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hiroAkane

wb@ShiroAkane。
↑脑洞堆积处,各种小段子会在这里放。
目前深陷狮心坑不想出来。
欢迎互fo~

© ShiroAkane | Powered by LOFTER

【终炽米优】心间的律动16

从学生会教室走出来的优一郎正巧撞见了与一。

“早乙女君?”

“啊~天音君。”与一停下脚步,看了看优一郎,“怎么从学生会出来了呢?”

“这个呀,”优一郎有点不好意思的挠挠头,“被米迦请午饭了呢。”

“唉——”与一有点惊讶,“关系很好啊,近藤君请别人吃饭我还是第一次听说呢。”

“不过,早乙女你怎么在这儿呢?”

与一眨了下眼睛,举起手机晃了晃:“在给君月君打电话。”

也是,君月今天没来,和他关系最紧密的人莫过于与一了。学生会刚好也是靠近楼层阳台最近的地方,这么一想也是情理之中。

“那,君月他怎么样了?”

“嘛,还是老样子啦。”与一有点无奈的笑了笑,“如果他能更坚强点就好了。”

“更坚强?”

“啊,哈哈,怎么说呢……”与一轻轻捏起下巴,“现在的他应该是和‘那个时候’的天音君很像吧……啊——抱歉,我没有别的意思,只是偶然和近藤同学邮件聊过天音君。”

马上察觉到优一郎表情的不自然,与一很是时宜的转移了话题:“聊天的时候能看出来近藤君对你的事很感兴趣呢。”

“唉?我的事吗?”优一郎有点意外,米迦只是同学一样和自己相处,原来私底下还是有点关注自己吗?说实话,优一郎有点不相信。要说为什么的话,自己和米迦的交集也不过是住院那几天和开学这两天而已。

“嗯,”与一笑着回应,“近藤同学说你是个很厉害的人呢。”

“唉——原来他是这么评价我的啊……”

“果然有点意外吧?不过近藤同学也好,天音同学也好,都是有自己的追求的目标一样,很让人羡慕啊。”

“啊咧,那个,早乙女难道没有自己想要做的事情吗?”

“哈哈,我的话,太普通了。或者说是普通的太过头了呢……”与一双手撑着栏杆,眺望着远处的风景。因为他们身处四楼,怎么说也是要比学校围栏要高很多的地方,轻而易举就能看到外面的风景。

“……”

顺着与一的目光,优一郎也向远处望去。

“父母健在,家庭还算和睦,从小到大平平淡淡,不过也没什么自豪的事情就是了……硬要说是波澜的话,大概就是姐姐死去的事吧。”

“姐姐?那应该会很伤心吧?毕竟是自己的亲人。”

与一摇了摇头:“说实话,不说现在,就是当时也没什么实感,大概是我和姐姐基本没见过几次面吧?”与一将手指相抵搭成塔的形状,垂下眼帘,“‘就像是听到了什么周围人尽皆知的新闻一样’这样对母亲说了,母亲也只得无奈的摇摇头,说我还太小,还不懂。参加祭奠的时候,我看着礼堂中央的那副照片很久,‘这是谁啊’这么想着。”

“……”

“天音君呢?有没有这种时候?”

优一郎瞬间瞪大眼睛,随后又沉下去,似乎是想到了什么不好的事情。他隐隐感觉左胸膛里面有些刺痛,抿了抿嘴唇。

父亲……

“大概算是有吧……”

“这样啊……”与一叹了口气,露出微笑,“真是的,我都说了什么东西啊……哈哈哈~”

“但是,感觉你现在轻松多了。”优一郎直觉面前的与一心情很好。

“嗯,确实如此。”与一站直身子,“感觉很是不可思议啊,和天音君谈话之后,卸下了包袱一样轻松啊。也难怪近藤同学会说你是个厉害的人呢~”

“这个我就当做夸奖收下了。”

“不过话说回来,如果我没猜错的话近藤同学应该是找你谈了谈心里话吧。”

“嗯,也可以这么说。”优一郎有点奇怪的看了看与一,这个瞬间感觉与一似乎知道些关于米迦的事情。

“虽然很想知道谈了些什么,”与一向楼道走去,“不过还是快回到班级吧,我想午休差不多该结束了。”

两人回到了班级。

走回座位的时候,优一郎和米迦眼神相会,抛开中午的事,优一郎还是投给了对方一个微笑:“下午好,米迦。”

对方也回以一个笑容:“下午好,优。”

坐回座位时,优一郎才发现坐在前面的筱娅一副看到了什么不可思议的东西的样子。

“优!”

“嗯?怎么了?”

“你和近藤他一直是这种对话方式吗?”

“对啊,难道很奇怪吗?”

优一郎有些看不懂筱娅的想法,不过突然想想筱娅喜欢的那些东西,优一郎突然有了危机感。

“等下,筱娅,我和米迦不是那种关系啊!”

“啊哈~”银色长发青年样子的老师拉开门就听到了优一郎的话,“天音优一郎同学,现在已经是上课了哦。”

“对不起……老师……”

老师笑着示意已经满脸通红的优一郎坐下:“没关系没关系~不过下次小声一点哦,被听到很困扰的呢。”说着,眼神移到了他身后的米迦。

“谢谢老师……”

“那,开始上课吧。”

不过另一个受害者——米迦则略有失落的看着面前这一幕。

原来是这样啊……








莫名的就写成了米→优这样的单箭头,不过优→米要慢慢培养嘛w


评论 ( 6 )
热度 ( 32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