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hiroAkane

wb@ShiroAkane。
↑脑洞堆积处,各种小段子会在这里放。
目前深陷狮心坑不想出来。
欢迎互fo~

© ShiroAkane | Powered by LOFTER

【文野敦镜】Candy。[短完,清水,虎敦儿生贺]

#第一次写文野同人啊,有点小紧张#
#非常萌敦镜,感觉真的是太可爱了这两个#
#镜花略微ooc,感觉不太好把握这个角色,不过还是尽自己可能的还原#
#现代paro,谁都没有超能力的和平世界#
#虎敦儿生日快乐#
#食用愉快#

孤儿院的中岛敦,纵使受尽折磨也不会想去死。理由很简单:因为他想活着。或者说,活着才能偷吃到厨房那并不是很美味的茶泡饭。每当他嗅着被热水蒸腾着的茶泡饭的香味,所有痛苦都在这一刻散去了,身上的伤疤也好,孤儿之间的背叛也罢,他都能抛在脑后,没有什么能比得上这个时刻更能让他快乐了。

不过即使如此,他也不想再记起关于孤儿院的所有事情了。

他曾坚信不疑的这么想。

现在,中岛敦正端坐着。

“我,是来应聘的……”他有点紧张,眼睛不敢正视前面的人,尽管前面的人已经尽可能的露出自己的笑容希望敦可以抬起头来面对自己,敦却丝毫不领情,直勾勾的盯着地面。这样僵持了很久,除了她来回来去翻阅敦所带来的材料之外没有别的声音。

“你是个学生吧,这个年纪应该在上学才对。”

“因为……成绩太差……和……”

“打架斗殴是吧,被开除了?”敦点了点头。放下材料,她十指交叉放在桌子上,“抬起头来,敦君。”

敦应声立马抬头,慌张的眼神躲躲闪闪,心中的不安暴露无遗。

“看着我的眼睛,敦君。”她尽可能缓和下来口气,“我叫樋口一叶,你叫什么?”

你不是知道嘛!为什么还问我?

虽然心里这么想,但终究还是乖乖的说:“我叫中岛……敦……”

“你想在这里干活吗?”

“想。”虽然声音还是小小的,但是樋口能感觉出来其中的坚定。

是嘛……樋口叹了口气:“拿着工作服,还有这些文件,今晚全部看完记下来。明天九点在这里报道,立马上岗,别迟到。”

摞的有两头高的文件着实让敦有点头大,但这是唯一一个容纳自己的职位,敦还是在习惯性的道谢之后抱着这摞文件踉踉跄跄的离开了。

“樋口小姐,虽然现在职位缺人,但也不能就这样让一个不良……”

“银,我问你一个问题。”樋口转过身来,对银道:

“你见过哪个被学校勒令退学的不良连自己的名字都不能自信说出来的?”

“难道说……?”

“明天这孩子就交给你了,如果不信我说的话,你亲自带带他再好不过。”

此时的敦抱着文件来到了车站,不过眼看天马上就阴下来,敦皱了皱眉头。他没带伞,即使带着伞,他这个样子也腾不出手来撑伞。车停在他面前,前脚迈上车,后脚稀稀拉拉的雨就下了起来。他在心中向不知名的神祈祷着雨快停,但当他下了车才察觉,原来神也听不到自己的声音啊。他撇了撇嘴,加快了脚步。

“呐,少年。”敦闻声驻足转身,看到一个身着鲜红色和服的女孩子。女孩伴着木屐“塔,塔……”的声音靠近敦,在他身边停下,然后撑起她那把油伞,举过了敦的头顶。“这样还淋得到吗?”女孩这么问。

“谢谢你,不过……你这样不会累吗?”敦问道。因为身高差距,现在女孩估计是踮着脚才能撑起伞,想必是相当吃力。不过女孩像是在逞强一样摇摇头:“妈妈说,要帮助弱小的人,收获快乐,就不会感觉累了。”

虽然有点好笑,不过敦还是没有笑出来。毕竟现在自己可是那个‘弱小的人’。就这样,敦和这个女孩聊着天在雨中漫步着。从她嘴里知道了她叫泉镜花,是附近中学的学生。敦有点不可思议的打量着她,怎么看……这外表都像是小学生才对啊。

“不过,小镜花,你现在真的不累吗?”敦有点无奈的问道,因为他现在几乎是半弯着腰和镜花说话,即使是这样,油伞也慢慢的挨到了他的头顶。

“对,对不起……”镜花立马伸直胳膊将油伞举得老高,让敦感觉有点好笑。

“镜花回来了?”

“啊,妈妈。我回来了。”

原来是到她家了啊……敦大大的叹了口气,看了看周遭,似乎找不到自己的家了,这让他有点郁闷。

“那,这位是?”

“中,中岛,泉太太您好。还有,那个……谢谢镜花同学的伞。”他深深地鞠了一躬。

“哎呀,衣服都湿透了,进来烤干衣服再走吧?”

“不了不了……谢谢您!下次再见。”再次鞠了一躬,敦扭头就跑掉了。

“啊啦,还真是奇怪的人呢。说起来你们学校有这么大的孩子吗?”

镜花摇了摇头:“没有。是在车站碰到的。”

“不能和陌生人说话哦!虽然看上去中岛先生不像是坏人。”

“我知道了,妈妈。”

回到家,敦觉得又累又困。抱着一大摞文件,手臂僵硬的感觉不说,脚底更是有种皮肉撕裂的疼痛感,但也不得不拖着这具疲惫的身体换下衣服,简单的冲凉一下。当他准备回到房间的时候,门口传来了开锁的声音,接着是中年男子的声音:“我回来了。”

“欢迎回来。”敦前去迎接,酒味夹杂着臭汗的味道让敦皱了皱眉头,“您又去喝酒了啊。”

“我喝酒,管你什么事……嗝……”男人一点都不觉得怎么样,“要不是我把你领回来,你还在那个……那个孤儿院里,忍饥挨饿呢!小屁孩……”

“我去给您倒些水吧。”

“别跟我扯别的,我……没事!”男人摆了摆手,重心不稳一样眼看就要栽过去,敦立马拉住男人,“你工作呢?找到了吗?”

“嗯,明天就……”

“呵,又没找到是吧!”男人甩开敦的手,“废物!成天就知道在我这儿吃吃吃……我养条狗还会给我看家呢!人得感恩……知道嘛?啊?”男人没听到敦的回话一样的重复着这些在他看来所谓的谆谆教诲,也许一开始是真的希望敦能回报他,但现在,敦却觉得这对于男人来说像是每天必要的东西一样,像是每天要睡觉吃饭一样。

敦不再多说了,而是听着他的牢骚或是嫌弃。从十岁就来到了这个家到现在,他几乎忘了当初终于离开孤儿院那份心情。也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男人带着一身酒气回家,冲他胡乱大骂一通后自己倒床就睡,完全不顾及敦的心情。

他什么事都不会过脑子的。

敦是这么想他的,今天也是更加确认了这个想法。想必第二天男人也会像没事人一样继续该做什么做什么。不过说到底也不过是拿钱花钱罢了,家中的积蓄也因此日益减少。

虽然吃苦什么的,敦大都能忍受,不过到昨天为止都找不到地方让自己吃苦换来钱就是了。今天应该说自己幸运吧,他有一点高兴,不过刚刚那番话对敦来说就像是一盆凉水,从头浇到了脚。他也不好反驳什么,正如男人所说,自己被他领出来,应当感激。即使是现在听他的牢骚也好,自己去工作也好,都是应该的。

既然如此讨厌我,当初为什么要带我出来?一时兴起?还是说孤儿院中年龄最大自己对他来说会比较省心?

总之如此,敦帮男人脱去外衣,背到床上。接着吃了点简单不过的东西,就这样倒床睡去。

“……敦,谢谢你的糖果……?”

糖果?

“……糖果很甜,我很喜欢……”

什么?

“……敦,我……”

敦慢慢睁开眼睛。虽然算不上什么稀奇的梦,但却很在意。

“呜……”敦直起身子,揉了揉脑袋,“做梦了啊……睡眠不好吗?”

接着瞥向窗边的文件……

“不好了!!我一点都没看啊!今天了怎么办啊啊啊……那个,临时看看也好,一定要看到重点啊拜托了!!”敦手忙脚乱的掀开被子跳下床,抓起一本文件就开始胡乱翻动。

结果理所当然,一丁点都没有记住的他只能诚实交代了。

“对不起……樋口小姐……”

“没关系,敦君。”樋口示意他坐下,“昨天睡得怎么样?”

“嗯……姑且还算好吧?”敦挠着脑袋憨笑道。

“那就好。我来大概说说吧,其实文件大概都是一些连锁店地址、店内规定、职业招募和相关职业注意事项。”樋口翻了翻文件如此说到,“本来想让你自己来选一个的,不过既然都已经这样了,那你就在这家店当收银好了。让银带你去,有什么不会的,今天就问她吧。”

顺着樋口的手指的方向,一袭白裙的黑发少女出现在敦的视线里。敦马上会意的起身,向银鞠了一躬。银摆摆手:“芥川银,叫我银就好,我比你大不了多少,所以放开点。”虽然这么说,但是银的语气却让敦怎么也放不开。怎么说呢……感觉上不太情愿吧?敦这么想,还是跟着银离开了。

“那个……银小姐?”

“叫我银就好。什么事?”

“银……那个……我可以胜任吗?”

“没做过怎么知道。”银推开门,“不过现在即使后悔也来不及了,我只演示一遍。”银冲着敦伸手,敦愣了一下,然后立马从口袋中掏出零钱交给银。银熟练的敲打着机器,将钱存进去。

“看懂了吗?”

“嗯……不过我的钱……”

“就当学费了。别傻站着了,这只是最基本的。还有很多需要学。”

收银除了需要收钱之外,晨检晚检商品数量,最后核对钱数也是必修课。虽然听上去很是容易,不过看了看这个不算小的店铺都归自己管,敦多少都有点发怵。

“客流量不用担心,因为是靠近居民区。有事没事就盯着监控就好,别太紧张也别太放松。”银看着敦有点呆愣的站在原地,冲他眼前挥了挥手,“敦君?”

“啊……?啊,对不起,我走神了……”

“总之今天基本都到这里,明天开始请努力吧。”银像是鼓励敦一样,拍了拍他的肩膀。

“嗯,今天谢谢银小姐了。”

“叫我银。不过……”银指了指敦身后,“那个孩子,你认识吗?”

“唉?”敦冲着身后一看,镜花正站在他的身后,“小镜花?!”

“我看见敦就跑过来了。”

“小镜花不能乱跑的哦!”敦半蹲下身子摸着镜花的脑袋,“泉太太不是叮嘱过不要和陌生人说话吗?”

“你听见了吗?”

“啊……嘛……因为还没走很远所以……不过不提这个了。”敦站起身来,“那银小姐,我……”

已经走掉了啊……

镜花扯了扯敦的袖子:“送我回家。”

敦干笑了几声,说真的这个小女孩儿的要求自己怎么也拒绝不了啊……真是失败。随后就认栽一样,听从镜花的话,送她回家。

“不过你这样看还真的像是个中学生呢。”敦打量穿着国中水手服的镜花,“果然是穿什么都适合的那种吧?”

“敦想看什么衣服,我穿给你看。”镜花抬起头冲着敦如此说到。

“不不不不不用啦!!”敦赶忙摆手,“我对萝莉没有兴趣的啊!”

“是嘛……”

察觉到镜花有点不高兴,敦赶紧解释道:“那,那啥……小镜花的话是特别的,所以没关系哦!如果小镜花愿意的话……”

“谢谢你。”镜花毫无预兆的说,“我还是第一次和除了父母之外的人说了这么多的话。”

一时不知道说什么好,敦有点担心的看着镜花。难道说在学校是受人欺负的那种吗?这么说来的话……大概和自己有些相似吧……

尴尬的气氛终于在抵达镜花家的时候打破了。

“今天也谢谢你了。”镜花认真的道谢,“明天在那个店能见到你吧?”

“嗯。有空去店里玩玩吧。”敦在远处冲着镜花挥手道别。

但是在第二天下午……

“我只是说让你来店里玩玩……”敦看着身边忙的不可开交的镜花,“又没说让你过来帮忙吧喂!我这边的收银台完全没生意啊!还有你不是学生吗!给我去好好上学啊!”

“今天是周末。”镜花飞快的敲打机器,一边用敦不敢想象的速度处理着交易,一边平静的说到。敦下意识看了看站在镜花面前的长长队伍,根本就是因为她而来结账的吧?!真头大……敦揉了揉脑袋,不过也轻省了不少。

托了镜花的福,店铺提前关门一天。上货完全交给了中原先生,樋口小姐很是满意第一天的战绩,破例让敦和镜花提前下班了。

“虽然有点不爽……不过小镜花真的好厉害啊,手指不累吗?”

两人沉默了一会之后,镜花的肚子不争气的叫了一声。

“……饿了。”

“啊哈哈……也是啊。那今天我请客,镜花想吃什么就吃什么吧。”

“汤豆腐。”

在镜花的带领下,两人来到了一家汤豆腐店。

“汤豆腐!”镜花举起手来冲着服务员说道。

“我的话,一碗茶泡饭就好了。”

“请两位稍等。”服务员小姐记完账后离开了,不一会就端来了汤豆腐和茶泡饭。

“请再来一碗。”只是敦劈开筷子的功夫,镜花就吃光了碗里的东西。

“吃的太快了吧,小镜花……”

“没关系,我肠胃很好。”镜花接过汤豆腐,在敦刚吃完几口茶泡饭的情况下再次全部清空。

“请再来一碗!”

“肚,肚子……不觉得撑吗?”

“没关系,我有两个胃。”

敦有点无法理解的看着镜花,想一探究竟为什么这个小姑娘能装下那么多东西。只见镜花接过汤豆腐,深深的呼了口气,双手合掌:“我开动了!”紧接着,立马就将小块的豆腐沾着汤汁放到嘴里。但是到最后也没能看清镜花的动作,至于怎么察觉沾了汤汁,因为镜花会偶尔用餐巾纸以极快的速度擦掉嘴角的汤汁,然后继续进行着类似“战斗”的进餐。

不行啊……完全学不来!敦懊恼的捶了下桌子,服务员赶忙上前:“您还有什么需要吗?”

“请给我……来杯水……”

非常完美,就像算好的一样,结账后敦的钱包空无一分。

“吃饱了……”镜花满足的伸了个懒腰。

“明明这么小,真亏你能装下那么多东西啊……”

“我有两个胃。”

“这句话貌似我已经听过了……”敦无奈的叹了口气,不过看着镜花有些放松的表情也欣慰的笑了笑。

“敦。”

“嗯?怎么了?”

“你笑起来真好看。”

“真的吗?”敦蹲下身子,“因为我觉得笑起来就会变得更好吧。”

“什么意思?”镜花有点不明白的歪了歪头。

“没什么。现在不早了,我送你回家吧?”

“我有个地方想让敦一起来。”

“可以哦,不过,是现在吗?”

“嗯。”镜花牵着敦的袖子,慢慢的走着,走到了一个静谧的地方,周围被树所包围。难道这就是传说中的‘秘密基地’之类的地方吗?

不过仔细看,在不起眼的地方,有一个鼓起的小土坡,土坡上用砖压着一张白纸。正当敦反应过来这究竟是什么情况的时候,缓慢跪在地上的镜花先开口了:

“这是奶奶的坟墓。虽然一直都很想告诉你,但是直到现在才实现……”

“奶奶……?”

“嗯。她是个温柔的人,虽然记不清她的相貌了,但是有印象的是奶奶很爱笑。”

“但是……为什么会埋在这里?”

“在四岁时失去了奶奶之后的我,也是孤儿。”镜花这句话让敦吃了一惊。那也就是说……现在镜花是被领养的孩子?

镜花忽然转过头来,敦才察觉到了她在哭:“敦!你真的什么都想不起来了吗?”

“唉?突然之间……”

“是嘛……”镜花有些失落的低下头,片刻后又像下定了决心一样,擦干了眼泪,“对不起,说了奇怪的话。”

“没关系吗?我……我送你回去吧。”

“嗯,谢谢你。”镜花抿住嘴唇,“汤豆腐,很好吃!下周我也会去帮忙的!”

如此,每周周末一有空,镜花就会来到店里帮敦。敦也乐此不疲的为了回报而让自己的钱包变空。偶尔,也会在路上看见镜花和几个同学走在一起,只不过只是同学单方面的说话,镜花只是在旁边听着。是镜花交到朋友了吧?真让人高兴啊……但是心中却莫名的沉了一下,一股厌烦的情绪挥之不去。敦很清楚这不是对于镜花的厌烦,而是……

惯例,周末的清晨再次来到,敦起了个大早。其实这么长时间的工作,敦早就习惯了这样的生活方式。简单洗漱过后就踏上了去往车站的路上,就是他和镜花约定在周末相见的那个车站

——今天却没见到镜花的身影。

难道说还没醒吗?那今天只能辛苦点了,今天之后一定要让镜花请吃茶泡饭才行。惯例的晨检完成后,敦去挂营业门牌。路过的行人来来往往,敦也会借这个机会偷会儿懒,顺便听听别人的闲聊。今天也不例外。

“泉夫妇今天怎么了?”

泉?敦有点不好的预感,转头看着那个路人,路人和同胞继续有一搭没一搭的说着闲话。

“泉家昨天就不太平,似乎是夫妇两人和孩子闹别扭来着。”

“该不会是孩子离家出走了吧?”

“那也不至于啊,只是个领养的孩子而已。唉唉唉……你这家伙走路不看人的嘛!!”

敦才顾不上撞到了谁,他的直觉告诉他,镜花现在需要别人的安慰。可是她会在哪里啊……

「她是个温柔的人,虽然记不清她的相貌了,但是有印象的是奶奶很爱笑。」

那个坟墓吗?敦咬了咬牙齿,一边冲向树林,一边大声的吼道:“镜花——!!!”

这个声音……敦……

镜花起身看着气喘吁吁的敦,敦扶着旁边的树,大口大口的喘着粗气,然后费力的走到她面前,摆出了笑容:

“来,小镜花,回家吧。”

“……不要。”镜花轻轻的说道,刘海儿因为她低下了头而遮住了她的眼睛。

“为什么?!”

“因为他们让我离开你,离你越远越好!”镜花冲着敦大喊,“可是我不要!我……”

「敦,谢谢你的糖果……」

没什么的,好吃吗?

「糖果很甜,我很喜欢……」

是嘛,那就好了……那,我要走了。

「敦,我……」

“我不想再让你走啊……敦……”镜花拥住了敦,大声的哭着,就像那时候一样。

他再也不想回想起孤儿院时候的事了,他曾坚信不移的这么想。可是,他又怎么会想忘记那时候只是因为一颗糖而开心的女孩儿的笑容呢?

他会守护着这个笑容的,他现在坚信不疑的这么想。

“好了,不哭了。”敦揉着镜花的头发,“我不会走的,因为我不是说过嘛,‘笑起来就会变得更好吧’。”

镜花渐渐停止了抽泣,敦蹲下身子:“我,很想看镜花笑起来的样子哦,奶奶也是这么说的吧?”接着,敦摆出了大大的笑容。

“那,我们回家吧?”

“嗯。”

-fin-

评论
热度 ( 9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