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hiroAkane

wb@ShiroAkane。
↑脑洞堆积处,各种小段子会在这里放。
目前深陷狮心坑不想出来。
欢迎互fo~

© ShiroAkane | Powered by LOFTER

终结的炽天使【米优同人/微随笔14】

#优第一视角注意#

我,全部都看到了。

紫发少女发梢微微泛出银色发丝,鲜血染红了大半衣服,漂亮的双眸再也睁不开,安静的像个人偶一般;粉发少年被褪去了上衣,胸口上被鞭打的印子清晰可见;金发少女披散着头发,露出的脖子也有明显的牙印;棕发少年则缺少了一只手臂,依然紧皱着眉头... ...

筱娅、君月、三叶、与一 ... ...

“你们怎么了?”

“为什么不回答我?”

“喂!!!”

“... ...喂... ...”

重重的砸着牢门的手顺着牢狱的栏杆滑了下来,面对着那些再也醒不过来的同伴。

为什么?

每次都是自己背负这一切,而自己身边的人又一个个的离开?

好痛苦,

好孤单,

好无助,

好想... ...

死。

也许死掉会轻松吧?

“是哦!死掉更好呢。”

死掉会... ...更好... ...吗?

“是的,死就可以解脱了。”

那... ...我就... ...

“但是,你可是百夜优一郎啊!”

!!!

“你是谁?!”我忽然发现自己身体里居然有另一个声音和自己对话,不免吓了一跳。不过缓过来的时候,大脑已经分析出这个声音的主人是谁了

——“阿朱罗丸?”

“喂!阿朱罗丸!他们究竟怎么了?发生了什么?”

“看来你的心还在抗拒‘那一天’的记忆呢... ...”心中的声音叹了口气,“不过不说也罢,反正你已经和米迦在这里过着安静的日常不是嘛?”

“不,”我的手紧扣在左胸,“我觉得我还是知道会更... ...”

“你还是不要知道了。”阿朱罗丸还没等我说完话就打断了,这让我难免感到有些愤怒。

“喂喂!我可是你主人!哪里有背叛主子的道理?”

“我可是鬼。只要你稍有松懈,就像刚才一样,马上就会被我所取代。”

“那么,”忽然想到一个非常重要的事,“阿朱罗丸你 ... ...在之前... ...”

“为何不出来?”

“我是刚刚重生的。”干净利落的回答,不过这答案难免让我有点摸不到头脑。

“什么意思?”

“鬼是以人类的欲望为食粮的。在今天看到这些之前的优,已经放弃了任何欲望。”

“... ...”

“仅仅是想要救米迦的心,是不够的。就像现在这种因为至亲的人死掉而重新燃起来的复仇欲望之心才是我最喜欢的东西啊,优。”

“... ...那这些,是吸血鬼做的。”

“可以这么说。”

“但是仅凭我一个人的力量是不行的... ...米迦!米迦会帮助我的吧?”

阿朱罗丸沉默。

大概是默认了?

“我有个提案。”阿朱罗丸顿了顿,“只不过我要再确认一下。”

“... ...”

“优,你真的要知道真相吗?”

我看着自己手掌心: “我,想要知道。因为那是属于我的记忆。”

“是吗... ...”阿朱罗丸的口气明显是有些无奈,不过深刻了解我性格的他大概是知道我不会因此而轻易放弃的。

“那你也应该知道,米迦是知道一切的吧?”

“嗯。”

“去欺骗他吧,然后把你想知道的事情套出来,由他亲自告诉你。毕竟,他可是... ...”

“整个事件的主角呢。”

我?去欺骗米迦?开什么玩笑?

米迦不是家人吗... ...

头脑中走马观灯似的记忆再一次击溃了信任。

大概吧... ...就当是为了自己也是为了米迦和月鬼组的大家... ...

“费里德你在附近吧?”我凭借直觉冲着门口喊了一句,“米迦现在在哪里?”

“米迦的话现在在原来的百夜家所处的地牢哦。”

地牢... ...啊... ...

家人被杀害的光景再一次浮现在脑海。

但是身体却意外的冷静,果然和费里德所说的一样吧?

原来的自己绝对会义无反顾的冲向费里德将他杀掉。

虽然现在的自己还是有那种念头,但是自己已经可以控制自己的情绪了。

费里德对自己来说已经无关紧要。

那一天的月鬼组的大家发生了什么,自己怎样被带到这里来,以及米迦究竟做了什么... ...

这些才是当前最为紧要的事情。

我快步走到地牢必经的楼梯口,脚步变慢了。

虽然已经知道了究竟该做什么,但是还是感觉非常对不住米迦。在这之后我会好好向你道歉的。

不信任你,没有好好听你的话,还有... ...

“我... ...全部都,想起来了。”

我一脸失望的表情对米迦说。

欺骗了你... ...


评论 ( 6 )
热度 ( 17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