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hiroAkane

wb@ShiroAkane。
↑脑洞堆积处,各种小段子会在这里放。
目前深陷狮心坑不想出来。
欢迎互fo~

© ShiroAkane | Powered by LOFTER

终结的炽天使【米优同人/微随笔15】

“什么嘛... ...到头来,你还是想起来了啊... ...”

米迦冷嘲自己一样的笑了,眼神分明充满了失望。

“所以呢?知道了真相,你想杀了我吗?小优。”

“你为什么要这么做?”优一郎故作镇定的发问,拳头捏的更紧了。虽然他还不太清楚‘那一天’的事,不过也猜个八九不离十了,大概也理解了无论是米迦本人还是在心中重生的阿朱罗丸为何阻止自己恢复记忆。

不过既然已经走到了这一步,那便无法回头了。

“为什么?这不是明摆着的吗?”米迦摊了摊手,“那些人类的那些欺人的嘴脸我非常讨厌。”

“什...  ...”

“我觉得我没有做错任何事情。”米迦平静了下来对优一郎说。

“无论是杀了你的同伴、摧毁了人类引以为傲的实验还是现在将他们囚禁在这里,”米迦指了指身后的地牢入口,“全部全部全部全部全部全部!... ...都是他们自找的哟... ...”

“这算什么啊... ...”

“嗯?”

“那你,和那些吸血鬼有什么区别?”优一郎慢慢抬起头,哭得像个泪人,“你... ...你这还算是人类吗?”

“当然不是。”米迦干脆的回答。

优一郎受到打击一般的双膝跪到地上 : “那... ...我在努力些什么... ...我应该做什么... ...”

“从小优跑掉的那天开始,我就已经不是人类了。”米迦缓慢地说,“但是为了小优,我什么都会做的哦!因为你是我最重要的家人啊。”

米迦附身抱住优一郎,察觉到了优一郎身后似乎有什么,反射性的向后一跳。

优一郎擦干眼泪,将太刀横在身前 : “无法原谅。”

太刀的刀身被黑色物质吞噬,刀刃处映出翠绿色。

米迦马上意识到了: 鬼咒?!

不应该消失了的吗?究竟是什么时候又... ...

优一郎已经起身,双手紧握住太刀。米迦也召唤出了玻璃一般的长剑。

“米迦你让开,我要去救那些人。”

“如果我说不呢?”

“那就在这里,打倒你。”

看来唯有一战了,但是又不能伤害到他,该怎么做?

“剑哟,饮吾之血。”

接着,从剑身长出的滕蔓紧紧包裹并刺穿米迦的手腕。整个剑身被注入鲜红,并且红色在不断加深。

“... ...”

随后两人默契一般的同时冲向彼此。

“呛——”刀剑相碰撞发出的声音,僵持之时,米迦才感受到优一郎那种复杂的愤怒。无奈、失望、同时又悔恨和不舍。

借力用长剑推开优一郎的太刀,米迦不想伤害他。

“听着,小优。我现在不想... ...”

优一郎向后撤退几步之后重整姿态,边怒吼着“吵死了!!!”边冲向米迦。

踏地跃起到半空,优一郎从上至下劈向米迦,米迦本应站立的那个地方却转瞬间消失不见了。

不好!

优一郎反应过来,让自己加速坠向地面,接着翻滚了好远才停下来回望刚刚身处的地方。

米迦轻轻落地,优雅的瞥向优一郎的方向:

“这可不行哦,小优。你说过了吧?我们是家人,怎么能刀剑相向呢?”

“... ...”

“呐,优。”米迦缓缓走来,“来,和我一起回去吧,停止这无聊的... ...”

“我是人类。”优一郎站起身来,“而你,是吸血鬼——人类的敌人。”

“是吗... ...”米迦停下脚步,“那为什么,你一点都不愤怒呢?”

不,现在的优一郎愤怒极了,恨不得把眼前所有的东西全部破坏的愤怒。

但是他知道自己不能这么做,心中的鬼已然复生,自己稍有不慎就会变成食人鬼。

“米迦你才是。明明是讨厌吸血鬼的吧?为什么还要跟我对峙?放我过去,去救那些人,即使你是吸血鬼,人们也不会怪罪你的。”

“呵,”米迦轻笑了一声,“身体被人类搞成这个样子的小优啊,为什么在这里帮助那些人说话才是我百思不得其解的呢。”

“... ...”

“看你的样子,根本还是被那些人类蒙在鼓里啊。”

“... ...为什么这么说?”

“你大概不知道吧?人类那丑陋的计划——”米迦顿了顿,“长话短说就是,杀死有特殊能力的孩子的父母,将这些孩子集中起来的实验。”

“... ...”

“这就是百夜教所建成的孤儿院的真实目的。”米迦平静的向优一郎说出事实。

“那又怎么样?”优一郎紧紧的盯着身前的地面,“这是... ...没办法的事啊... ...”

优一郎知道自己现在的语气是多么的无助,但是他不能放弃。

“现在的我们当然无法改变了,因为这全然既成事实了。”米迦收起长剑,“但是我们不能再这样被利用了不是吗?为了死去的大家也好,为了我们自己也罢... ...”

“那又能怎样?!”优一郎几乎是吼了出来,“因为要打倒吸血鬼啊!牺牲什么的... ...一早不就是决定好的?”

“那为什么你在哭啊,小优。”米迦笑着说,“那一天,人类明明已经大败准备撤退缓兵了,可是小优说了哦?”

“我... ...?”

“是啊,那时候,小优可是死活舍不得我,向你的队友说: ‘米迦还在那边,我要救出他。他是我的家人’哦?”

“我... ...”

“所以说——”米迦收起海蓝色的双眸,取而代之的是血红色的眼睛,他紧盯着优一郎,“如果我是杀人犯的话,小优你的手又怎么解释呢?”

“... ...”

米迦补充说 : “是助纣为虐哟,小优。”












大概的那一天的故事就是 : 原本撤退就安然无恙可是优却执意要带走米迦而导致的全灭。虽然表面上米迦是凶手,可实际上优的意愿才导致这些发生的——换句话说就是小优亲自将自己的同伴拱手送给吸血鬼。这也就是为什么克鲁鲁说 “这两个人已经没用了” 但是还是没有灭减这两人的原因了,怎么说也是有恩在先。虽然身为优厨,可是我觉得无论动画还是漫画,优肯定需要这样的经历或者说是教训,在这过后究竟是生是灭就要看优的觉悟了。

评论 ( 2 )
热度 ( 3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