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hiroAkane

wb@ShiroAkane。
↑脑洞堆积处,各种小段子会在这里放。
目前深陷狮心坑不想出来。
欢迎互fo~

© ShiroAkane | Powered by LOFTER

【终炽米优】心间的律动23

“……”

没有回应,气氛有些冰冷。

也是啊……这种气氛,谁活跃的起来?

盛夏的余韵,刺眼的阳光还是那么不是时宜的透过窗户照进来,可唯独没有照到米迦。

面前米迦低着头,跪在地上,面对的病床上,空无一人。

不过不同的是,米迦只是在抽泣。

该说些什么吗?

总会好起来的,节哀顺变,以后的路还很长之类的……

不需要,也不用。

米迦现在所需要的,绝不是一两句话就足够。优一郎还是知道的。

他走过来,跪坐在米迦身边。

“被你看到了这种样子啊……对不起,优。”

“这有什么好道歉的。”现在这个人在想什么,即使用尽脑子自己也不会知道。漫无边际的瞎猜也是无济于事。或者说,其实优一郎来这里,根本什么都改变不了。

那又为什么而来呢?

他也不太能理解自己的行为了。

莫名其妙的同情心和正义感,大概只能这么解释了吧。无论是君月的事也好,现在米迦的事也好,全部都是源于自己所相信的‘自己可以安慰他们,自己可以让他们好起来。’,但事实呢?优一郎自己比谁都明白。

不过是不想让他们再一次拥有‘死掉会更好’的想法吧。

可是这样的自己又算什么呢?

“优,你很温柔啊。无论是对谁……”

米迦抹了把眼泪,坐直身子,抬头揉了揉似乎有点酸痛的脖子。

“但是有时候,会有点嫉妒啊……为什么你能如此简单的生活着,而自己却不行……”

“我才是啊……”优一郎皱紧眉头,“在我最需要他们的时候,他们抛弃了我。难道你认为,我会傻到依旧想认仅有血缘关系的他们吗?”

“那为什么……”

“当然了,一开始我还是有点没想通……”那个自己曾经努力维持的家,尽自己的可能做个好孩子,甚至在学校都没有能够深交的朋友。那个时候的自己却一点都不在意,天真的想着‘我只要父母的爱就够了’,可是现实呢?

“但是现在,如果我还能遇到母亲,如果我还能遇到她,当然会大声的告诉她,‘我很好,不需要她’这种话。”优一郎说完转向米迦,“可是你不同……你的母亲是爱着你的。”

“……”米迦还是有些疑惑,不太明白的看着优一郎。

“抱歉……其实在病房的时候……我就已经有点猜到了,你母亲的病……不过看样子,她应该是没有告诉你才对……”

“看来被蒙在鼓里的只有我啊……”米迦苦笑,那么自己这么长时间都在为了个已经癌症晚期的母亲做无用功吗?这算什么啊……

“不过,告诉你两件事吧?”说着,优一郎冲米迦伸出了两个手指头。

“两件……?”

“第一件,”优一郎面对米迦,“我想,你母亲应该是不希望你为她伤心才这样做的,所以如她所愿,别再伤心了……”

然后,优一郎双膝跪地面向米迦,身体向前倾:

“第二件事……应该是你母亲的愿望吧……”

『那个孩子,一直很坚强的对我笑着……可是也会觉得很苦吧……但是他不愿意对我说……如果可以的话,让他痛快的大哭一场就好了……』

然后,他将米迦揽入怀中,轻轻地抚摸着米迦柔软的头发。米迦有点惊讶,感觉呼吸像是停止了一样,他依稀可以听到优一郎略微急促的心跳声,他感觉眼睛微微酸痛,但依旧强忍住,咬紧牙齿,不希望优一郎听到自己现在如此狼狈的声音。

“哭出来吧……”

泪水如涌,夺眶而出,米迦环紧了优一郎,将脸全部埋进了优一郎的胸口,放声大哭。慢慢的,又由哭转成了抽泣,到最后只是单纯的,静静地抱着优一郎。

在这期间,优一郎只是安静的听他哭完,没有多余的话,也不需要。太过格式化的安慰,优一郎也听腻了,自然也不想说。并且,在这种时候,比起安慰,还是默默地陪着他会更好吧?

“好点了吗?”优一郎小声询问着米迦,怀里的人微微动了动脑袋,然后低喃了一句:

“谢谢你……”

“嗯?什么?”

“没什么……”米迦松开优一郎,用手指抹掉挂在眼角的泪珠,低着头不看优一郎,“有点饿了……”

“也是啊,都已经中午了啊,要去吃……”优一郎忽然意识到,貌似没有带钱……

“不了,感觉过了很长时间了,麻烦优了。”米迦站起身,有点晃晃悠悠的,不过比起自己他还是有些担心的看了看优一郎,“我送你回去吗?”

“哈哈……恭敬不如从命了。”

优一郎挠着头笑着说。


评论 ( 14 )
热度 ( 3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