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hiroAkane

wb@ShiroAkane。
↑脑洞堆积处,各种小段子会在这里放。
目前深陷狮心坑不想出来。
欢迎互fo~

© ShiroAkane | Powered by LOFTER

【终炽米优】心间的律动17

偶然和与一聊天的时候,优一郎聊到了那天他和米迦还有君月在天台的情形。

“那个时候有点不好意思啊,说出了自己的想法。”

“优君的想法?那是什么样子的呢?”

“让他除了妹妹也想想自己的想法,意外的被他接受了。”

“……”

与一没有回应,眉头略微皱起,随后说:

“优君还是一无所知啊……”

“啊?”

“这样吧,这个周末……啊,就是明天了啊,优君有时间吗?”

“嗯,有时间。”

“那就和我一起到君月家去吧。”

“唉?”优一郎有点推辞的摆摆手,“那样可以吗?”

“嗯,没关系的。反正那个家只有君月一个人……啊,还有他‘妹妹’。”

是让我去看看他妹妹的意思吗?

也是呢……自己在完全不知情的情况下说了那种话,大概会被反感吧。倒不如借这次机会,说不定能好好了解一下君月呢?

优一郎点了点头:“好吧,那就去看看吧。”

如约到了学校门口的时候,优一郎还在想,君月的妹妹会是什么样呢?

这样问与一的时候,与一的回答是:

“怎么说呢……应该是个很治愈人心的孩子吧?因为那是君月活下去的理由啊……”

“这还真是……有够辛苦啊,君月他。”

“啊,到了。”

优一郎和与一到了一栋房下。

与一按下门铃:“我是与一,今天也带了优君一起来。”

稍等了一会,君月推开门:“进来吧。”随后就转身向屋里走去。

还真是随便的家伙啊……

优一郎不禁这么想,稍稍有点不爽的撇了撇嘴。

换上了拖鞋,被主人带到了客厅。

“我去拿些饮料,你们两个随便坐。”吩咐完后就进了厨房。

优一郎好奇的四处打量,不过令他失望,这里的一切都让他感觉简洁到不能再简洁,倒也不反感。

“优君有点紧张吗?”与一有些关心的问起来。

“那倒没有,”优一郎摆了摆手,“只不过……很安静啊,感觉就像是只有君月一个人住一样。”

听到‘一个人’的时候与一哆嗦了一下,然后咬了咬嘴唇,像是下了决心一样略微转过身来面向优一郎:

“优君……其实……”

“所以,天音优一郎,你怎么想到跟与一来这儿玩了?”君月将盛着果汁的杯子的托盘和装满水果的盘子摆到两人面前,“好孩子就给我回家写作业去啊。”

“怎么?我就不能来了?”

“倒也不是这个意思,有点惊讶而已。”君月坐在离他最近的沙发上靠着,“所以,目的呢?”

“所以说为什么非要有目的啊……”优一郎拿起一杯果汁,握在手里,紧盯着杯中的水纹,“……虽说目的确实有,倒不如说想来道歉。”

“道歉?”君月有点听不懂了,偏着头看着优一郎。

“嗯,大概是可以这么说吧,”优一郎深呼一口气,抿了口果汁,“抱歉,上次天台的事。什么都不了解却在那里自说自话。”

“那是你认为对的吧?”君月难得的露出笑容,“‘为自己而活’什么的,不错的想法啊,如果可以的话,我想试试。但是现在不允许。”

“……”大概是因为妹妹的事吧?

“所以我说过了吧,我姑且记住了,当然不会是空话。”

“君月遥……是这个名字吧?我可以见见吗?”

“优君?!”与一极力拉住优一郎的手臂,让他别提出这种要求,当然对方是毫不领情。

君月稍微沉思了一下,不过只是在瞬间的动作,之后便站了起来:“可以啊。”

随后便跟着君月来到了二楼,两人在一个看似没什么特别的房间门口停住脚步。

“遥,我进来了?”

「进来吧!」

得到了回应似的,君月轻轻推开门,走到了床边。

「哥哥!啊咧……那个人是?」

“这个人啊……是我的朋友哦。”君月露出了放心的笑容。

「唉——!哥哥居然也会有朋友啊~」

君月用有点生气的语气说:“遥真过分唉,一点面子都不留啊。”虽然嘴上这么说着,但也藏不住君月从心底露出的温柔的笑意。

优一郎愕然看着面前的情形,他咽了咽口水,想要平复自己的心跳声。

想到在学校和与一谈论关于遥的事时的样子,还有不久前与一欲言又止的脸,以及刚刚被与一扯住的手臂。

他全部都明白了……纵使他心底全部都清楚现在所发生的一切,但仍旧止不住已经到嘴边的话语……

“你……在和谁说话?”

评论 ( 5 )
热度 ( 24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