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hiroAkane

wb@ShiroAkane。
↑脑洞堆积处,各种小段子会在这里放。
目前深陷狮心坑不想出来。
欢迎互fo~

© ShiroAkane | Powered by LOFTER

【终炽米优】心间的律动1

#上次的短片之后看完评论就来了的脑洞#

#现代paro#

#依旧病弱优的设定#

#尽可能的甜#

#但是不会有肉的#

#我其实又想开坑了[小小声]#





十五岁的天音优一郎,正处于花季。

父母自他小的时候起就不停的吵架,有热心的邻居一开始听到优一郎的哭声心疼的很,便去劝劝这对夫妇。

大概是因为过意不去,天音一家搬家很多次。

优一郎渐渐长大,也不太能看惯父母的做法,便会出口阻拦。

“你个小屁孩儿关你什么事!滚一边去!”

父亲每次都会这样指责着优一郎,明明他什么错都没有。

不过今天,母亲已经将离婚协议书拍在了父亲的面前。

很意外的,父亲抬眼看了看优一郎,似乎是希望他可以挽留一下自己和他母亲。

令他失望的是,优一郎只是在自己房间里收拾东西,甚至连回应的视线都不曾传来。

“离婚可以,孩子归我。”

“没那个必要。”优一郎从房间走出来,对着父亲说,“我不会跟你们两个任何一人,我自己可以生活。”

父亲的表情像是天塌了一样,接着紧紧捂住胸口,从椅子上侧身摔倒在了地上。

“你怎么了!!难道……优,快去打电话给急救车!你爸他心脏病犯了!!”

快速拨通电话,反应了情况,放下手机的优一郎楞楞的现在原地。

没过几分钟,救护车来到了他家楼下。

只是二层,所以救援变得轻松了许多,将父亲送到医院,优一郎和母亲在病房门口等待着。

抢救中的红灯瞬间暗了下来,与此同时,医生从抢救室走出来 :“你们谁是患者家属?”

“我,我是他儿子。”优一郎也看出来母亲不想承认,于是主动站出来,“我爸他,怎么样了?”

“很不幸,我们已经尽力而为了。”

“ 是吗……那谢谢您。”

优一郎回到家里时,母亲没有在家里。

大概是已经回去了。

拿起离婚协议书,财产归母亲,房子归父亲。

不过这东西已经不需要了吧?

没过几天卖掉了房子,得到了不少的钱款的优一郎拉着拉杆箱,拖着沉重的身子走在街上……

一整天,他都在为寻找出租房而东奔西跑,结果都是被拒之门外。

大概……自己当时如果劝阻一下会怎么样呢?

优一郎不由得试想了一下,结果是被现实拉了回来。

第一次,他没有劝阻他们,而他们,也就真的永远的离开了优一郎。

优一郎靠着墙大口大口的喘着粗气,浑身发热,手也开始使不上力气,他顺着墙滑下坐到了地上。

大概自己也就快这么结束了吧……

他受够了,这种无聊的世界,父亲去世,母亲抛弃自己,孤身一人,无依无靠。

外人想来是轻松许多,而对于优一郎来说,取代这些轻松的,便是这种想要赴死的冲动……

大概闭上眼睛一段时间,自己睡着了,身旁的拉杆箱会被人拿走吧?

希望是被有所需求的人拿到就好了。

然后自己呢?可能会过上流浪的日子也说不定,到最后大概也会被饿死或是怎样吧?

优一郎闭着眼睛,微微勾起嘴角……

真是受够了。

放逐意识的流逝……


评论 ( 6 )
热度 ( 47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