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hiroAkane

wb@ShiroAkane。
↑脑洞堆积处,各种小段子会在这里放。
目前深陷狮心坑不想出来。
欢迎互fo~

© ShiroAkane | Powered by LOFTER

【终炽米优】心间的律动8

虽然这么坚定的出来了……

“楼梯在哪里来着……?”

优一郎使劲儿揉着脑袋,“啊啊啊啊,真是服了自己了!!”

“干什么呢优?”

“啊?”优一郎朝后一扭头,看到了个再熟悉不过的人,“是你啊!笨蛋红莲!”

“笨蛋的是你吧!”红莲翻了个白眼,然后轻咳了两声,“于是,你这是要去哪儿?现在不应该是在阶梯教室听校长讲话吗?”

“我有点事……对了,去楼顶的话,楼梯在哪儿?”

“楼梯的话……哦?”红莲话刚到一半,然后发觉了什么一样的笑了笑,“莫非是,你迷路了?”

“咳……怎怎怎怎么可能啦?我知道的哦!!不就是那边嘛对不对?”说着随手指了个角落。

“完全相反。”红莲发现了新的嘲笑话题一样的表情,虽然平时也有在嘲笑就是了,“还真是弱啊,笨蛋优。”

“哼,别让我捉到你把柄笨蛋红莲!!!”

朝着刚才自己手指的相反方向,像是逃离红莲视线一样的狂奔离开。

“呀,是红莲吗?”花依小百合看着逃走的优一郎,慢慢的走到了红莲后面,“真罕见呢,居然来了学校。”

“啊,小百合啊。”红莲转过身来,“那家伙去楼顶做什么你知道吗?”

“他和我说的是去厕所哦。”花依小百合笑着向红莲说道。

“哦?”

“我想,近藤同学和君月同学应该在楼顶。”

“君月……发生了什么吗?”红莲问道。

“惯例的闹了点小别扭,”小百合顿了顿,继续说道,“不过大家都已经不小了,我想他们应该可以自己处理吧,说不定会更好。”

“你还真是个当老师的料儿啊,小百合。”

“这是夸奖吗?”

“事实而已。”

小百合话题一转:“不过我听小雪说了哦,红莲你捡了个孩子,难不成就是天音同学吗?”

“啊啊……”

“你是小孩子吗?”小百合轻笑道。

“我已经是第二次听到这话了。”

“哎哎?!”

“所以我的回答是:要你管!”红莲没好气的提高了音量。

“哎哎哎~因为问这个,我被讨厌了吗?”

“……没有。只不过是闲得无聊出来逛逛而已。还有……”

小百合歪了歪头,发出了个单音节的疑问词。

红莲温柔的摸了摸小百合的脑袋:“照顾那家伙就拜托给你了。”

“嗯,放心交给我吧。”

红莲满意的点了点头,接着转身离开。

果然自己依旧无法放弃对于红莲的感情,不过对方也是知道吧。

『红莲,我……我真的……很喜欢你。』

『啊啊……』

『所以你……你对我……』

『……对不起,我……』

『那,你是讨厌我吗?』

『……不』

『……这样啊。』

『嗯……』

如此简单的,被拒绝了……

自己选择了拼命学习,考上了和红莲不同的大学,更加努力的为了自己的未来而拼搏想借此来忘却红莲。

结果当然是适得其反。

不过那时的小百合认为自己全部放下了,何必呢?仅仅为了个单相思而已。

大概是上天为了惩罚自己不敢面对自己的真实感情吧,她和红莲又一次相遇了。

不过再次相遇的他已经是成家了,和青梅竹马的真昼相比,自己当然是没有任何竞争力。

或者说,小百合希望的就是如此。

大概到现在也是……红莲非常的幸福吧……

这就足够了。

即使得不到,那也没关系,你幸福的话,我也就知足了。

就是如此容易满足的女孩子啊,从你那天说“不讨厌我”开始,我就知道了,这就是我最后的结果。

小百合大大的叹了口气,都已经是大人了,还在斤斤计较这些事,真是没用。

她嘴角微微的上扬,摸了摸自己的头发。

“拜托了我……吗……”





此时的优一郎顺着楼梯一路向上,来到了通往楼顶的小型空间。

“所以,你是为了什么呢?”

“……”

“为了你那个引以为傲的自尊吗?君月同学。”

“是啊,你让我很没面子啊,近藤。”

“很明显不是的。”

优一郎透过窗户看到正对峙的两人,不过看样子是没有打起来的感觉,优一郎吁了口气。

士方显得有点不耐烦:“废话还真多啊,近藤。”

但是米迦却丝毫没有让步,于是士方的话,继续说道:“为了妹妹而努力得到的奖学金,即使只有成绩,别的老师也只能没办法而只能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什么为了自尊,只是不想被别人否定吧?君月士方。”

“……”

“不过我也听说了,你的妹妹似乎是因为你的缘故而得病的吧?”

“……”

“是因为你那天生的……”

“够了……”士方放下了拳头,苦笑着用手摘掉了自己的眼镜,“所以我才觉得你这个人很烦呐……我是个罪人,所以,我想为了妹妹去做些什么……怎么,你开始同情我了?”

“没有。”士方有点吃惊的看着米迦,顿了顿,米迦再次开口,“但是我说的没错吧?”

“是啊,全部都没错。那又怎样?”士方轻哼了一声,似乎抹去了眼角的什么东西一样,然后重新戴上眼镜,“那又能怎样?仅凭你在这儿跟我说这些话,情况就能有所改变吗?”

“……”

两人沉默了许久,空气都变得冰冷了。不过片刻之后,一个声音打破了这冰冷的空气。

“你,就那么害怕被别人接近吗?”

这声音并非米迦,更不是士方。

“抱歉啊,偷听了你们两个的话。”优一郎推开门,走了出来,“不过大概我也有点理解了。”

“天音?!什么时候……”

“与那无关。”优一郎在米迦身边停下了脚步,“不过你啊,就那么讨厌被别人接近吗?”

“……接近了又会怎样?只不过会让人感觉我太过可怜罢了,然后呢?四处宣扬,博得别人同情吗?同情那种东西……”

“我也讨厌,那种被同情的感觉。”米迦听了优一郎的话,饶有兴趣的看了看身边的黑发少年。

“我以前也过着为了别人而活的生活,然后我得到的结果,大概是你想象不到的吧……那个时候,真的有种人生已经没什么意义了的想法……自认为得到过的、拥有过的、自己努力争取的东西,在那天全部都化为了泡影,甚至都不想再去回忆……”

“天音君……”米迦有些担忧的看着声音逐渐弱下去的优一郎,优一郎摆了摆手,重新抬起头来。

“不过现在的我,还是好好的站在这里不是吗?”优一郎自信的轻捶了下自己的左胸,“但是现在的我,不为了任何人而活着,而是为了我自己。”

“你是让我抛弃妹妹吗?”

“我可没有说这种话,”优一郎重新插起口袋,“只是别在为了你妹妹的路上迷失了自己的目标啊。有的时候,人啊,自私一点也不是坏事。”

“呵,还真是自以为是的话。”士方走到优一郎身边,拍了下他的肩膀,“这些话,我姑且先记下了。”

“这还真是谢谢了。”

“哦?是吗……”士方拉开门,没有回头,只是稍微停了下脚步,“不过,你还真是个有趣的人啊,天音优一郎。”

随后便消失在了楼顶。

米迦有点过意不去的表情冲优一郎道:“刚刚那些是……”

“啊啊,没什么的啦,不提我都快忘记了。”

“但是天音君,你……为什么会这么坚强呢?”

想起来了,医院红莲和自己说的那些话,眼前的米迦也在场。

“谁知道呢?”优一郎投给米迦一个微笑,“倒是你啊,整天板着个脸的样子,难怪会让人觉得火大呢。”

“这种感觉……吗?”米迦低着头,手指有意无意的卷着柔软的金发。

“就像在医院见到你那样,笑起来会更好哦。”

米迦看着面前的少年,对方露出个犹如太阳般的大大的笑容。

说实在的,感觉这家伙有点傻……

但是这种放松的感觉,还是第一次。

米迦也投以一个微笑:“谢谢你。”







终于让这俩人有点和谐的交集了←给小伙伴儿看过之后是这种感觉,原来是这种感觉的嘛?


评论 ( 3 )
热度 ( 2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