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hiroAkane

wb@ShiroAkane。
↑脑洞堆积处,各种小段子会在这里放。
目前深陷狮心坑不想出来。
欢迎互fo~

© ShiroAkane | Powered by LOFTER

【终炽米优】心间的律动25

忽然觉得六号完不了啊【捂脸////

还想让米优多恩爱一下下qmq

如果可以的话,以后只能周更了【再感叹一句:自己挖的坑说啥都要填好www


================




周一早上,难得优一郎有闲心将午餐的便当做了出来。不过为了不让筱娅和小茜发现,自己就先出门了。

说起来我为什么要躲着她们两个啊……

优一郎按了按太阳穴,跟着人群下了车。因为一濑家附近有很多就读在帝之鬼高中的学生,即使是跟着他们,优一郎也能轻松到达学校。

途中,优一郎看到了身着灰色校服的金发少年。是米迦,不过他身边没有拉库斯,只是一人而已。

“早上好,优。”

他向优一郎招招手,摆出笑容问候着。

“早上好。今天拉库斯没在吗?”

“嗯,我让他先去了,我可是一直在等优哦。”

“你是女孩子吗?”优一郎苦笑着对米迦说,“嘛,那就一起去学校吧。”

“嗯。不过说起来,优拿着两份便当,另一份是给谁的呢?”

“啊,你说这个啊,”优一郎坏笑了一下,“当然是给某个只会泡面并且还喜欢耍帅的学生会长大人咯。”

“耍帅什么的,唯独不想被优说啊。”米迦掩嘴轻笑着,然后轻声咳嗽了下,对优一郎说,“对了,过几天的学校运动会,优报了什么项目了吗?”

“这个……我能去当拉拉队吗……”

“嗯,这个当然可以哦,”米迦捏着下巴认真思考起来,“如果能扮成女生的样子,优……啊,应该称作小优才对吧?”

“米迦我很想知道你的脑子里究竟装了些什么啊……”优一郎不是很想继续这个话题,索性自己转移了另一个话题,“说起来,米迦有报什么项目吗?”

“嗯,有啊,例如说网球,篮球,还有学院内的生存游戏。”

“唉——学院内的生存游戏?”

“就是在教学楼内追击或伏击,用自己选择的武器击到的对手除了头以外的有效部位就判为‘死亡’,直到只剩最后一个人,这个人就成为冠军,大概是这样的游戏。”

“听上去还蛮有趣的啊。”优一郎很明显对这个游戏很感兴趣,“那不会伤到的吗?”

“嗯,有一定可能,所以这个游戏会有很多防护措施的。当然啦,也是为了减少这种事情,已经将武器全部换成了安全的冷兵器,优参加也是没问题的。”

“我又没说要参加啊……”

“明明一脸跃跃欲试的样子,却这么说吗?”

“好烦。”优一郎确实很想参加,但是这种运动的话,难免会紧张到让自己心脏病复发可就不是开玩笑的了。

“啊啦~两个人已经这么恩爱了吗?”后面传来筱娅“呜呼呼”的招牌笑声,自然就能联想到她一脸花痴的样子。

“筱娅姐别说出来啦,我还想继续看这两个人如何恩爱才是啊~”

所以为什么要把小茜也带成和你一样的人啊!

“你们两个啊!真是够了!都说了只是朋友而已啊。”

“哎呀呀,优还真容易害羞啊,直白的说出来又不会怎么样。”

“可以了,筱娅。现在把你最喜欢的人说出来,我会尽全力鄙视他的。”

“天音优一郎。”

“什……”

“嘛嘛嘛~开玩笑开玩笑的啦~”看到优一郎吃惊的表情,还有从米迦那里传来的敌视的视线,筱娅赶忙摆摆手扯开话题,“不过我听到你们在说关于运动会的事了,优要参加生存游戏吗?”

“但也没确定啦……”

“是嘛……不过我觉得这个游戏优也可以参加的,因为这个游戏也不是全都拼体力和技术,有一定的策略和运气也是可以赢的。”

“所以你觉得我可以靠智商赢?”

“不,运气。”只是瞬间,筱娅带着一脸无害的笑容回答了优一郎的问题。

“米迦你别拦着我,我要跟她打一架!”

“好啦好啦,玩笑到此为止,再不去班里就要迟到了。”米迦尴尬的拦住优一郎,不过也知道他不是真的要打就是了。

“不过说真的,如果优真的很想要参加的话,问问爸爸会更好哦。”说完小茜朝三人挥挥手,然后走到了隔壁班。

走到座位,优一郎放下书包和便当,大大的吁了口气。然后看着他们前脚进班后脚就进来的班主任小百合在上面讲话,大概内容也是关于运动会的相关事。

“所以在早读结束后,大家要踊跃的向体育委员报名哦。”

也挺庆幸小百合没有其他班主任一样那么话多,交代完之后就完全放心一样的安排了自习。

“优,打算参加吗?那个生存游戏?”

从后面传来了米迦的询问,不知道为什么,米迦似乎很希望自己参加,当然自己也很想参加就是了。

“早读完了之后去问问红莲吧,毕竟这种事……”

“说的也是。”







“不行!”红莲只是听了优一郎想参加运动会,还没问哪个项目就已经否决了。

“一濑老师,您不再听听……”

“没必要,”红莲摆摆手,转过身,继续整理文件,“米迦,你也应该知道优的病,这种东西可不是开玩笑的。”

“唉……也是啊,既然是红莲说的……”

正想离开保健室的优一郎的手被拽住了:“这样就放弃了?”

“但是红莲已经……”

“那就一生都要被这种病纠缠着?”米迦叹了口气,“我可是还记得在某人那里学到了的东西,难道说现在要我还回去吗?”

“好啊,既然这么想让优参加,那就进行一个小小的测试吧。”米迦隐约感觉红莲似乎是计划好了一样,十分自然的靠着转椅转过来,面对两人,“不长,400米。如果优能赢我,那么运动会的参加我不会拦着。”

“那正好,优……”

“但是,”红莲翘起二郎腿,十指交叉扣于膝盖,没有理会米迦的话继续说道,“如果输了的话,从今往后,优要听我的话,不能参加这些东西。”

强人所难啊……

不过是不参加而已,很好办到啊。

但是……

“我可以把这个当做是激将法吗?红莲。”优一郎转过身来,“我答应你,不过输给一个病人的话岂不是很没面子?”

“我有说过我要让步?”

“那正合我意。”

“中午饭前到操场,别迟到。”

回班的路上,优一郎其实有点担心:“米迦……你说……我可能赢他吗?”

“优的话,没问题吧?”

“是嘛……”优一郎笑了笑,“那拜托了,替我加油。”

“不说我也会这么做的。”米迦满怀自信的答应,但是话锋一转,“不过,优刚才可是自己耍帅答应的哦,放学之后哭着也要跑完哦,就算途中‘米——迦——,我好累啊~’这样说我也不会去扶你的。”

“后面这段话是多余的……”优一郎难得感觉到和平友爱的气氛就这么被打破了。

回到班里,开始上剩下的几节课。不过很快便挨到了中午。

优一郎来到操场时,红莲早就就位了。

“真慢啊,优。”

“我看你是闲得无聊吧……”优一郎叹了口气,“算了,快点比完快点去吃饭了,我都快饿死了。”

“即使是这样也得给我做点准备活动啊。”红莲用教育儿子的口气,“待会抻着筋就老实了。”

“好好好……”优一郎敷衍的答应,然后大概做了几个简单的准备活动,随后就做好了预备的姿势。

“话先说在前头,你可别输了哭鼻子啊。”

“你才是啊,堂堂老师输给一个学生可有点说不过去。”

“那好了,预备——”红莲拉长音,优一郎渐渐将重心沉下来,深呼吸一口之后看着前面的跑道。

“开始!”


评论 ( 18 )
热度 ( 29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