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hiroAkane

wb@ShiroAkane。
↑脑洞堆积处,各种小段子会在这里放。
目前深陷狮心坑不想出来。
欢迎互fo~

© ShiroAkane | Powered by LOFTER

【终炽米优】心间的律动19

“啊,不用了。谢谢您。”优一郎很有礼貌的推辞掉了深夜的问话,看着被绚烂的灯光照耀着的金发少女。

“说起来我很好奇呀~”虽然被推掉了问话,不过深夜似乎另有打算,他将柠檬汁倒入酒杯中,“你是怎么勾搭到三叶的呀?事先一提,她现在可是卖艺不卖身哦。”

“唉唉唉?!我才没有勾搭啊!!”

被勾搭的应该是我才对吧……优一郎在心中这样想着。

“开玩笑的~样子就能看出来了。不过,你这个样子的学生怎么会到这里来呢?”说着,深夜又向酒杯倒入了些糖,将新鲜的薄荷叶放入其中,用勺子搅拌。

“如你所见,大概可以说我是被拐过来的吧?”

优一郎双手环抱,想了想不久前眼前这个金发少女向自己搭话的样子,“说起来她还真是有够厉害的啊,十三岁就到这里来。”

“那是迫不得已的,”加入了一盎司的朗姆酒和少量汽水后继续搅拌,似乎是略带放松的表情再次看向那个在台上已经准备鞠躬下台的少女,“三叶她,在用自己的力量让自己活下去。这可不是自愿的,是不这样做,就不能生存。”

接着,深夜便将鸡尾酒推向前,摆出了招牌式的笑容:“请,您点的Mojito已经完成了。”

“我可不记得我有点这种东西。”虽然这么说,优一郎还是接了过来,“不过这份工作她不是自愿的的话……”

“她是被卖到这里来的,被她的父母。”

“原来是这样啊……”本应剔透的酒杯杯底被薄荷的绿色所占领,透过绿色的倒影,他看到了自己的影子。

“不尝尝看吗?这酒不算烈。”

优一郎正望着酒出神,听到这话后,也有点好奇,这究竟是什么味道的酒呢?

抱着这一丝好奇心,优一郎喝了一小口。酸酸甜甜的味道顿开,比起称为酒,倒不如说是汽水和一种甘洌的味道混合在一起饮料。这种青涩的滋味让他不禁抿了抿嘴唇才咽下去。

深夜在一旁单手撑桌子,微笑着看优一郎仅仅只是喝了一口就稍有醉意的可爱反应:“怎么样?”

“嗯……完全没尝出酒的味道,但是为什么脑袋有点晕乎乎的……”

“完全没喝过酒吧,天·音·优·一·郎·君~”一旁,三叶拿着优一郎的学生证晃了晃。应该是刚才掉在地上的吧?优一郎道谢之后接了过来。交给优一郎之后,三叶坐到了旁边的座位:

“说起来还没好好介绍过吧?”优一郎点了点头,三叶有点自豪的挺胸直背,“我是三宫三叶,这边这个是柊深夜。”

“柊……”优一郎听到这个姓氏有些敏感,赶忙询问深夜,“您认识柊真昼吗?”

“当然了,”深夜有点吃惊,“难道说你就是那个红莲捡回来的孩子?”

“是的,哈哈……真不想因为这个而出名啊……”

“这么说起来,你跟筱娅小茜他们都认识咯?”三叶有点兴奋的询问着优一郎,优一郎再次点了点头,“如果我没猜错的话,你一定遭遇了什么吧?”

“……”

“不想提的话也没关……”

还没听三叶说完,优一郎仰头将手中的酒一饮而尽,本来还算挺直的腰板却慢慢瘫了下去,两只手紧握住酒杯,有些颤抖:

“爸爸死了……妈妈抛下我之后离开了……大概她也没想到我现在能活着吧?不过足够了……我又何必在这里无病呻吟嘛!因为……那些都是无用的吧!何必将伤疤揭开再次刺痛呢?”

“虽然是这样没错……但是你没有想过他们可能是有原因的吗?”

“……唉?!”优一郎听了三叶的话,有些不解。

“人啊……有时候,为了自己可以变得非常丑陋。但是为了某个目的,自己不能不这样。父母大概是钱不够了吧……”三叶笑了笑,“但是不得不说,我其实被个笨蛋救了啊,我以前啊……可以算是个……”

『她现在可是卖艺不卖身哦。』

“……”优一郎的心也有些沉重,表面上无忧无虑的感觉原来全部都是假面吗?

“真是的,这么让人不快的话题就到此为止吧。”深夜双手紧握摇壶摇晃起来,“今天特别请你们两个来尝尝Grasshopper如何?当然了,既然是请,钱的话就免了。”

接着,将摇壶中的酒倒入已经放好的两个酒杯,做出请的手势。

“两个人先聊着吧,我这边貌似有些工作要来了。”

这样交代之后,深夜热情的欢迎着刚到吧台的一对情侣。

虽然知道自己不应该在这里品酒,但是不得不说这杯酒单从外观像是酸奶一般的感觉就让他充满好奇。

入口之后,冰凉的薄荷和融化的巧克力混合而成的奇妙口感充满了整个口腔,虽然自己并不喜欢薄荷,但是意外的薄荷却在这杯酒中发挥着不可或缺的作用。

“三叶……”

“嗯?”

“我想问个事情。”

“说吧。”少女轻叼着杯沿,目光转向优一郎。

“我有一个朋友啊,他的妹妹去世了,可是他还是认为他妹妹还活着一样的继续生活。但是我……一不小心知道了这个事,还当面问出了‘你和谁说话’这种无可救药的话……”

“这是很正常的反应吧?”三叶有点不明白优一郎到底困扰在哪儿,用疑惑的眼神看着他,“所以说,与其陪他演下去,倒不如一语道破。当事人和他身边的人都会因此解脱吧……我是这么认为的。”

“但是,究竟该用什么方法……”

“直截了当的去说就好了,”三叶撇了撇嘴,食指戳着优一郎的胸膛,“我说你啊,是个男的吧?这么犹豫不决的跟个大家闺秀一样。趁年轻想做什么就去做就是了,朋友什么的,遇到困难就给我去救他啊。”

“可是听上去很困难啊……”

“恕我直言,”三叶忽然降下语调,将双手扶住大腿,“你现在这么优柔寡断,难道是因为以前做过什么决定让你留下阴影了吗?”

『没那个必要,我不会跟你们两个中任何一人,我一个人也可以生活。』

“嘛,比起这个,你的上衣口袋里有什么东西在亮哦。”

说完三叶指了指优一郎的上衣口袋

——手机在亮。

“啊!都这么晚了……而且……”

好多未接电话……

正当优一郎想要回拨给红莲的时候,一个陌生的号码忽然打进电话来。

谁啊?

优一郎有点纳闷,不过还是接了这通电话。

“喂?”

“优!你现在在哪儿?”

“……米迦?!”






评论 ( 8 )
热度 ( 34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