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hiroAkane

wb@ShiroAkane。
↑脑洞堆积处,各种小段子会在这里放。
目前深陷狮心坑不想出来。
欢迎互fo~

© ShiroAkane | Powered by LOFTER

【终炽米优】心间的律动3

优一郎虽然口气上很颤抖,但是意外的身子站的很直。

一旁的红莲不禁笑了笑:

“那么优一郎,你离家出走的理由呢?”

“……对不起,我不是很想说。”

“是吗……”

一时间,气氛非常冷。

“如果你不想说的话也没关系,等到你想说的时候再说吧,毕竟刚刚出来,不是很想回忆起这些东西的吧?”

真昼温和的话语填补上了这段空隙。

终究是外人,被强行拉进来只会让自己更受伤。

相对的自己对于他们来说也是外人,一家四口温馨甜蜜的场景不禁让他的心隐隐作痛。

“多谢款待。”晚饭后,优一郎这样对一濑一家说道,“我觉得我是时候回家了,爸爸妈妈也应该等着急了吧。”

“已经没关系了吗?”真昼有些担心的皱着眉头问,“再呆一段时间也是可以的哦。”

“不用了,谢谢你们。” 优一郎深深地鞠了一躬。

红莲看着优一郎,相比小茜和筱娅以及真昼的有些不舍得,他则是平静许多。

“哦对了,你的箱子在书房。”

道谢过后,优一郎向书房走去。

优一郎感觉心有些痛,感觉呼吸有些困难……

撒了谎的缘故吗?真难受……

这么想着,优一郎胸口就越来越痛。

“呜……嘶……”

紧紧的捂着胸口的优一郎不自觉的抽吸着凉气,可越是这么做,胸口的压迫感和疼痛就愈来愈明显。

“咚!”

重物砸到地面的声音传入了红莲的耳朵,红莲感觉声音是从书房传过来的。

不好!

不仅是他这么想着冲去了书房,其他三人也无一例外的跟着他一起到了书房,打开门,优一郎正躺在地上,表情非常痛苦。

“快去叫救护车!”红莲边吩咐着边一把将优一郎抱了起来。

“身体哪里不舒服吗?”红莲口气有些焦急,优一郎一个劲儿的捂着胸口,“胸口吗?”

晚上乘坐电梯的人非常多,一濑家所在的楼层也比较高。

暗骂了一声混蛋的红莲抱着优一郎直接从楼梯一路跑到了一楼。

救护车刚好赶到,红莲带着优一郎上了车。

“您是病人的家属吗?”

“熟人而已。”

其实并不熟,但如果不这么说的话自己就会被当成可疑的人什么的红莲可吃不消。

仅仅半天,按照红莲现在所知道的所有,眼前这个天音优一郎刚才晚饭后所说的话,没错,全部都是说谎。

虽然不知道他因为什么而说谎,但是八成和他父母有关是没跑的。

胸口疼痛,毫无疑问是心脏出了毛病,放着这么个心脏病人在外面不管,怎么想也不是当父母的能做出来的事情。

不过自己在这里瞎想也无济于事,等到这孩子醒过来慢慢问他吧。

下意识的红莲摸了摸优一郎的头。

“如果没事就好了。”

红莲有些惊讶的看着医生,医生慢慢的摘下口罩,露出了再熟悉不过的笑容。

“好久不见啊,红莲。”

“什么啊,是时雨啊。”红莲苦笑,“说一声就好吗。”

“于是,”时雨看了看优一郎,“这孩子真是你熟人吗?”

“啊……大概吧,我捡来的。”

“你是小孩吗?什么都捡。”

“要你管!”红莲没好气的说,“不过这孩子大概是心脏病吧,刚才突然胸口疼到昏迷。”

“嗯。应该是……”

几句谈话,就来到了医院。

时雨一扫刚才轻松的样子,立刻紧张的和她的同事一同推着病床直奔抢救室。

坐在抢救室外的红莲微微皱着眉头。

自己在担心优一郎的病情,有点荒谬。

但是这孩子,没法让自己不去担心。至少红莲是这么认为的。

“小优他怎么样了?”

刚到的真昼气喘吁吁的说。

“还不清楚,在抢救室呢。”红莲示意真昼坐在旁边,“小茜和筱娅呢?”

“我让她们去睡了,不用担心。”真昼会意的坐在了红莲身旁,“不过,不知道为什么,我感觉放不下优一郎这孩子。”

“我也一样。”

抢救灯蒙上了一层灰暗,时雨从抢救室出来。

真昼迫不及待的问:“小雪小雪,小优他怎么样了?”

“已经没什么事了,大概休息几天就可以随便活动了。”

“太好了……”真昼松了口气。

“不过还是小心为好。”时雨认真的对真昼和红莲说,“心脏病可是非常需要爱护的,好好看着可能一辈子都没什么,如果受到太大的打击可能会让病情严重。”

“嗯,我们会小心的。”红莲察觉到真昼的担心。

这家伙,还真是喜欢小优啊……











真昼超级喜欢小优!是那种对于孩子的喜欢!感觉真昼的话应该特别能为别人着想,原作为了不让筱娅成为试验品而背叛了柊家真的是超级感动……【虽然更大一部分是为了红莲】红莲也是[我捡到儿子了!]←这种感觉,所以两个人才放不下小优吧w


评论 ( 2 )
热度 ( 37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