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hiroAkane

wb@ShiroAkane。
↑脑洞堆积处,各种小段子会在这里放。
目前深陷狮心坑不想出来。
欢迎互fo~

© ShiroAkane | Powered by LOFTER

【终炽米优】心间的律动22

完了总感觉自己这两天有点开始赶了嘤嘤嘤

开学不想留坑啊TUT










推开窗户,又是崭新的一天。

昨晚发生的事情,让优一郎难免有些害羞。

那个吻究竟是什么意义?

说实话,其实优一郎知道,那些话即使是笨蛋也知道是告白了。

即使将自己锁在房间,将耳机堵上耳朵,昨晚的画面还是能让优一郎完全无视掉耳机里的声音。

怎么了……这种感觉……

总是拽着自己左胸口的衣服,直至皱皱巴巴也不愿意放开。

最终还是坐起身子来,低头戳了戳手机,摘下了耳机,大大的呼了口气:

“早上好……”

莫名劳累的眼睛还是尽可能的不让它紧闭上,不想再去回想昨天的事情,不如做些什么有意义的事?

看了看手机,六点不到……

大概家里人也都没起来呢吧,去准备早饭吧。

因为厨房的距离有点远,所以不用担心会吵到他们睡觉。

也是呢,自从进来这个家门之后,优一郎就在也没怎么自己下厨了。或者说从自己失去‘家’的时候开始到现在,唯一就是给米迦做过一次早饭了。

那时候自己是怎么想的呢?

大概是比较关注米迦吧,就像是他私下和与一聊起自己一样。

从与一口中说出的时候自己真的吃了一惊,米迦怎么会关注自己这种人呢?不过这么想来,昨天的事也合情合理了。

不过再怎么想,优一郎还是不自觉的多做出了份早饭,直到到了米迦家门口才反应过来。

明明连家门都找不到却居然能找到这里来,自己都不免感觉有点好笑。

我在干什么啊……

优一郎扶额叹息,不论怎样,既然都已经到了,那就打个招呼吧?

按了按门铃,但是没有人回应。

不在家吗?还是说在睡觉呢?

大概是后者吧,谁愿意在大好的周末还像是上学一样起那么早。

优一郎忽然想起来,自己住院的时候,米迦和他的母亲……

也可能是去看他母亲了吧?

嘛,既然这样了,只能回去了不是。

不过推开家门就看见小茜和筱娅还有红莲以及真昼围在餐桌前。

“我回来了……你们这是……家庭聚会?”

“小优优!”真昼一把拉过来优一郎,认真的问,“这些是你做的吗?”

优一郎点了点头,不过看了看挂钟:“可是你们再不吃的话,上班时间要迟到了啊……”

看着真昼有些慌张的样子,优一郎干笑了两下。不过红莲倒是注意到了优一郎手上的便当。

“优,”他叫住了正要将便当放进冰箱的优一郎,“那个是什么?”

“这个嘛……打算给朋友的,不过他没在家而已。”

“是嘛……”红莲有点狡猾的笑了笑,“不过你的样子让我感觉像是小茜一样,一副恋爱中的表情啊。”

“爸爸你在说什么呢!!”小茜则生气的大声否定,“快点吃饭去学校开会去吧!”

“哈哈,被说中了啊。”红莲没心没肺的笑着,不过当然是为了开玩笑。

因为此时优一郎脸上透露出来的表情自己最清楚

——一脸茫然的表情。

“嘛,不管怎样,别给我过界就行。”

红莲其实也还算是挺开放的?

吃过早饭后,真昼和红莲离开了家。优一郎决定还是放松一下,刚想回书房看看红莲这儿有什么好看的书,却被小茜叫了过去。

“优,我有话跟你说。”

“啊咧~”筱娅的声音从房间传过来,“小茜要和优说什么呢?我能听吗?”

“筱娅姐你快走啦!我有重要的事和优说。”

“哦呀哦呀~我都不能听吗?”筱娅摆出一副被抛弃的样子,“真是可惜,明明我帮助过小茜,可是小茜却对优说真心话……”

小茜索性关上门,拉着优一郎来到书房。

“所以……是什么事呢?”

优一郎有点心虚的端坐在沙发上,看着小茜锁好门,然后叹了口气坐在红莲常坐的书桌前的位子上。

“我和米迦分手了……”小茜说完后看了看优一郎的表情,很明显优一郎有点激动要说什么,小茜赶忙接着说,“嘛,本来也不能算是交往中吧……一开始就是我的一厢情愿啦……近藤君他,大概只是同情我吧……”

“……为什么和我说这个?”

“唉……你的神经有时候还真是粗的要命啊……”小茜尴尬的笑了笑,“反正你迟早会知道的。”

“……”倒不如说其实优一郎已经知道了,只是一时还不能接受而已。他不太愿意相信,而且也算是在自我催眠吧……

昨天那个米迦其实是梦而已。

他如此催眠着自己,可是莫名的失落感却强烈到让他不能无视。

“所以说,”小茜摆出轻松的样子,“你早上是去给近藤同学送便当的吧?”

“嗯……”既然小茜的话都说到这里了,优一郎也觉得没什么好反驳的,“不过,他没在家……”

“唉?”小茜有点愕然,“我早上给近藤同学打电话也是,他没有接……难道说……”

优一郎有点担心:“我出去一趟!”

优一郎再次到米迦的家门口,这次顾不上按门铃了,他努力怕打着门,大声叫着“米迦!”,依旧是没人答应。

那能在哪里呢?

明明昨天是自己被找,今天却是自己在找米迦啊……

出门太过匆忙所以他没有拿钱,没有钱乘车的他只能边跑边找米迦。他从没有过如此的累,但是也没有想放弃的感觉。

打电话也不接,但是他不可能迷路,而且也不可能丢下他母亲一走了之……

对了,他可能在医院!

现在的位置离医院大概多远?优一郎一点都不知道,他唯一能做的就是问身边好心的路人,才勉强找到了医院。

拖着有些疲惫的身子,他来到了前台。

“近藤……近藤的病房……在哪儿……?”

“昨天近藤已经过世了,很抱歉。”

“那米迦……米迦到底……在哪儿啊……”优一郎撑着身子,大口大口地喘气导致语言基本不能构成句子,心脏也微微阵痛,虽然强忍着泪水,但是还是从眼角滑下。

“即使您这样问……我们也不知……啊,雪见小姐。”

“这不是红莲家那个孩子吗。”

优一郎仰头,正对上了时雨的眼睛:“您,您知道我原来的那个病房在哪里吗?”

“302号,在三楼。不过进去的时候请轻一点,那个孩子已经守了一晚上了。”

“谢谢!”优一郎根本等不及电梯,从一楼直接狂奔到三楼。

气喘吁吁的来到了302病房,他咽了口口水,但是心跳还是难以平复。

米迦在这里……而且他的母亲已经过世了……

优一郎闭上眼睛,尽可能的想到了所有安慰的话之后,他推开了门。

“米迦……”


评论 ( 22 )
热度 ( 29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