,却又重心不稳的扑到了敦身上。

“呜哇!太宰先生?!”敦吃力的撑住这人,浓郁的酒味让他不禁皱眉。看来是真的喝多了啊……

敦抬着太宰走到卧室,把身上这人往床上一丢,便累的也趴在了床边。敦撇了撇头,望着太宰的脸,才注意到,这个人确实好看。平时一直被捉弄都没能好好看过这个人,敦不自觉的去摸了摸这人漂亮的眼睛。

这时,敦的手被抓住,下一秒视线便被太宰那好看的脸阻挡。尤其是那双褐色眸子,敦就像是着了魔一般,视线根本不能移开,心中忽的沉了一下。他咽了口口水,开口道:

“太宰先生……?”

“我的眼睛,就那么好看吗?”虽然酒气依然浓郁,但是单从语气敦也不知道到这人究竟是醒没醒。

“那个……”

“嗯?”

“现……现在很晚了,所以,太宰先生也得睡觉的吧?”

“说的也是呢。”太宰捏起敦的下巴道,“不过我还没吃晚饭呢……”

“那这一身酒气是?”

“只是被中也那家伙叫去拼酒了而已。”太宰舔了舔嘴唇,“不管那些,现在的话,应该是吃夜宵的时候吧?”

敦才注意到自己刚刚被抓住的左手已经被面前这个人用绷带绑在了床头,只是绷带而已,怎么会这么牢固?这个人果然没喝多……

敦侧过头躲过太宰的吻:“太宰先生!请不要做这种事!噫……唔……”

太宰用大腿磨蹭着敦的胯骨间,敦不得不用唯一能活动的右手捂住嘴,不让它发出奇怪的声音。然后用带着泪珠的紫金色眸子怒视着太宰,低声道:

“请不要……不要再继续了……”

“敦君讨厌我吗?”

“……”没法回答。准确的说,现在即使说什么,现在眼前这个人也不可能经过大脑思考。但也得想办法阻止现在的情况……

“哈……我不想做让敦君讨厌的事。”太宰放开敦,单手解开了敦被绑着的手,“所以,生日那天我才没有追过去。‘我究竟在做什么啊’这样想着……果然让敦君感觉困扰了吧,这样的上司……”

“不是的!”敦立马反驳,像是条件反射一般,自己都没意识到,“不……那个……那天的话……对不起,忽然跑掉了……”

太宰温柔的笑了笑,揉了揉敦的脑袋,不过似乎手劲儿大了点:“敦君太善良了啊……没关系的哟,对我这样的人,不需要温柔也可以。因为是敦君嘛……”太宰俯身,撩开敦的头帘,在额头落下一吻。随后在他身边躺下,背过身去:

“晚安。”

敦有点吃惊,似乎想说什么,想去拍对方肩膀的手却只能在半空悬着,不知道究竟该落在哪里……

“晚安,太宰先生……”

闭上眼睛的敦很快就睡着了,在梦中自己却莫名其妙的穿上了婚纱,洗了糊涂的被一位优雅的绅士牵了手。两人缓缓走到牧师主持面前,面向对方的时候才看清了对方的脸。

“今天真漂亮啊,敦。”

不知道为什么,唯独这句话,敦听的一清二楚。随后这位绅士同敦来到了海边,敦看着他一步步走进大海,海水淹没了他的身体,从小腿到大腿,再到小腹,胸脯,脖子,最后没过头顶……期间他声嘶力竭的阻止,却没有勇气与他一同没入海水。

敦醒了,意识到刚刚那些都是梦便舒了口气,他望向太宰的方向。太宰早就起来了,现在正翻找着什么,敦很清楚他现在翻找的是药柜……

“太宰先生!”

“唉……啊,敦君呀,早上好。”太宰又摆出了笑脸,不过语气因为手被敦拉住而略显尴尬。

“请不要死!”

“啊……不过我没有在找安眠药啦。”

“唉?那……”

“要给敦君好好科普一下呢,宿醉是会头痛的哦,所以我在找头疼药。”说着太宰嘴角莫名勾起一个弧度,看着敦因为误解而惊讶又带着歉疚的表情,非常有趣。

“这样啊,那……我帮太宰先生找吧。”说着,敦站起身来,走到药柜前,不一会就找到了药,递给了太宰。

“谢谢。”太宰接过药,“话说我怎么会在敦君这里……”

“您想不起来了吗?”敦有点怀疑的眼神瞅着太宰,手上端着水,似乎在说太宰不说实话的话敦就要一杯子泼上去一样。

“真的真的,我真的想不起来了……真是的,总感觉绝对做了什么不得了的事吧……”太宰抖落了抖落松散的绷带,“不过没关系,我会对敦君负责的……”

“这方面的话请打住,您并没有做这种事。”敦无奈的把水递给太宰,“我去准备早饭,有什么想吃的东西吗?”

“嘛嘛,我不挑食就是了。”

“这样啊……”

不过早饭做好之后……

“敦君。”

“什么事?”

“我讨厌青椒。”

“您不是不挑食嘛……”敦没好气的白了他一眼。

“啊……那,敦君闭上眼睛。”

“干什么啊?”虽然这么带着些许埋怨的询问着,敦还是闭上了眼睛。

「敦君讨厌我吗?」

「我不想做让敦君讨厌的事……」

「太宰先生!请不要做这种事!」

「请不要死!」

想要吻上去的冲动被打消了,太宰叹了口气。他苦笑着想,如果能向对方传达自己所有的心意,然后无悔的死去这样的话……不赖。

但如此毫无防备,完全信赖自己,自己却对这样的人动了这样污秽不堪的念想……

“都是敦君的不好哦……”

“我的不好?虽然是这么说啦……不过我可没印象您说过您讨厌青椒,比起这个……”敦低头瞅了瞅自己盘子里,“您不喜欢青椒的话也请不要放到我这里啊。”

太宰爽朗的笑了起来:“哈哈哈,敦君你真是太有意思了……”

==

太宰和敦秘密潜入非法组织。这次任务是一次委托,毕竟这组织中有异能者的存在,军方决定委托侦探社一同前往,捣毁此非法组织。

由太宰和敦潜入打探,通过对讲机告诉军队进入的时机。换言之,武侦的两人算是诱饵。不过面对高额的赏金,国木田选择询问这两人的意愿如何。敦虽然觉得危险,不过有太宰在的话,大概不会出什么差错。太宰倒是无所谓,不如说他求之不得。

两人缓慢地迈步,尽量不出什么声音,四处观察。也许是气氛太过安静,太宰小声开口道:

“敦君?”

“什么事?”敦也小声回应,虽然感觉太宰又要说一些无聊的笑话,不过没有阻止。毕竟现在自己紧张的要死,太宰的笑话在现在的情况也算是调节下气氛吧。

“如果这次任务失败,你我就都会战死了哟,算不算是殉情呢?”

果然……

敦叹了口气:“大概……”

“敦!身后!”随着两声枪响,太宰突然拉过敦,两人一同藏到一旁的货箱后。太宰将敦揽在怀里,侧过脸,贴着背后的箱子,仔细听着大门那边的声音。

片刻后,对方果然发话了:“武侦社的两条狗吗,真够麻烦的。”

太宰皱了皱眉头,举起对讲机,小声道:“我们被包围了。”随后将对讲机塞给了敦,站起身来。

“太宰先生……?”

“敦君在这里和军队那边保持联系,”太宰轻拍了下敦的脑袋,笑着说,“我去会会他们。”

“我说,你们还打算躲到什么时候啊?”

对方口气中处处流露着不耐烦,但并不打算攻击这两人。这就说明了对方也拿不准这边的实力,非常好,这正是拖延到军队来的好时机。

“哎呀~如此美丽的小姐怎么干上了这种事情?”正如太宰所说,对方是极其漂亮的人,但与相貌相对,衣着却是朴素的运动服,“虽然说话如此粗鲁的美人我还是见过的。”

“你话真多唉,侦探社的。”

“想必,您就是永井绢子小姐吧。并不属于这个组织的异能者。”太宰压低声音,眯起眼睛道,“如果我的话没错,那么永井小姐为何帮助这等非法组织?”

“呵,了解的够清楚啊。”永井嘴角勾起了笑容,耸了耸肩,“不过……至于动机嘛,跟你们一样咯。”

接着她收起了笑容,盯着太宰:“是钱吧,——太宰治先生。”

“哈哈哈——”听完太宰却大笑了起来,“不错不错,太有意思了。看来永井小姐是不打算让我们活着回去了吧。”是陈述句。听上去只是开玩笑般的对话,不过想必太宰现在内心非常焦躁。

——因为他除了这些什么都不知道,但这局势又注定他要努力拖延时间直到军队来援助。

本来想报上对方姓名吓这女孩一跳,谁知道反被乱了阵脚。看上去也确实不太像有钱人的样子,也难怪会为了钱。

“确有此意。”永井揉了揉自己油乎乎的头发,“不过嘛……这么多人打你们两个,即使是异能者也实在太欺负人了。要不这样吧,你,和你那边那个小家伙两人随便一个人来和我单挑如何?”

太宰瞅了眼敦,怎么可能让他上来对付这个女人?

“太宰……先生?”敦拿着对讲机小声的问道,“需要我出来吗?”

太宰轻轻的摇了摇头:“不用。”接着向前走了几步,停住。

永井也会意的向手下示意,仓库房间内只剩下对峙的两人,以及敦。

太宰彬彬有礼的做了个请的手势:“女士优先。”

“那就先谢过了!”永井挥着拳头,直勾勾的冲着太宰那张好看的脸就挥了过去。

太宰低身躲过,后撤一步,拉开距离。永井自然紧跟,朝着对方胸口就是一拳,不过被太宰侧身躲过,借此机会太宰抓住永井的手,向着对方的小腹就是一记肘击。与此同时,女性的咳嗽声在耳边出现。

“异能力者小姐,如果……”

还没等太宰说完,永井则向后挥动被太宰抓住的手臂,后者不可思议的被挥致半空。这让他不得不松开手,否则谁知道被这女人摔到地上会有什么后果?

“太宰先生!”

不过太宰也并没有因此而毫发无伤,他从货箱上站起来,拍了拍身上的土,揉了揉肩膀。笑着朝敦摆了摆手,示意自己没事。

“可能我没说吧,”永井先开口,与之前轻松的口气不同,“我讨厌‘异能力者’这几个字,所以我讨厌被这样称呼。”

“……”

“为什么不同于常人便是异类?异能力者?别说笑了,不过是冠上了好听的异类标签罢了!”

“啧,”太宰不满道,“所以呢,就希望所有人都不将你看做异能力者?”

“是啊,太宰治先生。”她愤愤的咬着牙齿,似乎是从齿缝中挤出来的话,“我的异能力是怪力,来试试看解除我的能力啊,用你的异能。不过我想你是做不到的吧?”

“这样的激将法我可不吃哦,但如果当成是小姐的请求的话,姑且一试好了。”

说着,太宰向永井冲了过去。

不过在这途中,太宰才意识到,这可能是自己真正的死期了。已经来不及了,对方带着悲哀的表情,冲着自己,他明白了,她根本不是异能力者。而是……

==

“太宰先生……”

感觉脸上有什么温热的水滴划过,太宰睁开眼睛,是敦

——哭的一塌糊涂,眼角红肿的敦。

我感觉……好痛苦啊……敦……

“我已经给与谢野医生打过电话了,他们马上就会来了!请坚持住!太宰先生!”

敦……我已经……想睡了……

“请多和我说说话啊!太宰先生……”

“敦……”

“在!什么事?”

“闭上眼睛……敦君……”

“好……好。”敦听话的闭上了眼睛,但是满头的汗水怎么也掩饰不住敦内心的焦急。

太宰笑了,看着这样子的敦,忍不住笑了。

就这样吧……太宰想,他也闭上了眼睛。

“呐,太宰先生,然后呢?”

“……”

“太宰先生……”

“……”

“我喜欢您。”

“……”

“我也知道,您是喜欢我的吧?”

“……”

“我想和您一起,一直一起……”

“……”

“我不讨厌那样的事,只是……感觉太害羞了……”

“……”

“我后悔了……那时没能回应您……”

“……”

“所以我现在接受您了啊!您为什么不说话……”

“……”

“睁开眼睛啊……太宰先生……”

=fin=








==

永井绢子,太宰先生《GOODBYE》中的人物。怪力的设定,原著中有表现力气很大,所以在这里私设夸大了。并非异能者,只不过是力气大于常人而被人看做异能者,自己本身反感‘异能力者’这样的称呼。

至于让永井绢子了结先生,是因为感觉用先生最后的作品的这个人物,更有意义吧。

其实并不是刀吧【划掉】

评论 ( 4 )
热度 ( 13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