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hiroAkane

wb@ShiroAkane。
↑脑洞堆积处,各种小段子会在这里放。
目前深陷狮心坑不想出来。
欢迎互fo~

© ShiroAkane | Powered by LOFTER

【终炽米优】剑灵paro,无肉无甜,整片无脑打斗

土门客栈门口的大漠荒无人烟,任谁都不愿久留的令人绝望的燥热地带。相比之下,土门客栈则是生意兴隆,人来人往。

优一郎望着眼前的大漠,露出了一丝微笑,仰头将葫芦里的酒一饮而尽,用袖子一抹嘴吧:“好地方呢。拜托你了啊,我最得意的作品。”

说着,优一郎敲了敲背后的法杖,用作装饰的蓝色流苏随之摆动几下,蓝色的玫瑰像是真正生长的一样,只要还有元气残留,这朵玫瑰便永不会凋谢。

将酒葫芦挂回腰间,优一郎自豪一般的拿出自己的法杖,指向面前的空地,右手五指张开,源源不断向其注入内力。

“降临吧!千魂灵妖!”

闻声,一个庞然大物从天而降,掀起尘土。优一郎则因为冲力的缘故,一屁股做到了地上。

“啊痛痛痛……”

再次望向面前的空地时,名为千魂灵妖的妖怪映入眼帘。类似于东方僵尸一般的造型,暗红色的帽子,一身墨蓝色的服饰。硬要说哪里最扎眼的话,大概就是指它额头上那张和暗色的全身形成鲜明对比的红白符咒纸了吧。

“成……成功了?!”优一郎确认之后双腿盘地坐正,之后双手举高,配合着他那对兔子耳朵,高兴地欢呼着,“太好了!”

不过很快又恢复了严肃的脸,挥舞法杖,冲着千魂灵妖发令道:“喂!妖怪!你快去给我……额……做些什么好呢……嗯?”

他意识到有点不对劲,手一拍地,面前瞬间生成一堵由藤蔓构成的墙,抵挡住了突然袭来的千魂灵妖。千魂灵妖的眼睛冲血一般通红,毫无疑问,这个由优一郎召唤的召唤兽失控了。

优一郎借藤蔓格挡千魂灵妖的这个空档,单手撑地跃起身来,立刻向后撤,与眼前的怪物拉开距离。与此同时,藤蔓被千魂灵妖撕成碎片,不过也在优一郎的计划范围内就是了。

“呼?真不像话,居然敢打主子。”

向侧面闪身躲过千魂灵妖的攻击,千魂灵妖扑了个空,但是由于体型或许庞大,站起身还需要花费一点时间。优一郎急忙摆出和召唤千魂灵妖一样的姿势,向盛开的蓝色玫瑰法杖注入内力:

“出来吧!百夜米……”

“没那个必要。”

闻声,白衣少年瞬移到千魂灵妖面前,拔出灵剑,仅凭小小的身躯便只身撩起千魂灵妖。接着向空中丢出灵剑,迅速从怀中抽出符咒纸,用食指和中指夹住胡乱挥舞,灵剑也随着他手指的舞动来回穿插游走于千魂灵妖的身体。

符咒纸和千魂灵妖一同燃烧殆尽,白衣少年接住灵剑,收剑归鞘。

“好帅气……”

“现在不是感叹这个的时候吧?”白衣少年的狼耳朵愤怒一般的竖立起来,“和你说过多少次这样做很容易失控的,受伤了该怎么办啊?”

“啊,米迦你吵死了唉。”优一郎没好气的撇着嘴,看向别处。米迦则注意到优一郎的耳朵耷拉了下来,一定是有点不太高兴了。

“好了,打起精神来。我们还没有做惯例的打招呼呢吧?”

“也是呢。”兔子耳朵再次竖立起来。

“不过,为了公平起见,我不会拔刀的哦。”

“你是在小瞧我吗,米迦?”

“不不不……”米迦赶忙摆手道,“你刚刚才召唤了那种东西的吧,体力肯定会有亏损的。”

“我会让你后悔这个决定而拔刀的,米迦。”优一郎有些骄傲的叉起腰来,“而且我可是灵族召唤师中近身格斗最好的那个哦!”

“不不不……怎么想都是在一群一被近身就完蛋的人中那个稍微好那么一点的存在吧?”

“吵死了!”

两人同时撤出,优一郎率先发动攻击,法杖一挥,无数的板栗球从天而降。米迦握紧剑鞘,右脚轻踏地旋转,同时挥舞剑鞘,击飞了板栗球。

与此同时,优一郎早就离开了原来的位置出现在米迦身侧不远处,召唤着数条藤蔓向米迦袭来。

由于没有拔剑,米迦不能斩断藤蔓,不过将计就计,他跃上藤蔓,沿着一路疾步到了优一郎面前。优一郎有些惊讶,想要用法杖格挡时,米迦的剑鞘早就指向他的喉咙。

“到此为止了,小优。”

面前的优一郎却鬼魅一笑,然后就如同刚才的千魂灵妖一样浑身燃烧殆尽。

这是优的召唤兽?!

米迦暗骂一声,随后才感受到身后那近在咫尺的杀气。

他拔出剑,刚好格挡住千魂灵妖袭来的爪子,另一只爪子也毫不犹豫的指向米迦的头。米迦放空千魂灵妖的爪子,侧身险些躲过千魂灵妖另一只爪子,接着转身挥舞灵剑拦腰斩断千魂灵妖。然后反手握住灵剑,用附上雷电的剑刃由下至上劈断千魂灵妖。

不过还没完,接着就在刚刚米迦和召唤兽优一郎以及千魂灵妖周旋的空挡,优一郎早就在四周布下藤蔓,数条藤蔓从四面八方向米迦袭来。米迦不慌不忙闪身躲避了几条,然后用五段斩瞬间斩断藤条,最后一根被斩断的藤蔓则是最接近优一郎的一根。

优一郎一撤步,在刚刚他身处的位置长出了长相凶恶的食人花,张牙舞爪的想要吞噬米迦一样。

“不过这次真的到此为止了哦,小优。”

刚才还在面前的米迦已经来到了优一郎身后,左手搂住优一郎的腰,右手则用灵剑抵住优一郎的喉咙。

“唔……唉……我投降我投降,真是怎么都赢不了你啊。”

优一郎没辙一样的双手举过头顶,米迦这才收起剑,满意的点点头。

“不过你啊,刚刚那个千魂灵妖真的伤到我可怎么办啊?”

“你才是啊!”优一郎用法杖轻轻戳了下米迦的头,“刚才还拿剑抵着我喉咙的人可没资格说这种话!”

“还不是你耍阴招在先?”

“哈?拼体力我根本拼不过你好吗?”

“嘁,说的跟比别的就能比过我一样!”

“那来啊!刚好客栈就在不远处!”

“来就来!”

米迦和优一郎两人愤愤的来到了土门客栈,同时一拍桌子,异口同声道:

“小二!上酒!”

“唉!”

“啊啦啦~两人还真是一如既往地活跃呢。”

“真昼掌柜啊……许久不见。”米迦收起和优一郎置气的语气,有些恭敬的向真昼问候。

自古以来灵族就凌驾于人族数倍,按照这样说起来,应当是真昼这边阿谀奉承还来不及,更不用说如此毕恭毕敬的问候了。

当然这样归功于小时候气势凌人的米迦没大没小的挑衅真昼而被对方暴揍一顿留下的阴影罢了。

“哎哟哟,和小时候比起来稳重多了嘛,米迦尔。”

“不敢当不敢当,掌柜的才是,别来无恙啊。”

真昼一合扇子,道:“这样吧,米迦尔。如果能打赢我,那今天你们两个酒水全免,如何?”

真昼掌柜你只是没人陪打感觉无聊吧?!

看似店小二和优一郎是一样的想法,但还是知趣的把一楼的椅子桌子都挪开。店里的人无一例外的围在了门口以及二楼过道,都雀跃的想要看看掌柜的身手以及能被掌柜的看上的对手的这位灵族少年究竟会如何应对。

“掌柜的,您这可算是强人所难啊。”米迦苦笑,只是酒水钱就能躲过杀身之祸什么的,如此划算的事情米迦还是不傻的。

“哎呀,难道嫌条件还不够好吗?”真昼一笑,道,“那就再追加一条吧,我这里有把耀光·无形……”

说着,小二呈上了橙色刀身的细剑。红色焰火环绕于剑身,真昼握住剑柄,举起来:“怎么样?赢了我,它就归你了。”

围观的人都发出惊叹,所有的目光都集中在这把剑身上。虽比不上当下各路宗师的佩剑,但对于这些人来说,这把剑就算花上一辈子的钱也不可能得到。眼下却公然出现,当然会多看两眼,以饱眼福。

“乐意至极,掌柜的。”米迦有点兴奋起来,狼尾巴略微卷曲,它的主人自然是绷紧了神经,握住剑柄,“不过,还望掌柜的手下留点情啊。”

“灵族希望人族手下留情吗?”

“哈哈,说的也是。”

话毕,两人同时跃起到半空,银白色和橙色的剑光相撞,发出响声。

接着,米迦迅速挥出半月形剑影却只是斩断了真昼的残像。

“要更认真点才行哦,米迦尔。”

背后一掌,米迦顺势坠向地面。但是在空中,米迦转过身来,挡住真昼从上之下的斩击,直到坠到地面的前一秒,他双手挥剑放空真昼的剑,向侧面翻滚,在翻滚的途中沿路躲避真昼放出的由飓风形成的剑,然后拉开两人的距离。

“掌柜的,您这样欺负人真的好吗?”

“啊啦啦~人灵不同哦?而且你不是全都躲开了嘛~”

“总感觉被您小看了一样,”米迦右手握剑,左手挡在前面,摆好架势,“您根本就没有使出您的力量吧。”

不是疑问,而是陈述句。

要说起天才这个词,比起米迦倒更适合用来形容真昼。天资聪颖并且拥有倾国倾城的美貌,任谁都会以为她应该会用自己的力量改变些什么,也就任谁都没有想到这样的人竟然在这种地方开个小酒馆悠闲享乐。

当然在座的没人知道这些事就是了。

“嗯。”真昼笑着,“如你所说,我确实没有使出力量哦。”

“您还真是一如既往地强的很怪物一样呢!”

“啊啦~要放弃了?”

“有点。”米迦如是说。没有用任何力量单纯的剑技以及体术就能轻而易举的让自己败下阵来,要是真的让她使出力量岂不就……

米迦不敢再多想,有点泄气的握住剑,但依旧留恋的望着真昼手中的剑。

“那可不行哦,”真昼有点苦恼的用食指抵住下巴,“这可怎么办啊……啊,对了!”

“?”

“如果让我使出力量就算你赢,如何?”

“掌柜的还真是一如既往地自信啊,”米迦叹了口气,依旧不放下准备的架势,“就那么想让人来陪您活动活动筋骨吗?”

“嗯。”真昼也稍微认真起来的将剑横于身前。

“那我就不客气了!”

说完,米迦唤出四把飞燕剑,逐一冲向真昼,真昼也逐个击破,侧身用左手握住米迦握剑直线攻击的右手,一转身,用刀柄轻触米迦后颈,示意他这里会被攻击。

接着松开手,本来背对着的两人同时转身,借脚蹬地,在大厅中央,两剑相碰。

“呛——”

僵持了不到一秒,两人同时退开,握剑相向。

接着米迦再次攻击,真昼则横剑格挡,米迦举剑想要劈下去时,真昼依旧握剑想要格挡住,在这个空档,米迦闪身到真昼背后,撩起真昼。

刚刚完全被米迦的假动作忽悠住了!

预见到米迦下次攻击可能会伤到自己,真昼立马召唤出护卫灵剑环绕于身。米迦用符咒纸控制的灵剑被护卫灵反弹掉落到地上。真昼则半蹲下身子作为缓冲落到地上,然后站起身来,收剑归鞘。

“你赢了,百夜米迦尔。”

周围人一阵欢呼,虽然不太公平,不过换做是在场的人也不一定能够让真昼使出力量。但是这个不知名的灵族少年却做到了,也让在座的各位真正的大饱眼福。

接着真昼上前亲手将耀光·无形交给米迦,接着她俯身在米迦耳边轻语道:“别为了复仇太蒙蔽了双眼,洪门可就只剩你们两个了。”

米迦下意识望了望优一郎的方向,道:

“谨记于心。”






狼米×兔优,感觉超级萌的!大概的设定是优和米迦两个人是洪门最后的弟子了。优是召唤师,不过和游戏中召唤师的设定有不同,召唤需要耗费体力,所以一天只能召唤三到四次大型生物。米迦则是灵剑士,真昼相当于秋湘玉,感觉游戏中也是,秋湘玉是那种深藏不露的感觉。不过游戏中秋湘玉是拳师,而这里真昼是剑士……要问为啥的话……我没玩过拳师【坦白】_(:з)∠)_

以上。一整片的打斗真心写着很爽啊!


评论 ( 8 )
热度 ( 22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