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hiroAkane

wb@ShiroAkane。
↑脑洞堆积处,各种小段子会在这里放。
目前深陷狮心坑不想出来。
欢迎互fo~

© ShiroAkane | Powered by LOFTER

【文野敦镜】猫。[短完。清水,含有太→敦成分注意]

#敦镜#

#含有太→敦单箭头成分请注意#

#大概是甜的#

#设定是在与组合大战之后,镜花已经真正成为了社员#

#食用愉快#





“呐,太宰先生。”人虎少年突然叫了太宰一声。

“嗯?”

“如果……当然我说的是如果,有一天太宰先生像离开了芥川一样,离开了我的话,我该……怎么办……”

太宰轻笑一声后继续翻动着手中的书:“不会发生的,如果真的有那一天的话……”

===

===

太阳出奇的大,敦不停的用刚接过来的传单模仿扇子一样扇动着,借此想减轻些燥热感。他瞅了瞅身边的镜花:

“小镜花不热吗?”

镜花摇摇头,继续盯着对面的红灯小人笔直地站着,好像在学那个小人一样,她也直挺挺的站立着。

今天接到的任务也只是比较轻松的任务,只是帮社里制备些食品啊水啊之类的东西。毕竟是刚刚和组合大战完后的侦探社,各种储备需要填补,为此国木田先生忙的不可开交。

本来是打算让太宰先生一起帮忙,不过被国木田先生因‘太宰这家伙出去也是添麻烦,就让他安静待着我就谢天谢地’而制止了。随后镜花毛遂自荐一般的要求一起来,虽然不想让镜花辛苦,不过既然是她本人提出的,敦觉得自己没什么权利制止就是了。

敦缓缓的叹了口气。

“怎么了?”

“没什么……只不过有点羡慕小镜花这样穿这么多也不热的体质啊……”

“我有带冰袋在衣服里。”

“唉?!”

“骗你的。”

“老实说,你这么一本正经说这样的话我差点就信了啊……”

“太宰先生这样教我的。”镜花平静的说,似乎像是在辩解一样。如果能像普通女孩子一样,露出更多表情再加上点语气就更好了啊~

话说太宰先生教她什么不好啊,偏偏是这个!

“可以通过了,我们走吧。”镜花抓住敦的手,小小的手,凉凉的,不自觉的握紧了对方的手。

通过了街道的时候,镜花停下了脚步。

“就是这里了吧。”

“嗯,就是这里了。那我们进去吧?”

等到采购回来的两人,镜花只是拎着一口袋甜饼干。至于为什么,大概是敦不想让这孩子拎太重的东西就是了。

不过镜花还是略带担忧的看着敦:“不沉吗?”

“没关系,不用担心我哦!”敦逞强一样的摆出了个大大的笑容。

“沉的话请和我说,不然感觉像是我在欺负你一样。”

怎么说我也是岁数比你大啊小镜花,就算不想用“先生”称呼的话,也请用“君”来称呼我啊……

到头来敦还是叹了口气摇了摇头,没说出来内心的话,掂了掂手上沉重的箱子调整了一下手的姿势,借机缓解一下劳累:“还是拜托镜花帮忙看路吧,毕竟这东西多到我看路都有点费劲啊。”

没有得到对方回应,敦问道:“小镜花?”

“可爱……”

“唉?”

“这只猫咪,好可爱。”

什么嘛,原来是猫咪吗?

敦无奈的放下了东西,看到镜花正蹲着身子抚摸路边的猫咪。也难怪,毕竟镜花是女孩子嘛,被这种可爱的小家伙吸引也是难免的。不过仔细看,似乎猫咪的腿不太对劲。

“这只猫……大概是受伤了吧?”半蹲下身子的敦跟镜花说。接着收到了镜花恳求一般的目光。

“额……小镜花……就算你这么看着我,我也……”

盯——

“带回去的话……国木田先生会生气的哦!看,就像这样,”说着敦清了清嗓子,摆出严肃的表情,假装推了推空气眼镜道,“我们侦探社可不是福利院,你们两个再加上一个太宰就已经够了,为什么还要带只猫回来啊!”

盯……

“唔……哈~真是的,我知道了,我会帮忙圆过去的……”敦抓了把头发,看着镜花开心的抱起猫咪,被扔在一旁的甜饼干不免受到了冷落一般。

真没办法啊,敦想着,拎起饼干接着抱起大箱子和镜花一起回侦探社。

“我们回来了。”

镜花帮忙开门后,就让开了路让敦进来。

等到敦帮忙把买到的东西分给各个需要的人之后,最后来到了国木田面前:“国木田先生,镜花捡到了一只猫,她希望可以养……”

“我们侦探社可不是福利院!”国木田先生推了推眼镜,但也没停顿下手头的工作。

敦摆出一脸“早就知道是这结果”的表情看了看镜花,顺便指了指国木田,耸了耸肩,仿佛在说“我刚才说什么来着”。

“不过既然都已经捡回来了,那就你们两个养,不许添麻烦,猫的所有东西你们自己准备。”国木田啪的一声合上笔记本,站起身来走向门口,“我还有事,剩下交给你们俩看着顺便看好沙发上躺着的那个绷带人别让他被自己的绷带勒死了。”

“……唉……唉唉唉?!”敦一脸不可思议的表情目送着国木田走出屋,直到快关门的瞬间才猛的补上一句“一路小心!”

“果然猫咪也可以呢,加入侦探社。”镜花把猫咪举得老高,“你说是吗?”

“喵~”

在外人看来只不过是只猫而已,就算入社了也不会真的有人把它当社员的。

“仔细看,这只猫和你有点像呢。”镜花举起猫放到敦面前。

“哪里像啊……”

“嗯……都是黑白色条纹这点?”镜花深思熟虑道。

“但怎么说我也是虎啊……这只是只猫而已。”

“都是猫科动物。”

“太宰先生不要随便插嘴啦!!!”

“怎么说呢,感觉很有趣啊,敦君的反应~小镜花也是这么认为的吧?”

镜花闻声轻轻点了点头,表示认同。

“别在这种奇怪的地方认同啦……真是的,太宰先生总是教些乱七八糟的东西。”说着敦白了一眼太宰,太宰只是挠着脑袋“哎嘿嘿”的笑着。

不过心情其实一点都不糟,反而很开心这种日常的对话,感觉已经是好久之前的事情了。

在镜花的轻抚下,猫已经睡着了,盛夏的阳光最容易让人犯困了,何况猫。太宰打了个哈欠,将书扣在脸上也静静地睡着了。镜花则是靠着沙发同样进入了梦乡。

安静的侦探社,有的只是敦偶尔翻动书页的声音。明明是前段时间的苦战却好像在很久之前,镜花也很快融入进了侦探社,用自己的方式在努力适应。

如果她能再活跃一点就更好了啊,敦这样想着,视线不自觉的从书页落到了和服少女的身上。

“唔呼呼,敦君的视线真是温柔呐~”

“太宰先生你原来没睡啊……”敦压住吃惊的语气,怕自己吵到镜花。

“啊,刚刚之前是睡着了,不过刚刚的话就是被敦君的视线吵醒了哟。”太宰接着举起那本完全自杀手册,轻声却略带严肃的问道,“其实很想问,敦君为什么要救这个小女孩呢?”

“这么突然问的话……大概是同情?或者是感同身受?”

“人在做某件事的时候都是出于某种目的,至少我是这么认为的。世界上没那么多值得感兴趣的事或人,单纯追求美丽的躯壳就另当别论,但是能做出接纳敌对组织的犯罪者,我想这应该不是这么简单的理由就能……”

“那么,太宰先生呢?”还没等太宰说完,敦就提出了反问,太宰饶有兴趣的将视线转移到这个单纯的少年身上,少年目光紧盯地面,“太宰先生为什么要邀请这样子的我来到侦探社?”

“看中了你的能力,”太宰直言不讳,“比起放任下去自生自灭,莫不如发挥最大的价值。不然组合不可能出那么高的价格悬赏你。退一万步讲,我认为你有那个毅力,不然我也不可能会在那个湖边遇到你了不是吗?”

“不是这样的吧,太宰先生。”敦略带强硬的口气,说完才发觉自己的声音有些大,下意识的看了看镜花的方向,还好没有被吵醒。不过太宰的表情则有些许微妙的变化:

“这话怎么说呢,敦君?”

“我觉得太宰先生接纳我,就像是小镜花捡到那只流浪猫一样,是出于同情吧。”

是我太敏感了吧,太宰有些自嘲的笑了笑:“可没那么多同情就能回答的了的问题呀。”

“呐,太宰先生。”

敦少见的问了太宰先生这个问题,自己离开芥川的问题。也问了如果太宰离开敦的话,敦他该怎么办的问题。太宰笑着回答了他,不过大概是算不上答案的答案吧。

他很喜欢敦,是对于生命这种莫名的渴求欲望的喜欢。说白了,他不太能理解敦。从港黑最年轻的干部到现在侦探社的普通社员,他始终是个智囊类的角色。不同于乱步被动的推理,他是一步一步将未来按照他自己所希望的结果前进。所以太宰他是在为了自己的目的而活着。

但是敦不一样,他是为了活着而活着。虽然侦探社的所有人几乎都是如此,但是只有他让太宰有如此强烈的感觉。

不过听到了这个并非答案的答案,敦笑着说了“原来如此”,太宰也就不再深究什么了,继续翻着书:

“说起来,有个小任务,希望敦可以完成来着。”

这个的任务是两天后,潜入黑手党拿到内部成员资料。虽然如果让太宰或者镜花去的话会更好,但是考虑到一方面这两人出动会引起大骚乱,另一方面这份资料对于侦探社来说略显鸡肋,本着锻炼一下敦的想法,太宰提议让敦去。这对于敦来说无疑是非常艰巨的一次任务,他要利用这两天掌握好黑手党内部的地形。

不过还好有镜花和太宰,傍晚从咖啡厅回到宿舍的三人决定在镜花和敦的房间指导一下敦。

“出口的话是这几个,如果实在走投无路,就尽可能往楼层尽头的这里跑,随便抓烂这里的线基本当处楼层除了应急灯剩下的电都会断,趁这个时候用你的速度就能逃脱了。”太宰总结的说完了最后的逃脱路线,敦认真的做着笔记。

“还真是认真呢,我能看看吗?”太宰用放松的表情说道。

“嗯,请。”敦将笔记推到太宰面前。

“喔……好详细……”太宰有点吃惊的翻动着笔记,很清晰的将自己刚说的重点啊注意事项啊之类的东西都记下来了。

敦有点不好意思的挠了挠头发,接着看向了镜花的方向,她正在给猫咪洗澡。和服宽大的袖子被绑在手臂上,略低的双马尾也被重新绑成了单马尾,似乎是为了能利索的干活吧。

“小镜花真是可爱呢,”太宰合上笔记,“敦现在是这么想的吧?”

“我我我我又不是萝莉控啦!”

“确实呢,比起那个心狠手辣的医生来说,敦还不算是。”

“心狠手辣?”敦歪了歪头。

“嘛嘛,反正就是那么一个人啦哈哈哈,到时候敦碰到类似医生的人的话也要赶快逃走哦。”

“嗯,我知道了。”敦点了点头,能被太宰先生这么说的话,是个很厉害的人吧。自己得小心了。

镜花抱着被小毛巾包裹的猫咪坐到了敦身旁:“实在不行就袭击一个人,脱下他的衣服伪装就好了。在人数庞大的组织里,没有人会记得基层成员的模样。”

太宰皱了下眉头,不过最终也还是点了点头表示认同:“差不多就是这些了,这两天放松一下,别太紧张就行了。”

别太紧张啊……

和太宰道别之后,镜花和敦就决定先睡觉再说。

敦双手枕在头后,望着天花板。毕竟是第一次接受这种任务,说实话不紧张是假的。

偏了偏头看向镜花的方向,轻抚在猫咪身上的手动作越来越缓慢,直到停下。敦笑了笑,将她的手从猫咪身上放下来,接着轻轻的帮她盖好被子。

现在怎么想这个任务还是要自己完成。敦深呼吸了一口气,船到桥头自然直嘛,到时候再说吧。

晚安。

==

==

少年嗅到了饭菜的香气。

“早上好,小镜花……”敦撑起身子,“唔啊!这么丰盛?!”

“早上好。”镜花解下围裙,坐到了饭桌旁边,“因为你过要执行任务,所以这两天伙食不能差。”

“啊哈哈哈……”敦笑着挠了挠头发,起身去洗漱。洗漱完毕后,回到了饭桌旁。

虽然是这样,但也不用这么夸张啦。本来是想这么说的敦觉得自己太没趣了,所以决定打住,认真吃饭。

吃过饭的敦决定把昨晚的笔记和地图再好好看一遍,镜花则在做完家务之后继续抱起猫咪来。

“小镜花还真是喜欢猫咪啊。”敦笑着说。

“嗯,因为非常可爱。”镜花看着猫咪说。

“可是你有说过我很像这只猫咪哦!”敦抬头看了眼镜花,说道。

镜花停下手里的动作,看了看敦,片刻后才缓缓地说:“……只是毛色很像而已,没有别的意义。”

噗嗤。敦忍不住笑了出来,镜花略微低头,随后站起身,抱着猫咪朝门口走去。

“唉?小镜花要去哪儿?”

“去遛猫。”

“为什么突然……?”

“散步而已。”

虽然听镜花这么说,敦还是忍不住跟了出去。不过怎么看都不是遛猫啊,只是单纯的带着猫出来而已。敦瞅了眼怀抱着小猫的镜花在内心吐槽。

“请好好记住现在的路线。”镜花注意到敦的视线,提醒他,“太宰先生说务必要带你走一下这段路,这条路遮挡的建筑多,地形略复杂。如果被敌人追的话,到这里来绕他们再好不过。”

“我明白了。”

不过确实如镜花所说,这段路复杂的要命,以至于敦提议用手机导航来哭求镜花。

“敌人可没有装作眼巴巴看你拿出手机查导航的闲情逸致。如果有,那便更危险。说明对方总有足够的实力打败你。”

暗处观察两人行动的男人掐掉了烟,用脚碾了碾,颇为不屑却又尽量压住声音的冲电话另一头发泄道:“就这俩小屁孩用得着老子出场?”

电话这头慵懒的答道:“哎呀哎呀,这是没办法的事嘛。红叶大姐看到小镜花肯定按捺不住,而芥川的话对敦君又耿耿于怀,至于森先生嘛……”

“成了成了,不打死就行了是吧?”男人没好气的翻了个白眼,不过对方看不见就是了,“就拿个资料搞得这么他妈费劲,真是服了你了。”

没等对方说完,男人挂了电话,扣正了帽子,头也不回的向深处走去。不过他清楚,这必定是对方为了达到某个目的而为。

“居然让我费这么大劲儿,我倒要看看这混蛋打得什么如意算盘。”

不过看来今天的任务完成了。镜花抬头看着身边这个高出自己许多的人,抿了抿嘴唇:

“好想去赏樱花。”

“那,这次任务回来就去吧。”敦依旧笑着摸了摸镜花的脑袋。

“嗯,请加油。”

——要活着回来啊……

之后的两天,敦和镜花还有猫咪无数遍的走过这条路。即使是再如何傻的人也该觉得不对劲了。

何况是港黑的基层人员?这无论怎么想都是一笔大买卖。一方面现在港黑和侦探社虽然结成了互不侵犯的条约,但侦探社如此频繁出现在这附近肯定有蹊跷。另一方面如果不是这样,人虎的头除了在组合的委托下也是非常值钱的。比起一辈子难从港黑手下逃脱,不如用这笔钱换个逍遥快活。

“阿嚏——”敦吸了吸鼻子。

镜花有点担心,端来水果放到敦面前:“没事吧?”

“嗯,感觉像是被说坏话了。”敦没太在意,用牙签扎起一个苹果举到镜花面前。

“今天傍晚行动吗?”镜花问道,接过苹果。

“嗯……”

说实话有点紧张。敦虽然这么想着,但是却不想让镜花察觉到,虽然镜花很清楚就是了。

“请加油!我和咪酱会等你一起去赏樱的。”

“会加油的,不过咪酱……?”

“是这孩子。”说着,镜花举起了猫咪,猫咪的小肉垫抵到了敦的鼻子上。

连名字都起好了啊……敦笑了笑,拿下来咪酱的小爪子:“时间差不多了,我去准备准备了。”

“嗯。”

既然是类似潜入的任务,身上的东西不能带太多。不过对于敦来说也不需要太多,为了以防万一,还是别了把小刀在腰上,虽然他本人并不擅长使用小刀。

“我出门了。”

和镜花道别之后,敦披上了件黑色外套就出了宿舍,路上尽量表现出散步的样子。灯红酒绿的夜晚街道别有一番感觉,敦插着口袋,慢悠悠的走着,出来早点果然没错。

随后没入黑暗的少年也还算轻车熟路的来到了港黑基地,声东击西的躲过戒备。不过这未免太过顺利了吧……

不管了,首要完成任务。敦小心翼翼的走进类似资料室的房间,虎眼在暗处视力极好,他仔细的翻找,找到了内部成员资料册。

——“里面什么都没有吧?”

“谁?!”敦冲着声音的方向看去,不过对方没有隐藏起来的意思,冲他晃了晃手里的东西,看上去那才是资料册。

“想拿的话就……”

话还没说完,敦已经虎化了双腿,用极快的速度夺走了资料册,一直向楼层尽头狂奔。抓烂那里的线,躲过应急灯就能逃走了。敦这么想着,但是察觉到了背后似乎有什么东西飞过来……

——是小刀!

虽然敦及时反应过来侧了个身子,但小刀还是擦破了他的脸颊,疼痛让敦忍不住倒吸了口凉气,重心不稳的他摔到了地上。资料册也没拿稳,敦瞥向资料册,翻开的那一页记录着

——港口黑手党干部:中原中也
重力操使
能力名:污浊了的忧伤之中……

“你和芥川打败了组合的头目,所以我一直很期待你这小子的能耐呢。”猝不及防的,右肩膀传来了剧烈的疼痛感。

敦紧紧咬着牙齿,复读着刚刚看到的资料:“中原……中也……操纵重力程度的……能力……”

“别让我失望啊,人虎。”踩在右肩膀上的脚随着这声“人虎”更加重了力道。

“嘶——”敦忍不住皱了皱眉头,被疼痛充斥的大脑丝毫不能想到任何办法。难道要这样死在这里吗……?

虎化的手臂攥住了中也的脚腕,另一只手则拔出腰间的小刀刺向了他的脚腕。

“嘁。”中也发动能力弹开了小刀,同时敦攥住脚腕的手也被弹开,自身向后退了几步,站稳。

敦站起身来,愤怒的看着这个人。

肩膀,好痛。

“看样子再生能力也没那么快嘛,人虎。”中也丢下外套,十指交叉发出“咯咯咔咔”的声响。

对方在拖延时间,虽然不知道对方的想法解决方案也就无从谈起。但有一点,如此拖延时间却并没有增员,虽然敦觉得中也一个人就能解决自己。

目前来看没有闹大,而且对方也是一副游刃有余的样子,也不打算请增员的话,那么这就是个好机会。

不和他发生正面冲突,敦下蹲躲过了中也的拳头,随后一个前滚顺手拾起地上的资料,奋不顾身的跑向楼层尽头。

“我说过别让我失望吧,小子。”闻声飞刀从敦耳边掠过,几根银色发丝随之飘落,“可你现在的表现,太让我失望了。”

在敦愣住的瞬间,中也出现在了他的面前,一记直拳正中敦的肚子。

“噗咳——”忍不住疼痛而跪在地上的敦丝毫没有被给予休息的时间,中也一脚踹在了胸口,但他还是双手紧紧将资料抱在怀里。

“我改变主意了,速战速决吧。居然对你这种小屁孩儿有期待,看来我的脑子真是越来越不好使了。”

“我不会交出来的!”敦低吼,“因为这是侦探社委托给我的任务!”

“是嘛……”这股倔强,跟芥川意外的像啊。中也勾起嘴角,怪不得太宰如此中意这小子。

“看来中原先生是不打算让我清醒着出去了吧?”敦用大拇指抹掉了嘴边的血迹,放下手中的资料,“这可不行!我已经答应了小镜花,要平安回去,那样的话只能打败你才行。”

肚子……好痛……但是……

——『好想去赏樱花。』

能做到!

敦一个箭步冲了上去,拳头被中也的手包了个严严实实。

“力道不错,但是速度差点啊!小子!”中也攥紧了握着敦拳头的手,腾出另一只手对着敦的肚子又是一记直拳。

“唔……”敦顾不了肚子的疼痛,抽出虎化的手臂,朝着中也俊俏的脸就是一爪子。

中也当然不会乖乖被爪子挠个口子,毕竟对方可是虎,这爪子若是真落在他脸上,指不定会是什么后果。向后一撤步,敦扑了个空,身体重心不稳。

好机会!中也后脚蹬地借力向前,就在拳头触碰到敦的一瞬间,两人被一道黑影隔开。

敦被这股冲击推的身体向后直接撞在了墙上,瘫坐在了地上,微微睁开眼睛确认这道黑影的主人

——芥川?!

==

==

“小镜花~是我啦~可以开门吗?”

“门没锁。”

“这样啊。”闻声,太宰走进了房间,镜花正端坐在茶几旁,闭着眼睛。

“晚上好,太宰先生。”镜花并没有睁开眼睛,“有何贵干?”

“晚上好。我在想镜花要不要一起出去散散步之类的?”

“为什么?”

“因为被敦君叮嘱‘小猫咪的腿受伤啦’,所以我在想应该需要活动活动之类的吧。”

镜花没有出声。如果不是太宰,或许镜花也好,敦也好,都不可能像现在一样如此轻松的生活。她略有耳闻太宰在黑手党时期的丰功伟绩,他内心深处的黑暗才足以称得上是无人能匹敌。所以她非常不解,这样残酷的人究竟是经历了怎样的事情才变成现在这样呢?

镜花慢慢睁开了眼睛:“……也好,那就和您一同出去散步吧。”

“太好了!”太宰略显高兴,“如果镜花再不睁开眼睛的话,我真的要以为面前坐着的是个哪里放着发声器的人偶了呢。”

“您真不会聊天呢。”

“唉?这样吗?我还以为所有女性都喜欢这样的说话方式呢。”

太宰一路上说着无聊的冷笑话,镜花只是在一旁不说话。

猫咪在怀中并不安定,似乎……

“似乎想要自己跑下来玩呢,小镜花,放它下来如何?”

“可是它的腿伤……”

“那,你身上的伤口有人为你担心吗?”

镜花只是低头,不看太宰,轻抚着猫咪:“也许在这之前没有,但是……”

镜花蹲下身,将猫咪轻轻放在地上。猫咪轻轻蹭了下镜花的手,然后轻盈的跑着。镜花忽然意识到了什么,忙伸出手:“等下……”可是不等她说完,猫咪已经消失在她的视野。

“嗡——”镜花的手机响了起来

——是敦打来的电话,镜花赶忙接通。

“小镜花,吗……”敦的声音有点虚弱,不过似乎也有些安心的语气,“太好了……但我可能……要食言了……对不……”

“敦!到底……”意识到的时候,电话那边早已挂断。

——因为黑兽贯穿了敦的手掌,连同手机一并粉碎。

“嘶——”敦捂着受伤的手,连忙向前扑过去,果然,在他身后的门瞬间被破了个窟窿,接着黑兽捆住了敦的手脚,拉到了芥川面前。

“咳咳,咳……”芥川皱着眉头,掩嘴轻咳着,随后乌黑的眸子对上了敦的双眼。

死路一条了啊……敦叹了口气,自嘲的笑了笑。

“有什么好笑的,人虎。”芥川似乎更加生气,手臂一挥,敦手臂上的束缚感更加重,甚至有些痛,“贵社连最起码得信誉都不复存在了?”

哑口无言。确实,当下侦探社和黑手党立下了互不干涉的条约。自己现在的行为确实是违背条约,那为什么刚才中原先生……

“不过正好,如此一来便有正当理由杀了你。”化作尖刃的黑兽抵上了敦的喉咙,“有需要帮忙转告的遗言吗?”

“麻烦你了……”敦垂下脑袋,用丧气的语气说道,“小镜花,想去看樱花……如果可以的话,代我去和她一起吧……”

“就是这样?”

“……嗯。”敦很清楚自己在说谎,好不容易从白鲸上逃了出来,自己还想和她一起吃汤豆腐,想和她一起坐摩天轮,想看她带着感谢的目光,还有很多,不过……

“是嘛……”芥川闭上了眼睛,片刻后,“那就如你所愿。”

“但是,你要自己带她去哦!”芥川突然觉得自己肩膀沉了一下。

与此同时,本应缠绕在敦身上的黑兽消失殆尽,人从半空中掉了下来。

“夜叉白雪,快接住敦!”

闻声,夜叉白雪稳稳当当的接住了敦,只不过当事人已经昏睡过去了。

“太宰先生……”芥川尽量遏制住自己激动的心情,但是略带颤抖的声音还是暴露无遗。

“呀——差一点就赶不上了呀~”太宰抓了把头发,笑着说,“真的是好险啊~”

芥川有点失落的低下了头,直到他人的手拍在了芥川肩膀上,他才抬起头,对上了那双带着笑意的深褐色眸子:

“过些日子,侦探社要去赏樱花,有兴趣一起来吗?”

芥川睁大了眼睛:“……不胜感激。”

==

==

睁开眼睛,映入眼帘的是再熟悉不过的天花板。

敦感觉全身疲惫,可想而知,又一次辛苦与谢野医生了吧?

试着动了动手指,不过似乎碰到了什么软软的东西

——“小镜花?!”

“唔……”镜花慢慢坐起身来,揉了揉眼睛,眼角略微有点红。然后她看着他,“你……不是答应我会平安回来的吗……”

“哈哈哈,对不起啦……”敦看向别处,笑着说。

“不守信用……”

敦觉得有点尴尬,已经是第二个人说自己不守信用了。敦笑眯眯的转过头来,才发现泪水在眼眶里打转的镜花。敦坐起身子,将镜花拥入自己怀里,轻抚着她的脑袋:“抱歉,让小镜花担心了。”

“如果,你真的离开了,我该怎么办啊……”

敦愣住了,而后,他学着太宰那天的回答,道:“不会发生的,如果真的有那一天的话,至少有人记得就足够了。”

镜花拥紧了他:

“……我会记得的。”

“谢谢你。”

==

==

“所以说啊!”中也将空酒瓶狠狠地砸在地上,不禁让人感叹这样都不碎的酒瓶质量真不错,“太宰这家伙……也,太他妈的狠了,就拿个……破资料,啊,都能让他妈我……出来摆平!”

接着将身边芥川手里的酒一把夺过来,仰头喝下,抹了把嘴:“我他妈的打架,哪儿……有轻重啊?还偏偏,让我来?”然后一把搭上了敦的肩膀,“你说……是不是啊?小子?”

相比芥川冷静的再斟满一杯,敦已经是完全受不了的带着哭腔冲着太宰方向求救:“太宰先生……!!!”

太宰轻轻放下酒杯,示意敦起来,然后自己坐到了中也身边:“小矮人呀~喝酒长不高哦!”

“哦……?”中也还没反应过来,以为是敦,可是仔细一瞅,“太宰你这混蛋!!原来是你他妈一直坐我边上啊!!真他妈晦气!!”

敦无奈的看着这俩人,忽然看到了后面樱花树下,镜花安安静静的一个人坐着。敦走了过去:

“小镜花?”

镜花抬起头,看到了敦。

“我可以坐在你旁边吗?”

“嗯。”镜花点了点头,敦就不客气的盘腿坐下。

“樱花真好看啊。”敦感叹道,“不过那只猫咪如果也能看到就好了。”

“……是咪酱。”

“哈哈,对。叫做咪酱来着。”

镜花摇了摇头,指着她面前的方向:“那里。”

敦顺着她手指的方向,果真看见了那只黑白条纹的猫咪。猫咪正慢悠悠的朝他们走过来,走到镜花面前,蹭了蹭她的手背。

敦笑了。

我想我大概知道了自己为什么要救这个女孩子了。或许一开始是同情,不过现在……

敦感觉有些不好意思,自顾自的深呼吸了一口。

大概是喜欢吧。

-fin-

评论
热度 ( 22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