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hiroAkane

wb@ShiroAkane。
↑脑洞堆积处,各种小段子会在这里放。
目前深陷狮心坑不想出来。
欢迎互fo~

© ShiroAkane | Powered by LOFTER

【终炽米优】心间的律动27

“柊同学,你现在的口气和君月没什么区别了哦。”

“啊咧,这样的吗~?”筱娅偏了偏头,“说起来,君月今天也没来上学呢。”

“嗯,大概是家里的事情吧,不用担心。”米迦嘴上这样回应着筱娅的问题,但是他注意到了优一郎表情的细微变化。

“嘛,不说这个了。”小茜自信的叉着腰说道,“我可不像优一样那么不会喝酒哦。”

“等下!你是怎么知道的?!”优一郎用自己什么重要的秘密被发现了一样的眼神看着小茜。

小茜嘿嘿一笑:“还真是健忘啊,优同学。三宫三叶这个名字还熟悉吗?”

“三宫三叶……”优一郎摆出思考的样子,“嗯……那个金发双马尾的女孩子吗?”

“就是她了。优回到家之前她很高兴的打过来电话,说遇到了个有趣的人和她的恩人呢。”筱娅接过话头,饶有兴趣的看了看优一郎和米迦两个人,“世界还真是小啊。”

四个人一同笑了起来。

“多谢款待。”米迦笑着说,“差不多午休也快结束了,今天谢谢了。”然后起身正想离开,小茜突然大声的叫住了米迦:

“近藤君!”

“怎么了?”米迦转过头来询问。

“那个……下午的话,我……希望你能来,就当是……”

一时间,小茜不知道该怎么说下去。

空气凝固了一般,筱娅也没有料到会出现这样的事情:“小茜……还是别……”

“嗯,谢谢你。这次我也会去的。”米迦微笑着看着小茜。

小茜也放松下来一样的回以微笑:“嗯,那就这样了,我回班去了。”接着朝三人摆了摆手,离开了教室。

筱娅伸了个懒腰,也回到了座位。

优一郎收拾好桌子之后,一头趴在了桌子上。米迦看着优一郎的样子,“噗嗤”地笑出了声。

“米迦笑什么啊。”优一郎朝后看了看米迦,“唉,一会又是体育课啊……好不想上……”

“今天的话应该是自主练习的时间哦。优不用担心啦。”米迦也能看出来优一郎的不情愿,毕竟第一堂课就因为跟不上队伍被罚跑,无论是谁都会多少有点情绪吧。

“但愿吧……”尽管米迦这么说,优一郎还是兴致缺缺的再一次趴在桌子上,叹了口气。

“说起来,优不打算趁这个机会熟悉一下生存游戏的游戏规则吗?”米迦小声询问,微微向前探头过去,不过对方没什么动静。

哈哈,睡着了啊……

米迦苦笑,自己被放置在一旁了啊。

“哎呀,米迦你还真是有够喜欢这个人的啊?”一旁的拉库斯身子后仰,微妙的平衡着晃悠椅子,“基本上没怎么见你笑过啊,怎么说呢,总在那个人面前摆出笑容,多少有点嫉妒啊。”

拉库斯看了看米迦这边,米迦一脸嫌弃的看着拉库斯:“你好恶心啊。”

“我可不想被你说啊。”拉库斯说完“哈哈”的笑了声,“不过我也能多少知道你为什么会这么执着这个人了。”

说着,玫红色的眸子对上了米迦天蓝色的双眸:“毕竟你早就知道你自己会变得一无所有,如果没有一个名为‘支柱’的人存在的话,大概米迦你也只是个躯壳吧?”

米迦摆出有点愤怒的眼神看着自己,拉库斯则不慌不忙的说:“啊啦,说中了?”

没错,完全正中。

“不过还是不要把恋爱和敬慕混为一谈比较好啊,这是作为朋友的忠告。”

米迦当然了解现在自己的处境,拉库斯说的基本都对。但是,有一点他还是不太准确的。

“比我还了解我的你,还真是烦人啊。”米迦叹了口气,“不过放心吧,至于所谓的恋爱和敬慕,我还是能分清的。”

“是嘛~”拉库斯眼神示意米迦看看优一郎,米迦转过头来,看到的还是一动不动睡着的优一郎,不过不同的是,优一郎的耳朵已经通红了。

“哈哈,真是有意思呢,米迦。”拉库斯偷笑着将头转向另一边。

米迦有点慌了,他没想到优一郎居然没有睡着。不过也没什么,本来也没有隐瞒的意思。

午休结束的铃声很是适宜响了起来。

感觉到有人推了推自己的手臂,优一郎慢慢直起身子来,不过没有抬头。

“优,一起上课去吧?”

“嗯……”优一郎现在满脸通红,不过额发很好的挡住了他的脸,米迦看不到。

刚刚那个,是他认真的吗……

‘支柱’什么的……那么重要吗?

“优,快点,不然要迟到了哦。”

“米迦,等一下。”优一郎站起身来,拉住米迦的衣角,“我有个事想对你说……”

等到班里的人已经只剩下他和米迦的时候,米迦开口问道:“什么事?”

“米迦。”优一郎抬起头来,摆出笑容,“能和我交往吗?”

自己明明不是这样的人,这也不过是同情心泛滥而已,已经不希望谁再难过了,自己这样决定了,直到他找到那个属于他的安宁之地之前……

“能一直陪在我身边吗?”

如果在这里拒绝也无所谓,或者在之后的交往中感到疲倦就此打住也没关系,说到底,这也不过是个根本无法称为恋爱的交往。

如果这样也能让他感到安心的话……

“优……”米迦的声音明显颤抖,慢慢的转过身来,像是确认一般,轻轻的拥住优一郎的身体。优一郎没有推开,他可以明显的听到自己心脏跳动的声音,听到现在拥抱着自己的这个人像是撒娇一般的呜咽声。这种感觉,就像是上次在医院时,米迦在优一郎怀中痛哭一般,毫无虚假。

优一郎将头靠紧了对方埋到自己肩膀上的头,轻轻的抚摸着他的头发。

如果这样做可以让你感到安心的话,米迦,我愿意成为你的支柱。

“好啦,”优一郎轻拍了两下米迦的后背,“快点去上课吧,你不是还要告诉我生存游戏的怎么玩的吗?”

“哈哈,是这样来着呢。”拉开两人的距离,米迦牵起优一郎的手,“那快点去上课吧。”

当然两个人到的时候,已经迟到了很久了。

“我说你们两个啊,就那么想跑圈吗?”克罗里抓了抓自己的头发,“唉,算了,反正这节课也没什么事做,就先饶了你们两个好了。”

丢下一句“下一次可别迟到了”这样的话克罗里食指晃悠着细长的辫子,大摇大摆的走回了办公楼。

“唉,得救了啊……”优一郎叹了口气,浑身没力的说。

米迦则抻了抻手臂:“克罗里老师可是和一濑老师在懒惰这方面有一拼呢。”

“我已经感受到了……”优一郎想了想上次克罗里罚跑圈的时候……

『数圈数什么的好麻烦啊,干脆你跑到下课……哦对了,你有心脏病来着,那就跑到我满意为止,请加油吧。』

“不提这个了,既然老师已经回去了,那我们也开始练习吧,小优?”

“嗯。”优一郎应着米迦的话。

不过话说回来……小优?这个称呼……


评论 ( 19 )
热度 ( 38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