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hiroAkane

wb@ShiroAkane。
↑脑洞堆积处,各种小段子会在这里放。
目前深陷狮心坑不想出来。
欢迎互fo~

© ShiroAkane | Powered by LOFTER

【终炽/小优生贺】The Last Story(上)

#迟到的生贺#

#剑灵paro#

#不过只用了剑灵的游戏人物设定而已,基本剧情毫无关系#

#内含心机米,米厨慎点#

#大概会有下篇,用于洗白米迦#

#似乎没什么cp倾向,虽然想写成米优……#

#好久没打这么多tag好激动#




(一)

在被挚友推下悬崖坠入湖中之前,优一郎一遍遍的自责着自己的无用,一遍遍的回忆着方才师父交出密典的那一刻——

师父似乎是看穿了,这一切都是弟子其中的人故意为之,但他却只能带着最后师傅交给他的密典,一同堕入湖中。依稀听到了一个女孩子的声音,随后便没入了黑暗。

啊……真讽刺啊……

似乎被师父收入门中之时,自己也是这狼狈幅样在湖中被发现,如今却又被这样的方式救了……

这种走马观灯般的映像不断在他眼前出现……

我要死掉了吗?

他不禁这么想。

脑袋后面传来的温湿的感觉,优一郎试着睁开了眼睛。

紫色盘发,黑色素衣的少女闯进了他的视线内。

“啊……啊啊,你醒了啊?”

不知道为什么,少女有些不自然,即使她脸上带着笑容,优一郎也毫不放松警惕。下意识的摸了摸怀中本应放着密典的地方……

“喂!!我的衣服在什么地方啊!!”

瞬间涨红了脸的优一郎用身上的被子挡住了脸,只露出眼睛紧盯着这个少女。

“别紧张别紧张……”少女忙摆摆手,随后指了个方向,“喏,你的衣服在那里。”

顺着她指的方向看到了自己的道服和剑,她也知趣的离开了房间。安心下来的他才跳下床,由于灵族的身体比起人类来要小得多,废了点劲才够到柜子上面的道服。

拿到道服后,优一郎警惕的看了看四周的门窗,确认无人之后立刻搜寻道服中的每一个角落:

道服中的符咒和密典都在。

安心的吁了口气后,他利索的穿好衣服,挂上佩剑,推开了门。

看到了刚刚见到的那个人类少女。

“方才多有冒犯。”少女摆出一副略带歉意的表情。

“没什么……”反正也没少什么东西,说起来应该是这个人救的我吧?

“请问,”优一郎略带放松的摇了摇尾巴,“是您救的我吗?”

“嗯。”少女回以微笑,“我叫柊筱娅,在无日峰湖边看到了你。”

“谢谢你,柊小姐。”

无日峰湖边?正常人不会在这种地方出现,更何况无日峰仅仅是是师父门下弟子修炼之地,怎么可能会吸引这路人士前来?

面前这个满面笑容的少女不简单。虽然是这么想,但好歹有救命之恩。

“我是天音优一郎。”

“天音……啊……”筱娅眉头微皱,察觉到优一郎的视线之后又一次露出了笑容,“不错的名字呢。”

“在此谢过柊小姐。”虽然现在自己身体疲乏,但是不得不上路了。为了自己也好,为了师父和诸位师兄师姐也罢……

面前浮现起往日所看厌的脸,如今却像是丢失了宝物一般……

筱娅则只手从背后拿出武器,一手遮面笑道:“天音少侠怎么这么急着走,不如活动活动筋骨,再带上些酒水好上路啊。”

“我现在可没空……”

这女人搞什么乱,无日峰上发生的事即使她不知情也应该能旁敲侧击的略知一二了。无故的这样被邀战不免让他有些烦躁。

拔出刀的一瞬间……

不过这个人的底细自己还不算太了解,如果就这么轻易地摆出全部实力的姿态很可能会被盯上。

那就象征性的比划两下算了……

优一郎双手紧握刀把,随后以略快的速度冲向她。在冲锋至她身前的一瞬间,对方消失在了他的眼前。

唉……?

随之,感觉到背后有人。

下意识的放低重心,向后扬起剑,正抵上了对方踹过来的脚。

筱娅一笑:“哎呀呀,天音少侠盯着女生的裙底看可不好哟。”借力蹬了下优一郎的剑,让自己腾身到半空,随后丢出两发苦无,来不及平衡的优一郎只得向后一个空翻,躲过攻击后落地。对方也一转身,优雅的将手里剑用食指和中指夹住,双手交叉将之置于身侧。

“柊小姐,恶劣的游戏到此为止吧,我还要赶路。”

虽然这次交手让优一郎感觉很是遗憾,也很想真的比一比,不过昨天被灭门现在就享受起这些来,于情于理都不合适。

似乎是感受到这种想法的筱娅放下了手:“既然天音少侠如此坚定的话,那……请带上些酒水吧。”

“不必了。”优一郎收起剑,拱手道。

对方也轻轻鞠躬,回以微笑。

挥手道别后,筱娅眯起眼睛看着优一郎的背影。

无日峰湖边的少年,还有他身上的密典……

毫无疑问,他应当和无日峰上的异变有关。

若是像真昼所说的,这个少年是百夜,应该有被浊气灼伤才对……

难不成他也是来夺取密典的……?

“筱娅。”女人的声音打断了她的思绪。

筱娅转过身来,看着面前这个身材高挑的女子,高贵的姿态站在筱娅面前的正是自己的姐姐——真昼。

闻声,筱娅笑了起来:

“哦呀,是姐姐大人啊。”

“怎么放走了?”

“那人不是百夜。”筱娅收起笑容,“功夫也尚不及我,就算是百夜也不过是末等弟子罢了,尚未冠以百夜之姓。”

“那他怀中的密典如何解释?”真昼语气中有些怒意。

“但是费里德巴特利不是已经……”筱娅意识到了什么,微眯起眼睛,“难道他所得到的是假的?”

“那是自然。”真昼点点头,“所以他就是百夜。”

为什么她如此肯定?难道她看到了还是……?

“也罢,”真昼从怀中掏出一封信,“又有委托了,不过在完成委托的途中你要继续接近跟踪刚才那个少年。”

“目的是什么?”

“他手中的密典。如果他真的如你所说一般无用的话,废掉他。”发号施令之后,真昼离开了。

尽管这个女人如此无礼,筱娅还是言听计从。自己和这个所谓的姐姐,也不过是相互利用而已。对方给自己找到委托,自己则无需过问的接受并且完成就足够了,相对的,自己的基本生活所需品对方也会给予。

拆开信,大概扫了眼内容,惯例一般的暗杀行动。不过这次这个人的画像……

——是深夜……?那不是姐夫的朋友吗?

筱娅重新折好信,收好。

拿人钱财替人消灾。这是筱娅的一贯信条,即使是身边的人,只要有人有足够的悬赏吩咐,也不过是将这些虚伪之人变为相对实在的钱财罢了。

能信的只有自己,还有就是……

伸了个懒腰,她轻抚了下腰间的佩刀:“今天也拜托了,小四。”

……她那最为得意的武器。


(二)

绿明村。名如其实,确实是被赏心悦目的绿色所环绕的村庄。面对着丰收的人们的笑脸,孩童们你追我打的情景,优一郎会心一笑。

如果能回到那个时候的话,我大概会更加珍惜吧……

失去了才知道拥有时的幸福,这是亘古不变的真理。

米迦……

今后,我该何去何从?

很多人围到一个公告前面,这不免吸引了优一郎的注意,好奇的凑过去可是优一郎却完全挤不进去。

人真多啊……

“啊啦,天音少侠想要去看公告吗?”

“柊……柊小姐?!”优一郎轻咳了两声,“你怎么跟过来了……”

“接到委托了,要出来执行啊。”筱娅冲优一郎摆出笑脸,“刚好看到一个灵族少年在人群后面为难就跟过来了。”

筱娅饶有兴趣的看着优一郎尴尬的反应,笑了笑:“要去茶馆坐坐吗?”

二人来到茶馆,随便找个位置坐下。

“柊小姐收到的是怎样的委托?”

“这个是秘密哦。”筱娅单手撑着脸,有些懒散的样子,“如果跟你说了的话,我可就没法执行了啊。”

“这样啊……”

其实从刚才的交手中不难判断,不过优一郎也没太在意,话锋一转道:

“说起来,刚刚公告上的是?”

“天下第一比武大会。”筱娅边向窗外看边说,“这是大漠发来的公告请柬,不过不用说了,肯定是天下双势的人为了争夺人才而发出的无聊东西吧。”

“天下双势是……?”

“武林盟和浑天教。”筱娅端起茶杯,晃了晃,“不知是什么时候兴起的两股势力,总之是半敌对半合作的关系就是了。”

说完,筱娅看了看面前优一郎还是有点疑惑的样子接着说道:“虽然是在争夺人才,不加入也没关系,为了盘缠而参与比赛的也大有人在。”

说完后,筱娅再次将视线转向了窗外,一个银发男子映入了她的视野。

“那大漠在……”

还没等优一郎问完,筱娅忽然站起身来,道:“好了天音少侠,如果你也要去的话,不妨同我一路。”

优一郎有点不太能理解了,明明刚才还是一副悠哉的样子。再加上刚才那些种种意味不明的举动……

要小心了。

优一郎如此想着,终究还是跟着筱娅一同来到了大漠。

人竟然如此之多,以至于优一郎不拽紧筱娅手的话就会被人潮冲走。

躲到筱娅后面的优一郎颤颤索索的。

这个人真的是百夜的弟子?不会是真昼搞错了吧?

直到排队报完名之后,优一郎才松口气:“真是找罪受啊我……”

虽然嘴上这么说,不过优一郎更希望可以通过这次大赛能让自己能找到一些高人,向他们拜师。毕竟现在的优一郎怎么也不会傻到真的举着剑直接冲到费里德面前。

因为现在还远远不是时候。

“呐,天音少侠。”

现在筱娅和优一郎正走在通往土门客栈的路上。

“天音少侠有没有特别在意的人呢?”

“特别在意的啊……”优一郎认真的思考了一下,“嗯。算是有吧。”

“唉唉~,什么样的人?”筱娅饶有兴趣的双手背后的认真听起来。

“那家伙太吵了啊……”优一郎眉头微皱着,“而且,还是个笨蛋。”

「呐,我是米迦尔,同你一样是灵族哦。但是我是师兄哟!」

「小优太笨了,剑要这样拿才对~」

「小优,拜托了!要活下去啊……」

“啊啊,这样啊。”虽然勾起了优一郎不好的回忆,筱娅倒是一脸听腻了的表情歪了歪头。

说实话,要不是为了套近乎拿到密典,筱娅当真懒得搭理这样弱小的家伙。不过倒是真的打发了些时间就是了。

真正有趣的是这家伙才对。

筱娅莞尔一笑,不知道从什么地方掏出了几把苦无,背在身后。

优一郎当然注意到了,不过为了让这家伙继续放松警惕,优一郎装作没看到。在避免被筱娅误伤的同时,他也看到了土门客栈大门口手持巨斧的娇小少女。

对方的凶狠的眼神对上了优一郎的双眸,不过是一瞬间,属于龙族高傲且无可比拟的强大气场就散发了出来。

向来以力量著称的龙族,即使身体如何娇小,与生俱来的怪异神力早就让他们在起跑线就领先其他种族数倍。

当然了,不害怕的也大有人在。

例如说面前这个人。

“呀~小三,好久不见呢~”

“是啊,你还是一脸让人看了就想打的样子啊。”被称作小三的少女抽起斧子,扬起了几分尘土。不过没有打架的架势,似乎是特别注意到筱娅身边的优一郎,她将斧子置于身后,道:

“怎么,这还收了个小徒弟?”

“啊啦,这位是天音少侠。”说完后,筱娅也捎带正式的向优一郎介绍了这位少女,“这位是龙族被誉为怪力乱神的三宫家次女,三宫三叶。”

闻声,三宫三叶微微鞠躬。

优一郎更为惊讶。他略有耳闻,关于怪力乱神,也被称作是力神,是龙族最为高贵的三宫家的象征。

想不到筱娅身边居然有这样的人,而且还如此亲昵的称呼对方,想必两人的关系肯定不一般。

“失礼了。”优一郎恭敬的说着,不过对方似乎毫不在意,摆了摆手,示意优一郎不必如此多礼。

三叶叹了口气,似乎对优一郎没有什么在意的,兴致缺缺的转身向客栈走去:“今天的话先休战……”

身边的筱娅消失了,优一郎感觉不太对,急忙退后顺手拔出剑,警觉的查看周围的情况。

三叶则用极快的速度挥舞身后的斧子挡住飞来的苦无,一个被弹飞,另一个则用空出来的右手夹住,随后像是用剪刀剪短薄纸一样将苦无断成两半。

“本来是想休战的,筱娅。”三叶换做双手紧握斧子,“如果这样的话恕我奉陪到底了。”

向后撤一步,少女玉足轻踏地,随之以脚掌为圆心的一块地面向下塌陷,与之相对三叶腾身,半空中仔细寻找着筱娅的身影。

大漠的土门客栈本是被炎沙包围的客栈,与之不相符的现在,翠色落叶在空中轻飘。

瞅准这个树叶,三叶嘴角上扬,加足了力道挥舞手中的巨斧由上至下劈了过去。

筱娅现了身形,似乎险些被劈到的向后躲,不过三叶的进攻还没结束,娇小的身形越过紧握住的斧把在空中翻了个跟头,躲过袭来的手里剑,落地后由脑后向前抡起斧头,朝着筱娅劈头盖脸就是一斧子。

轻巧的侧身躲过袭来的斧头,筱娅进入了三叶的近身范围内,抽出短刀,直逼三叶喉咙。

这种距离根本不能挥斧子,三叶干脆用斧把挡住了筱娅的攻击,踢飞了筱娅手中的短刀,随即想踹倒筱娅,不过对方一个后滚翻拉开了距离。

歪头再次躲过手里剑的三叶再次想移动时,似乎注意到了她周围的异样。

“不要再动了哦,小三。”筱娅站起身子拍了拍裙子上的土,“不然我可不敢保证你的头还完好无损哦。”

就如同筱娅所说,现在的三叶身边,准确的说是脖子附近不出两寸的范围内,被三根银线所围成的区域禁锢。

“嘛啊~,对你来说没什么用就是了。”筱娅笑眯眯的看着三叶用手轻轻捏断银线。

“下手还真是一如既往地狠啊。”三叶感叹道,不过她的表现也很是让人不能不服。

“不过你还是那么强呢,”筱娅拾起她的短刀,“你看,我的小四就这么被你踢飞了嘛。”

“我差点就死掉了唉,我还不如一把武器吗?”

三叶清了清嗓子:“不跟你计较了,反正你过来也不过是歇脚吧?”

“嗯,我和天音少侠一同报名了比武大会,三叶呢?”

“真不巧,我也报名了。”三叶摊手说到,“千万别让我遇到你这样的人啊。是吧?”

末了三叶撇了眼优一郎,随之意味深长的一笑。

大赛之前的客房,优一郎也觉得在客栈订最合适。不过人数太多,要不是凭借着三宫家的名声,他们还真没什么机会订到房间。

三人很快拿到了房间的钥匙,很不巧优一郎拿到的房间东西有点多。筱娅懒洋洋的躺在床上不肯起来,只好让三叶去帮忙收拾优一郎的房间。

“你,在骗筱娅吧?”

三叶依靠在墙边,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的看了看优一郎的表情:“果然呢……不过她八成也在骗你就是了。”

“什么意思?”优一郎不太能理解。

“字面上的意思,”三叶站直身子,“在她身边请多加小心,必要的时候,估计你会被杀。所以在那之前你最好展示出来,哪怕只是比她略微厉害的力量吧。”

实力全都隐藏起来太假了,你会摊上很多不必要的麻烦。

优一郎从三叶的话中读出了这样的意思。

“是吗。”优一郎默默地低下头,“这句话我先收下了。”

不过对方是出于怎样的目的向自己说这些话的?

优一郎不得而知,不过这话不像是假话就是了。

对方转身走了,只留下自己坐在床上。

出门左手边是筱娅的房间,右手边就是三叶的房间。

不过现在没什么闲情逸致关心这些东西了。关好门后,优一郎将密典藏在铺下,躺在床上,不久便睡着了。


(三)

稍留几日之后,比赛的预选赛也只剩下三叶和另外一个名为进藤的人的角逐了。

虽然两人已经注定都被选中肯定能通过预选,但是因为预选赛后的小组赛会按照一定的规则分配赛区,所以两个人看上去都毫不相让。

“呵,不错的实力嘛。”三叶由衷的赞赏现在站在她面前这个人。自己已经是有些气喘吁吁的,对方却仍是游刃有余。不过因为斗笠的关系,三叶看不到他的脸。

“被三宫家的人称赞,实属高兴。”对方轻轻捏住斗笠鞠躬道,“不过还请三宫大人比完赛吧。”

清朗的少年音,随之而来的是剑和斧头相撞的声音。

少年当然不会蠢到和龙族死磕,以灵族引以为傲的速度优势,少年闪到三叶身后,下段斩斩倒三叶。随后三叶大喝一声,拍地而起,抡起斧子,少年向后闪身拉开距离,然后一边移动,一边双手紧握细剑由右后至左前,左后至右前的规律抡出剑气,最后犹如台风般的剑气袭向三叶。

不过三叶毫发无伤,巨斧前端像是被巨大而结实的岩石挡住一般,在岩石破碎的一瞬间,三叶冲向少年。

来不及躲闪,三叶扼住对方的喉咙,将之丢到半空。若是现在腾身到空中去,灵族利用自身轻巧的优势,反倒可以再次压制三叶。三叶当然不傻,旋转着身子将斧子掷向少年。

不过也是晚了。

少年压住斗笠,轻踏斧子,随即借力跃到三叶头顶的半空中,竖直向下劈下了剑气。

与灵族轻小的身体相比,剑气所掠过的地方无一不碎裂。三叶也是被吓了一跳,不过训练有素的条件反射让她躲开了攻击,随后接住回旋而来的斧子。

就在双方要开始下一回合时……

“时间到——”

看来是平局了。

“不错的身手。进藤吗?我记住了。”三叶点头赞许道。

少年收起剑,拱手道:“还望能再与您一决高下。”

“我也是。”

看台上,筱娅倒是无心看比赛,在看台四处寻找着什么。

“你在看什么?”优一郎撑着木质围栏,朝筱娅问道。

“没什么。”似乎是没有找到,语气有点不耐烦,转而问,“那个孩子你认识吗?”

“带着斗笠谁认得出来?”

“也是呢……”筱娅再度低下头来,用手揉了揉太阳穴,苦恼的叹了口气,“真是夜长梦多啊……”

“嗯?”优一郎歪头问。

“没什么。”筱娅从优一郎身后走过,“我先出去一下,一会儿回来。”考虑到优一郎初来乍到,筱娅觉得还是执行任务之后回来负责一下这孩子吧。毕竟有应于人,她可不想因为自己的信誉问题而没了饭碗。

“那好吧……”优一郎全身趴在围栏上,说实话,真像个小孩子一样。

优一郎目送筱娅离开,百般无聊的扣弄起围栏来。

「必要的时候,估计你会被杀。」

不过目前为止筱娅应该没有要杀自己的企图。但是比起在这里等她,她是不是忘了什么……

“刚刚那是最后一场吧?”优一郎直起身子,望了望四周稀少的人群,“柊那家伙……”

优一郎走到门口,看到了三叶,招呼她一起走。

另一边银发的青年正手持符咒微笑着指着面前的筱娅:“是我赢了,筱娅。”

围绕在筱娅身边的符咒随着青年的手放下而燃烧殆尽:“发生了什么呢,真昼嫉妒我跟红莲走太近了吗?”

筱娅收起刀,毫不留情的说:“委托而已。毕竟你这种偷鸡摸狗的人做了什么事自己清楚才对。”

“啊啦,唯独不想被筱娅酱这么说呢。”青年还是一副开玩笑的表情。这家伙不会读取空气吧,这种气氛怎么说也不是开玩笑的气氛吧。

“是吗。”筱娅无奈的叹了口气,自己怎么忘了这人就是这么轻浮的家伙啊。

反应过来的时候,这家伙治已经没了踪影。好不容易才找到他,就这样失败了。而且第一次失败的话,以后的行动就难上加难了。更何况是这种人。

“船到桥头自然直吧。”筱娅背过手,走回了赛场看台。

空无一人。

那家伙回去了吧?

不过这几天,优一郎和三叶倒是聊得来。

天天两个人在大厅喝酒划拳,在楼上的房间都能听到这两人大笑的声音。

果然笨蛋都是群分的吗……

今天也不例外。

“唉,优啊,我跟你说啊,今天那个灵族的少年真算是有点实力啊~”

“哈哈哈,灵族的最强可是我才对啊!”

“一般笨蛋才会说自己是最强啊。”

“三叶你说谁是笨蛋啊!来划拳一决胜负啊!”

笨蛋的是你们两个吧……

筱娅按了按头,恨不得不认识这两个人就好了。

绕过他们,筱娅走到了自己房间。

然后躺在床上,望着头顶的帷帐出神。

“哟——”

筱娅望向门口靠墙站着的三叶。

“下次请敲下门。”

“发生了什么?”三叶似乎是悠哉之余问出的话,不过对于这种大小姐,悠哉的样子反而是常态吧?

所以即使自己说什么,这位大小姐也会像听睡前故事一般,不久就会忘掉。对于筱娅来说这是个不错的倾诉对象。

“任务失败了。”筱娅重新将视线移回帷帐,“还有那小子,貌似是百夜。姐姐大人说过要偷来密典之后废掉他。不过我倒是没看出来他这几天显露出他是百夜的迹象,八成密典也是假的。”

“那他制造假密典的理由呢?”

“这不是我该管的事情。”筱娅简言回应,“重点是密典,我该怎么找到真的?”

“这种事情,船到桥头自然直嘛。”三叶学着筱娅的口气说道,随后笑了笑,“不过我还挺中意那孩子的,被杀的话还真是可惜了。”

“哦呀哦呀~,这是看上那个灵族少年了?”筱娅坐起身来,随后翘起二郎腿,笑着调侃三叶。

“怎么可能会看上他啊!我可是三宫家的人……”三叶没好气的双手环抱不看筱娅的眼睛。

“不开玩笑了。”筱娅笑了笑,随后清咳了两声,“不过我想在大会之后尽快的干完这票拿钱走人,有点后悔几天前怎么不直接除掉他,到现在他在大会报名了也不能轻易就人间蒸发……刺杀的委托也是……”她苦恼的叹气:

“还真是夜长梦多,早点结束就好了……”

“低谷时期,谁都会有,努力度过就行了。”三叶努力安慰着筱娅,“既然定在大会后,那就努力享受一下这个大会吧。”

“也是呢。”

筱娅松开了紧皱的眉头,虽然闭上眼睛会莫名有些酸痛,但这也比苦恼到连酸痛都感受不到要好太多。

几天后。

在擂台中央,衣着华丽的主持人少女用高昂的声音向在座各位宣布这场大会的最终角逐:

“今天是‘天下第一比武大会’最后八强的排位角逐,这将是一场令人震撼的华丽战斗。在此,我们也请到了浑天教教主五士典人——”

主持人一挥手指向赛场最南端,大家的目光也随之移动到那位叼着烟斗,兴致缺缺的中年男子。男子朝主持人挥了挥手,示意她继续。

主持人会意道:“当然也有武林盟盟主十条美十——”

闻声,红发女子从座位站起来,相比对面的典人,美十显得更有身为一个盟主的风范。

“现在,我来宣布即将进入决斗场,角逐七八位次的选手。”主持人清清嗓子道,“他们分别是:二医深夜,雪见时雨。”

看台上,筱娅攥紧了拳头。

二医?真能编啊……

“那么现在,废话少说,我们的决斗,现在……”

“开始——!”

“噢——”

从会场的各个方向都传来了欢呼雀跃的声音。


(四)

优一郎现在紧张的很,他从没有如此认真的听主持人的讲话。

“下面,是进行三四位次的角逐——”

他捏了把汗,继续听下去。

“他们分别是:天音优一郎——”

优一郎从入口进入决斗场,表面上冷静得很,其实他心中比谁都清楚,自己在害怕。

“另一位则是……”也不知道是主持人故意停顿还是怎样,让优一郎在这短暂的空白中焦急等待着主持人的宣布,“进藤,米迦尔。”

优一郎不免一惊。

进藤……米迦尔?!

对方依旧戴着斗笠出场,不过当他站在与优一郎对立的位置上停下来时,他摘下了斗笠:

“好久不见呢,小优。”

“米……米迦?”优一郎有点颤抖,若不是现在在擂台上,他恨不得直接冲上去给这家伙一拳头确认一下——

虽然现在也可以,不过他感觉在这大庭广众之下这样做,真的是太丢脸了。

看台上,筱娅看到米迦摘下斗笠的一瞬间瞪大了眼睛,随之摆出了一个有些夸张的笑容:

“百夜优一郎,吗?有意思有意思……就让我看看你究竟隐藏了多少实力吧。”

擂台上,优一郎略带激动的冲着对面的人说:“你真的是米迦吗,有必要确认一下。”他紧握住长剑,面带一丝放松的笑容。

“这样的见面礼,还真是不敢苟同呢。”

米迦也摆出了认真的态度。

他最清楚,如果不认真对待和优一郎战斗的后果。虽然是个后辈,但是米迦不得不承认,这家伙的成长速度实在是快的惊人。

小有一段时间不见了,这家伙又成长了几分呢?

双方不约而同的蹬地以极快的速度冲向对方,在擂台的正中央响亮的刀剑相撞的声音。随后米迦用剑推开优一郎的剑,没给优一郎缓冲的机会,再次冲向他,用刀背扫过他的双脚,优一郎一个空翻躲过米迦的攻击顺便拉开了些距离。

“喝啊——!”

优一郎动用全身的灵气,远程扼住对方的喉咙并使之拉近自己。

“大挪移?!”筱娅惊讶的小声叫了出来。

虽然已经料到对方对自己隐藏实力,不过也没想到竟能隐藏这种招数。某种意义上的自己有点被小看了,这令筱娅有点不爽。

不让米迦有挣扎的机会,将之拍在地上,略微跃起些高度,之后将剑竖直向下用力刺了下去。

米迦单手拍地,身子滚向一边,之后腾空起身,唤出一把小剑刺向优一郎。对方轻而易举的格挡住小剑,不过米迦的目的远不在这里。

他借机冲到优一郎身后,将对方撩起到半空,跃起身,然后学着优一郎的样子,将剑竖直向下刺去。

还真是记仇啊……

优一郎一笑,不过在空中转身用长剑挥离米迦的剑的原来轨道。米迦当然考虑到了优一郎会这么做,反倒借助优一郎的力旋转侧身,朝优一郎挥下长剑。

优一郎也清楚得很,如果自己中了这招必败无疑。他蹬了下米迦的剑,落到地面。

随之,优一郎面前几米处,地面平行于米迦剑的方向出现一道劈裂开的地缝。

随后,米迦轻巧的落到地面,不由得赞叹道:“小优又进步了几分呢。”

听了夸奖就得意忘形的优一郎叉起腰来:“哼哼,那是自然。”

“不过还追不上我就是了。”

“你好烦啊……”优一郎将剑注入内力,不过这过程中,他察觉到了来自看台上不太友善的视线——

柊筱娅。

刚才太过兴奋,完全忘记了自己的身份和要警惕筱娅的事情。

现在玩脱了……基本上实力已经被她摸清了。

不过也罢,毕竟总是瞒着她总有一天会被识破。只不过这种似乎全身赤裸一般的感觉让优一郎有点不舒服罢了。

“小优,注意面前哦。”

优一郎反应过来的时候,米迦已经冲到了自己面前,将剑指着自己的喉咙:

“是我赢了哦,小优。”

“哈,这还真是……”优一郎揉揉脑袋,无奈的笑了笑。

“那么第三,四名已经角逐出来了。”主持人已经用激动的声音带动本来就有点沸腾的看官们,“第三名:进藤米迦尔。第四名:天音优一郎。”

优一郎和米迦一同下场,走到看台。

筱娅笑着向两人打招呼,刚想开口,却被米迦抢了先:

“初次见面,我叫进藤米迦尔。”米迦笑着用食指抵住嘴唇,眼神则与这般温柔的提示完全相反。

要是说出来就杀了你。

筱娅读出了这样的信息,笑容立马僵在了脸上:“是……是啊。你好,进藤少侠。我是柊筱娅。”

“不管这个人了,米迦。我们回客栈去吧,有好多好多东西想要问你呢!”优一郎倒是没注意到,或者说是他遇到米迦之后全身心都放松了警惕,两人之间的关系不言而喻。

啊啦……被当做空气了吧?

两人走后,筱娅攥紧拳头。本还为确认了这家伙是真的百夜而高兴,没想到身边倒多了个棘手的家伙。

“真是麻烦啊……”

回到客栈的住处,看着优一郎关上门后,米迦有点忍不住想确认这不是梦。

他轻轻抱住优一郎,将他埋入怀中,轻吻着他头上灵巧的耳朵。

“好痒啊,米迦。”优一郎有点想挣扎开,不过又不敢弄太大动静,只能微微扭动脑袋向米迦表示他现在的心情。

“呐,小优。”

“嗯?”被米迦松开后,优一郎歪着头发出一个单音节词反问。

“在那之后怎么样了?”

“啊啊……是说那天之后吗?”优一郎尴尬的笑了笑,“还以为你们都已经……不过真的有那么一瞬间,想和你们一起去死了呢……”

“……对不起。”米迦低下了头。

优一郎有点疑惑的问:“米迦呢?那天究竟发生了什么?叛徒是……”

“叛徒已经死了……”米迦抢着回答了他,“已经没关系了。”

“是嘛……”米迦的话,优一郎感觉没什么好怀疑的。毕竟他可是他唯一的师兄了。

“对了,小优。”米迦忽然想起什么重要的事情,“密典呢?”

“放心吧。”优一郎走到床铺,从底下拿出来了密典,“在这里,完好无损。”

“那就好了。”米迦松了口气,然后继续说道,“明天我就要动身回去了,小优要一起来吗?”

“回去?去哪里?”

“嗯……算是救了我的人的地方吧……”

大概可以这么说吧,虽然很不想承认,但毕竟这是事实。

“嗯,好啊。”优一郎笑着对米迦说,“见了面之后我一定要好好谢谢那位好心人呢。”

“哈哈……”米迦不知道对于这话,自己究竟应该摆出什么表情,只能尴尬的笑笑了吧。

整夜,优一郎和米迦交谈了许多,可是米迦似乎无心听进去。只是陪着优一郎,等他睡着之后,轻轻在他额头落下一个吻。

明天之后的日子,大概又要回到一个人的旅程了吧?

彻夜无眠。

大清早,准备动身走人的优一郎和米迦硬生生的被筱娅挡住了去路:“我也要一起去。”

“为什么?”

“你们刚才说是去江流市吧,正好我有些委托要在那里做。”

“关键是现在我和小优……”

话说到一半,优一郎按住米迦,接过他的话来转而说:“那好吧,筱娅就跟着一起来吧。”

三人经过一天的行程,来到了江流市。

和村庄明显的不同,商贩似乎都看上了这个好地方,来来往往的人群。

“这边。”米迦带着优一郎和筱娅绕过人群,直奔向市中心的地方。

“小优。你不再考虑一下吗?真的要去……”

“当然了,作为同门,这点礼节还是必要的。”看优一郎意志坚决,似乎是没什么希望让他放弃了。

“嗯……既然小优这么说……”

米迦一行人来到了宫殿门下。

“来者何人。”守卫挡住他们的去路,米迦不言,从身上拿出一块牌子,守卫定眼看了看,颇为震惊,无条件的放行了他们一行人。

长长的走廊,虽然是在白天,但也有些压抑。

“这里究竟是哪?”

通过守卫之后,米迦就没再理会后面两人,料到后面两人不会私自跑掉,而且已经到了现在这个情形,说什么都太晚了。

踏入一个空旷的房子之后,米迦停下了脚步。

“米迦?”

米迦的身体微微颤抖,他努力攥紧拳头,静静地听着由远处走过来的脚步声。

“啊哈——,干的不错嘛,小米迦~”

“费里德?!”优一郎吓得退后了一步,随之将视线从费里德转向了米迦,“米迦,这是……”

“……”米迦慢慢的转过身来,对上了优一郎的眼睛,依旧是那副看厌了的笑容。

可是现在,优一郎却看不懂。

“对不起,小优。”


评论 ( 24 )
热度 ( 34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