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hiroAkane

wb@ShiroAkane。
↑脑洞堆积处,各种小段子会在这里放。
目前深陷狮心坑不想出来。
欢迎互fo~

© ShiroAkane | Powered by LOFTER

【终炽米优】心间的律动18

“天音……你在说什么啊……?”

君月的声音略微颤抖,他似乎在勉强撑着笑容,想被认同一样的瞪大眼睛望着优一郎,他不希望被否定。优一郎张了张嘴,可是被这样的眼神所注视,‘你的妹妹已经不在了吧’这样的话,他说不出口。最后也只落得发狠似的咬了咬牙,目光转向别处。

他是如此珍爱着他的妹妹,即使是现在的状况,他也依旧认为她还活着,还存在在他的生活中,一如平常。

而被母亲所抛弃的自己和父亲呢?父亲去世了,留下了身患疾病却苟延残喘的自己。自己是如此怨恨着母亲。

『现在的他,应该和「那个时候」的天音君很像吧……』

不,一点都不像……完全相反。

君月所需要的,是被肯定。肯定他为此所做的一切,肯定他现在的生活方式,肯定他的妹妹依旧活着。

自己所需要的,则是否定。否定自己为‘那个家’所做的全部,否定自己为别人而活,否定父母还活着。

没错,在优一郎的心中,丢下包袱般丢下自己的母亲,已经死了。

与一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到了房间的门口:“优君。”

想必刚刚的话已经被他听到了吧。即使没有听到,估计他也能大概想象出来吧。

缓过神来的优一郎看了看君月的方向,对方的哽咽声才传入优一郎的耳朵。

现在的他,大概需要自己一个人待会儿吧。

“抱歉,打扰了。”

优一郎转身关上门,走下楼,与一跟在他后面:“对不起……应该早点告诉你的……”

“没关系,我太笨了嘛,什么都说。这次果然正中枪口了吧,哈哈哈……”

“优君……”

“嗯,那我先走了,要好好照顾君月哦。”

“……一路小心。”与一也不再多说什么,只是叮嘱一般的道别。

所以呢,现在该去哪儿呢?

盛夏的余韵还没消散,太阳照在身上却是暖融融的,不过漫无目的走了一会儿后,暖和的感觉则转为了燥热,化作汗水自脸颊滑下。

真是个令人讨厌的夏天啊……

优一郎依旧没有停下脚步,继续向前走着。现在身处哪里,要去往哪里,全都不知道。如同边走边游历的旅行者,不同的是自己没有大大的旅行包压身,倒显得轻松了不少。

无意识的走到了路边的长椅边,因为有些累的缘故,优一郎坐了下来。看着周围来来往往形色匆忙的人们,他们都有各自的目的地,而自己只是呆呆的看着他们因为红灯而停下脚步,等到绿灯亮起则又陷入忙碌奔波中。

“啊——真热啊——”

清亮的女声从身旁传来,优一郎转过头来,打量这这个穿着凉爽的少女:一席白色的连衣短裙,淡紫色的眸子微微抬起望到空中,露出白皙的脖子,不加做作的素朴翡翠手镯挂在被当做扇子扇着脖子上的汗的手上,金色的双马尾也像是照应它主人的话一样毫无生机的耷拉在身侧。

察觉到优一郎目光的少女也转过头,正对上他的目光,先是一怔,进而一笑:

“你不这么认为吗?”

“嗯,大概吧。”

“什么啊,你这人。”少女一副碰到什么无聊的事一样,收起调皮的语气,“和外貌相反,完全是个颓废的人吗?”

“说不定就是这样……”

两个人这么坐着,过了一会,少女站起身来:“我要去工作了。要来我工作的地方听我唱歌吗?”如此询问着优一郎。

“……嗯,也好。反正现在也没什么事做。”

“那就站起来,跟紧,丢了可不管。”

像被察觉到自己是个路痴一般,优一郎尴尬的咧了咧嘴,露出大概可以被称为笑的表情。少女见了,却是“噗嗤”的笑了一声。

“有什么好笑的啊!”

“因为你这个人很怪唉。”少女也回以微笑,之后拉起优一郎的手,“走啦!一会想喝什么直接说,我请客。”

这么走到街角,路上碰到的人逐渐少了很多。少女拉着优一郎的手,走进了一个酒吧。

别看外面人烟稀少,倒是酒吧里热闹不凡,鼓点明晰的躁动乐曲震动着耳膜,让优一郎有点耳鸣的不适感。

“喝——什——么——?”少女堵上耳朵,边走边大声朝优一郎喊着。

优一郎也学着对方的喊法:“我——随——便——!”

“什——么——?”

“随——,便——!”

优一郎尽可能的放慢速度,让对方可以通过口型来判断他说的话。

显然少女明白了他的意思,带着优一郎来到吧台。

“明明这里安静多了啊,怎么不在这儿问?”

少女调皮的一笑:“因为很有趣啊~”

优一郎叹了口气,少女随口要了两杯果汁。

“离我工作的点还有点时间,聊点什么吗?”少女向优一郎推过来一杯果汁,然后单手撑腮,另一只手的手掌盖住杯口,五指搂住杯子不让其掉下来,略有期待的看着优一郎。

“为什么带我来这里?”

“这个嘛……”少女目光注视着杯子,晃了晃,“大概是觉得你有点孤单吧,像我一样,所以忍不住想跟你打声招呼。”

“总感觉你跟我一般大,不上学的吗?”优一郎如是说。

“哈哈~上学啊……”少女笑了笑,抿了口果汁后放下杯子,“我十三岁开始就在这里工作了啊。”

“十三岁?!”优一郎有些吃惊,自己还在乖乖上学的时候,眼前这个人就已经抛下父母自给自足了吗?

“对啊,”少女饶有兴趣的看着优一郎的反应,“但是你呢?还是学生吧?”

“嗯……”优一郎低下了头。

“所以,有什么想听的歌吗?今天破例让你点歌哦。”

“随便吧……”

“我说你还真是随便啊。”少女站起身将果汁一饮而下,之后用手背擦了擦嘴,“喂!深夜,这边这个家伙点什么都算我头上了啊。”

“好的。”

闻声,和拉库斯一样一脸微笑的银发男子出现在了优一郎面前:

“您要些什么呢?”


评论 ( 9 )
热度 ( 25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