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hiroAkane

wb@ShiroAkane。
↑脑洞堆积处,各种小段子会在这里放。
目前深陷狮心坑不想出来。
欢迎互fo~

© ShiroAkane | Powered by LOFTER

【终炽米优复健微随笔】关于看到了受委屈而逃回家的小优的事

今天学生会意外的清闲,米迦就回来了。

那之后问过优一郎同班同学,金发双马尾的少女告诉他优一郎一放学就拎起书包跑出去了。大概会比自己早到家吧?

“我回来了。”

没有回应。

显然不是米迦所想的那样。米迦有点担心,一个劲的打电话给优一郎。但是电话一直不通。

去找找看吧,这样想着,米迦走出房间。

“叮铃——”的声音响起来,接着是愤愤的把拖鞋丢到地上的声音。

“欢迎回来,小优……”米迦走向玄关,看到了优一郎的样子,“你的脸,还有身上……发生了什么吗?”

眼前的优一郎,右脸有几处小刀伤,嘴角还有淡淡血迹,身上的制服也破烂不堪,尤其是右手,布料已经被撕扯的没有一点衣服的样子。不过,看优一郎的样子则是一副根本不服气的样子,用大拇指擦过嘴角的血,看向别处,根本不和米迦的视线对上。

“优……”

“我没事。”接着摔门进到房间,“我不出去的话就不要进来!”

如此这样说着。

不用说,肯定是打架去了。

优一郎那种性格米迦再熟悉不过,好说好话的话还可以接受;一旦硬碰硬,非碰个你死我活誓不罢休。

不过回来就好了,大概也饿了吧。

米迦简单的料理了些饭菜,尽可能的想让优一郎快些吃饭。

端出饭菜:“小优,出来吃饭了!”

“我不吃,你自己吃吧。”

声音很微弱,受了欺负一样的口气,不用想,马上就能知道房间里面优一郎的样子。

“真不让人省心。”

米迦悄悄地走进房间,但是一个不小心碰到了什么东西,由于没有开灯,米迦只能摸黑走,碰到东西也是在所难免。

米迦索性打开了灯。

“都说了不让你进来了。”

坐在床上面对着墙壁抱着枕头的优一郎抽泣着说,尽可能快速的用手擦去脸上的泪痕,“你这家伙还是……”

还没等他说完,米迦从背后抱住了他。

“想哭就哭出来吧。”

优一郎紧紧咬着下嘴唇,可是眼泪却不受控制一样的“啪嗒啪嗒”的滴落下来。

感觉到米迦稍微松开的手,优一郎轻轻的揪住了他的袖子:

“米迦……”

“嗯?”

优一郎没再说话,只是慢慢的转过身来,低着头,不看米迦的脸。

接着把自己的头埋到了米迦怀里,米迦先是一惊,然后坐在床上抱住了怀里的人。

“小优的话,在我怀里哭多久都没问题哦。”

边说边抚摸着优一郎蓬松的黑发。

“但是,下次可不能这么做了。”

“……”

“小优受伤,我会担心的。”

“……”

如此这般苦口婆心的说教,如果是往常优一郎早就会听烦了一样的闹别扭不和自己在一块。

可是今天却意外的安静,抽泣了一会后便没有什么动静了。

看着优一郎平稳呼吸的安静样子。

睡着了啊……

米迦苦笑,自己都不知道什么时候被放置在一边了。

尽量小的动静把枕头放好,把优一郎放在床上,可是米迦发现自己的衣服已经被优一郎从后面紧紧抓住。

真没辙……

米迦小心翼翼的躺在优一郎旁边。

就这样也不错……






》》》








优一郎清醒过来,感觉眼睛有些酸疼。

大概是昨天哭了半天的缘故吧……

这样想着,优一郎揉了揉眼睛,坐起身子。

“米、米迦?!”

“嗯……?”米迦被优一郎吵醒,用粘腻的声音回应,“啊……小优吗?已经没事了吗?”

“什什什什什么有事没事的啊?!”优一郎看了看自己松松垮垮的衬衫,还有米迦背后褶皱的衣服,“你你你你你昨天……到底对我……做、做了什么啊?!”

“唉~”米迦坐起身子,无辜的看着优一郎“小优昨天可是超主动的哟,跟我一点关系都没有哦~”

“呜……”优一郎双手捂住通红的脸,“昨天做了什么啊……我……”

“嗯?”

“什么都没有!”接着优一郎抓起书包和制服,“我、我去学校了……”

接着仓皇逃离了房间。

耳根都红了啊……

说起来,今天应该是周末吧?

米迦笑了笑。











感觉要死要死的_(:з)∠)_不过码了点米优感觉精神好多了www可是身体还是想各种休息,让我死在床上吧←这种感觉。稍微调了调课程安排,大概可以时不时的更小段子w于是今天依旧很短。


评论 ( 3 )
热度 ( 6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