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hiroAkane

wb@ShiroAkane。
↑脑洞堆积处,各种小段子会在这里放。
目前深陷狮心坑不想出来。
欢迎互fo~

© ShiroAkane | Powered by LOFTER

【终炽米优】心间的律动30

现在,优一郎面前的宅邸是二层洋楼的构造。虽然称不上华丽,不过也不是一般人家就能拥有的。

优一郎小心翼翼的推开了洋宅的门,墙上复古一般的壁台上放置着蜡烛,散发着微弱的烛光。正对大门的又是一扇门,除此之外就没有任何其他的东西了。

“所以说这又要让我开门吗……”

优一郎无力的吐槽着,不过还是老老实实的再次打开了面前的门。

这次门的背后是墙上的一张纸条,和地上那一滩可疑的血迹。

优一郎绕过血迹,扯下了墙上的纸条。

纸条上写着:「到我房间里来吧」

随后他转身出了门。

“呀~”

“啊!”优一郎吓得一哆嗦,之后发现不过是一只黑猫在叫他,“什么啊,吓死我了啊你。”

“我只是感觉蛮有趣的就跟过来了。”黑猫舔了舔爪子,“话说回来,你到底是从哪里冒出来的啊?”

“从哪里冒出来……这不是显而易见的嘛!当然是……”

优一郎回头指着刚才自己出来的地方——

只是一堵惨白的墙而已。

优一郎感觉自己隐隐冒着冷汗,咽了咽口水。

不再理会黑猫,他朝着右手边走去。

探索一圈之后,除了一把生锈的剪刀之外没有任何收获。

优一郎只能通过走廊走到对面的门内。

走廊深处的时钟滴答滴答的精巧的刻画着时间,优一郎再次推开了门。

这个房间有写字台,还有一堆礼物一样的东西。

优一郎看到了多出来的泰迪熊,很是显眼。

感觉气氛很压抑的优一郎抽出来泰迪熊后就准备从房间出去。

“嗒。”

一个短促的物品掉落的声音,优一郎立刻僵住,而后默默地回头,才发现原来是礼物堆因为被抽走了东西而不平衡了,所以一个礼物从上面掉了下来。

“哈……吓死我了……”

优一郎拿着泰迪熊走出房间,然后又进入了隔壁的房间。

一个装着大泰迪熊的筐,不过边上有些缝隙。

他试着把泰迪熊塞到筐里面,可惜小熊相对于这个缝隙来说还是有点大了。

手脚多出来了啊……

反正是玩具,也没什么的吧?

随后用剪刀剪掉了泰迪熊的手脚,塞进了筐里。

某处传来了开锁的声音。

优一郎离开了房间,再次回到大厅的走廊里。

不过烛光似乎变暗了……

优一郎小心翼翼的前进,还没走两步,边上的花瓶就倒了。

“所以说别再吓我了……”

紧接着面前从天而降了一个大泰迪熊扑倒了优一郎身上。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优一郎扔掉手柄,差点没坐稳,多亏了米迦在后面扶住他。

“小优别害怕啦,游戏而已。”

“真是的……不过是有点犯困想玩玩游戏而已,这个推荐也太恶意了啊。”优一郎心有余悸的呼了口气。

“不过,小优已经不困了不是吗?”

“话是这么说没错……”优一郎一时语塞,找不到什么反驳的理由。

本来是作业上有些不会的问题,筱娅和小茜出去玩了,真昼阿姨去上班了,红莲也不知道死哪里去了,所以才到米迦家来一起做作业。可是因为优一郎被米迦讲的困得不行,向他提出自己想玩玩游戏提提神,才发生了这种事。

“算了算了,”小优摆了摆手,“那就继续讲题吧?”

“嗯。”

米迦改变了一味的讲,时不时的问两句“听明白了吗”之类的,优一郎也很认真的听,也会不时的问两三个问题。

很快,两人就完成了所有的作业任务。

“啊——,累死了。”优一郎整个脸趴在了桌子上。

米迦看着优一郎的样子,笑了笑:“不过,小优到底有没有全明白呢?有必要测验一下啊。”

“哈?测验?”优一郎直起身子,看着坐在旁边的米迦,“饶了我吧。”

“不行。”米迦在这方面倒是一点都不偏袒,“小优要好好掌握才行,没有掌握好的话,会有惩罚的。再说过几天就是考试了。”

“唉,运动会居然放在考试后面……真卑鄙啊这个学校……”

“还不是因为怕像小优这样的,只关注运动会,误了学习。”

“那好吧……”优一郎心里也知道米迦是为了他好,也没再说什么,“那你问吧。”

“那就考些简单的吧,”米迦拿起优一郎面前的书本,看了看刚刚给优一郎讲的那些英文阅读,“刚刚讲的应该有些印象吧?”

“嗯。”优一郎面对端坐好,睁大了眼睛眨了眨,看着米迦。

不过优一郎的书本上被很认真的做了笔记,不得不说优一郎很会做笔记,但是不太能进到脑子里就是了。

米迦拿出自己的书,翻开对应的页,推到优一郎面前,指着一个词说:

“要读出读音,并且翻译出来。”

“好严格……”优一郎看着这个跟新的差不多的书不免心想‘这家伙的英文到底有多好啊?都不用笔记的’,然后盯着面前这个词:

“ex……explored?应该是探索的意思?”

米迦满意的点点头,随后又指了另外一个词。

“attitude,态度?”

“那这个呢?答对了的话今天就完成任务了。”

“ex……excalibur……?”

米迦用手上的书敲了下优一郎的脑袋:“excavator,是挖掘者的意思。”随后把书还给了优一郎,优一郎满不相信的翻开书,自己还真的是这么记的……

“愿赌服输哦,小优。”米迦充满恶意的笑着说。

“只,只是一个词而已啊!而且不是你强制我小测试的嘛!”优一郎慢慢往后搓身,可是米迦还是在慢慢靠近,直到优一郎的后背抵上了床沿,米迦才跟着停了下来。

“要去床上做吗?这样的话可能会伤到小优哦。”

“做什么……啊喂!”还没等优一郎反应过来,自己已经被抱到了床上,虽然床上是很舒服没错,但是面前这个人……靠的也太近了吧?

“要开始了哦。”看着米迦的动作,优一郎已经预料到要发生什么了,然后不情愿的点点头。

“唔……”优一郎尽力抿住自己的嘴,可是这种感觉憋在心中真的很难受……

“我要加快速度了哟,小优放开声音也没关系的。”

“呜姆……”优一郎用上了手,堵住自己的嘴,但是米迦手上的速度太快,不停的扭动身子,但是身体的感觉却越来越明显。

到最后优一郎终于……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不行了哈哈哈哈米迦哈哈哈哈快停下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米迦适时的收了手,看着优一郎捂着笑的发痛肚子,掩嘴“噗嗤”一笑。虽然优一郎看见了很像给这个人一拳头,不过现在自己是没什么力气起来就是了。

索性优一郎闭上了眼睛,大口大口的汲取着氧气。

等到优一郎恢复好了,再次睁开眼睛的时候,米迦人已经不在房间了。

“米迦?”优一郎来到厨房,看到了米迦的身影。

“小优,出来吃点东西吧?”米迦得意的说道,“这次可是我第一次下厨哦。”

“唉——”优一郎来了兴趣,“谢谢米迦。”然后就坐到了餐桌前:“我不客气了!”

看上去应该还不错的蛋炒饭,而且算是比较简单的,应该不会太……

优一郎将满满一勺蛋炒饭放在嘴里的时候,他觉得——

米迦真的不适合做饭。

随后就从矿泉水箱子中取出一瓶水,以他这辈子最快的速度喝完,这才平衡掉嘴中的咸味儿。

“怎么样?”

“太咸了啊。”优一郎一脸“为什么看着我吃你自己不吃”的怨念表情看着米迦。

不过对方也自有招数,摆出一副快要哭的表情看着优一郎,最终优一郎还是妥协的叹了口气:“算了,还是我来做吧。”

然后端着两份蛋炒饭走到了厨房。

米迦则一个人无聊的在旁边观摩学习一般,这让优一郎有些害怕,随后就打发米迦去餐桌做好等着就行了。

这家伙……千万不能碰厨房啊……

“完成了!”

优一郎盛好饭,端到了米迦面前,自己也解开围裙,坐了下来。

不过,米迦没有吃,只是呆呆的看着面前的饭。

“怎么了?”优一郎有点担心,“米迦不喜欢吃咖喱饭吗?”

“啊……”米迦才缓过神来,然后像平常一样笑着对优一郎说,“没有的事,小优也快吃吧。”

可是刚吃第一口,米迦就掉下了眼泪。

优一郎走到米迦身旁,轻轻弯腰抚着他的后背:“米迦……?”

没料到对方抱住了优一郎。

“唉,米迦还真是爱哭啊……”优一郎揉了揉米迦的脑袋。

等到米迦不再抽泣的时候,方才放开了优一郎。他擦了擦眼角的泪珠:“对不起……那个……”

“没事没事,不用勉强自己就好了。”优一郎摆摆手,“比起这个快吃了吧,不然一会就真的凉了。”

“嗯,谢谢你。”









这章我表示玩梗玩得很开心www

以及这集优酱好帅气!已经循环了一整天了!不愧是亲儿子!【厨到没救了


评论 ( 32 )
热度 ( 39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