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hiroAkane

wb@ShiroAkane。
↑脑洞堆积处,各种小段子会在这里放。
目前深陷狮心坑不想出来。
欢迎互fo~

© ShiroAkane | Powered by LOFTER

【终炽米优】保健室一二事

#保健室play#

#体弱优的设定#

#没肉只有汤_(:з)∠)_素食主义万岁!#

#正文走起#








》》》









啊... ...夏天可真是有够热啊... ...

体育课。刚测试完一千米的优一郎直接躺到了地上,闭着眼睛也能感受到当头烈日的炎热。

“近藤米迦尔,3分24秒,很完美的满分。”

老师自豪一般的念出米迦的名字和成绩,对于老师来说米迦是个完美的学生。

优一郎微微的睁眼瞥了一眼终点方向,米迦正半弯着腰双手扶着膝盖大口大口喘着粗气。大概是拼了命的吧?毕竟这个测试在这个学期至关重要。

不过怎么说这也太强了吧?优一郎再想想自己的成绩... ...

整整4分半,刚及格的分数,却用尽了优一郎的所有力气。

“好丢人... ...”

小声念叨着,优一郎重新闭上眼,把胳膊压在额头上。胳膊意外的凉,很好的平衡掉了额头的热量。

“呀,小优。”调皮的语气,不用看都知道肯定是米迦了,“刚跑完就躺下可不好啊。”

说着,米迦握住了优一郎的胳膊把他拉了起来。

优一郎没有抗拒,借着米迦的手站起身来。

刚站起来,一阵头晕目眩... ...

“小优你没事儿吧?”米迦紧紧托着优一郎的胳膊,防止他重心不稳再跌倒到地上。

片刻过后,优一郎甩了甩头: “我没事。”

“小优要小心一点啊,毕竟这幅身子... ...”

“我知道。”优一郎松开米迦的手,“只不过有点晕而已啦,没什么事的。”

“不提这个了,”米迦感觉到了优一郎有些不愿意提起这事,话锋一转,“马上就要上课了吧?我们去换衣服之后回教室吧。”

“嗯。”

小优体温有点热呢... ...真的没关系吗?

米迦有些担忧。







》》》









“这个问题,我们请一位同学回答。”说完,老师环顾四周,“我说,天音同学,不要在课上睡觉好吗?”

听的专注的米迦经老师这么一说,转头看向优一郎。

满脸通红,看上去像是在睡觉,但从侧面看的米迦一眼就知道优一郎只是枕着胳膊缓解自己的头晕。

“对不起,老师。”米迦站起身来,“天音同学身体很不舒服,可以去趟保健室吗?”

“这样啊... ...”老师略显担忧,“那近藤同学你就带着天音同学去一趟保健室吧。”

老师话音刚落,米迦已经将优一郎的胳膊扛在自己的肩膀上,从后门走出了教室。

教室离保健室有些远,米迦很是吃力的将优一郎带到保健室门口。

保健室的老师是个非常懒散的人,经常不来学校。为了应急需要,一般保健室的门也是不锁的。

当然这次也不例外。

“真是有够差劲的老师啊... ...”

嘴里发着牢骚的米迦把优一郎放到床上。将自己的额头对着优一郎的额头,明显的感觉到床上这个人传来的温度。

发烧了啊... ...

看着优一郎通红的脸,米迦抿了抿嘴唇。

算了,看看这个保健室有什么药可以给小优吃下缓解一下也是好的。

米迦开始在保健室的各个柜子里翻找起来。

不一会儿,米迦手上多出了一瓶感冒药和一杯水。

“小优,感觉还好吗?”

“对不起... ...米迦,”优一郎脱力的睁开眼睛看着米迦,“我现在什么力气都没有... ...”

“那这个药可怎么办... ...”忽然,米迦愣了一下,接着像是想到什么方法一样笑了笑,“这可没办法了呢,小优。”

“... ...唉?”

“为了治好病,稍微忍耐一下吧?”

说着,米迦将药粒含在嘴里,俯身贴上了优一郎的唇,只是简单的将药送到优一郎嘴里就结束了。

接着,米迦又喝了一小口水,用相同的方法送到了他嘴里。

优一郎闭着眼睛接受了这些东西,他是在是羞愧到想把眼前这个正在洋洋得意的人一脚踹飞,但是身体软到连推开他都做不到,只能任由米迦摆布。

“唔... ...好苦... ...”

药表面的糖皮被含化之后,里面的苦涩在口中蔓延。

“小优又含着药片了吧?”米迦一脸责怪似的表情看着眼前这个病号,随后叹了口气,“真拿你没辙。”

再次俯身,重新覆上了优一郎那烫的吓人的嘴唇。

大概是米迦的体温比较低的缘故,优一郎本来想推开他,却意想不到的紧紧抓着米迦的衬衣。

米迦的小舌灵巧的探索着苦味,不禁皱了皱眉头,但是仍然没有放弃清扫所有苦源的念头。

而优一郎则是心惊胆战的配合着米迦,在不知不觉间,燥热的舌头居然被米迦吸住,微凉的感觉遍布整个口腔。

“呜嗯... ...哈... ...嗯... ...哼嗯... ...”

好舒服... ...

优一郎有些沉醉在这个脱离本来的意义的吻里,米迦给他的感觉实在是太过舒适。

突然,米迦主动脱离了这个吻。

“呜哈... ... 米迦... ...?”

米迦将头埋到优一郎的脖子上,脖子上传来冰凉感觉的同时... ...有点痛。

“好痛... ...米迦,你在干嘛?”

“啊啊,对不起!”米迦猛的坐起身来,睁大眼睛瞥向别处,“一不小心... ...有点做过头了... ...”

之后便是边挠着头,边“哎嘿嘿”的笑着。

“唉... ...会留下痕迹的吧。”优一郎用仅有的力气抬手摸了摸脖子上不适的地方,那里皮肤的触感和其他地方明显有点不同。碰到的同时,针刺般的痛感不由得让优一郎倒吸一口凉气。

“对不起... ...”米迦有点内疚的低下了头。

“... ...没事啦,别在意。”

“小优,好温柔... ...”米迦关切的握住优一郎的手,“果然是烧糊涂了吗... ...”

“我打你哦!”优一郎没好气的把头扭到另一边。








》》》









第二天。

“早上好,优君。”

“嗯,早上好。”

筱娅向优一郎挥了挥手,无意间看到了他脖子上的一点红色: “呐,优君。”

“嗯?”刚坐到座位上的优一郎抬起头,对上筱娅嗯视线,“怎么了?”

“这个红色的是... ...?”

“啊哈哈... ...”优一郎立马心虚的捂住脖子,“昨天被一只脸皮超厚趁虚而入无恶不作超级贪心的大蚊子咬的。”

“蚊子?”

“没错... ...超级大的一只。”一字一句都从牙缝里挤出来的优一郎恶狠狠的盯着刚进班门的米迦。

“哟,小优。早上好啊~”

“哼... ...”优一郎假装看窗外的风景。

筱娅的视线来来回回在两人之间移动,忽然露出个恍然大悟的表情 :

“啊~!原~来~如~此~呢~”接着走到优一郎身边轻声耳语道: “这是所有物的标记呢,好好珍惜哦!”

然后满脸笑意的离开了两人直奔金发双马尾少女。

“所,所有物... ...”

“柊同学和你说了什么吗?”

“没。”

优一郎耳根通红的说着。









==========








越来越觉得优真的是超可爱!!老夫老妻一样的感觉能传达到就好了ww总感觉比起正统的剧情向的文章我比较适合这种日常甜腻的小文段啊_(:з)∠)_


评论 ( 14 )
热度 ( 146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