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hiroAkane

wb@ShiroAkane。
↑脑洞堆积处,各种小段子会在这里放。
目前深陷狮心坑不想出来。
欢迎互fo~

© ShiroAkane | Powered by LOFTER

【终炽米优】房主房客

#意外的酒量还可以的米迦和根本不会喝酒的优的设定#

#房主米×房客优#

#昨晚宿醉导致到现在脑袋还有点疼的产物#

#小优真心是个萌物啊#




优一郎趴在自己屋子的床上。

盛夏十分,即使屋子里的空调再怎么凉快,一出门,那蒸笼般的燥热空气就会瞬间将这些凉气蒸发殆尽。索性不愿汗流浃背的优一郎决定正式成为一个家里蹲。

前提是那个事儿有点多的房东不来打扰就是了。

“叩叩叩——”

啊——又来了啊... ...

“天音君,你在家吗?”

“啊啊——马上来开门——”坐在床边,优一郎揉了揉莫名发痛的额头,坐起身来去开门。

“吱呀——”

“果然在家啊,优。”闻声,身着轻便的黑色衬衫和白色休闲裤的金发青年出现在自己面前。说实在的,优一郎不论看这张脸多少次都发自内心的觉得好看,只不过没有表现出来罢了。

“我可不觉得我和你的关系已经好到可以称呼昵称。”

“比起这个,”很明显,这个金发青年根本就是无视了优一郎的话,“优今天晚上有空吗?”

“有。”

“出来一起吃东西吧?”

“我拒绝。”

“那这个月的房费... ...”

“... ...米迦你... ...”

“那八点,老地方哦。”名为米迦的青年边走边说着,挥了挥手,一转身便消失在了拐角。

这就是优一郎的房主,近藤米迦尔。和自己年纪相仿,而且非常喜欢骚扰优一郎。

也不能说是骚扰,总之就是有事没事都来找自己,虽然自己总是兴致缺缺的附和下就是了,谁叫他是房主呢?

想起来就头疼,优一郎再一次揉了揉迷之疼痛的额头。

再说这个晚上的小摊... ...附近的话应该只有那个紫毛变态和他家那个萝莉熊孩子开的摊子了吧?

啊——头更疼了,优一郎决定就这样躺在床上再睡一觉好了。


》》》


“... ...”

睁开眼,米迦近在咫尺的脸出现在了优一郎的视野里。

“喂,离我那么近干什么?”

“优的睡颜很好看哦!”

“行了行了行了... ...”优一郎一把推开米迦的脸,“我可不想被有事没事就偷用房客的备用钥匙的混血儿说成好看啊。”

“唉——”

“难道不是吗?偷用房客的钥匙之类?”

“这点没错,不过我是关心优啦!”

“请换一种可以接受的方式!”

“优可真严厉呢... ...这样下去可不会受欢迎哦!”

“至少我可没想受你欢迎。”

调侃间,优一郎已经换好了衣服。看了看挂钟,现在是七点多不到八点。

“你还请了别人吗?”

“只有优哦!”

“... ...那现在就出发吧,肚子有点饿了。”

肚子不争气的“咕噜——”了一声,虽然很小声,但是在这个屋子里却很格外明显。

米迦笑了笑:“优的肚子真是够坦率,什么时候优也可以变得坦率就好了。”

“吵死人了啊你。”优一郎边走边说着,“快出来啦,不然把你锁屋子里。”

“嘿嘿,还是那么嘴上不饶人啊优。”


》》》



“晚上好~小米迦和小优。”

费里德国际惯例一般的向两个人打招呼。

“嗯,晚上好。”

“呜呼呼呼呼——吾等吸血鬼族已然察觉到了人类鲜血的味道... ...”

闻声,从费里德身后走出来一个萝莉少女,绯红色的瞳孔和蒙着眼罩的右眼,配上她那与生俱来的演戏天赋,还别说真像那么回事儿。

不过怎么说这孩子都是漫画看多了吧?

这种羞耻一般的台词还是在优一郎初中二年级做过的事,不过好在在场的所有人没有知道这个事的。

“费里德,两份关东煮再加上一瓶啤酒,一口杯。”

酒什么的,虽然米迦说跟水差不多,不过对于优一郎来说还是比较畏惧的存在。因为优一郎表面上看起来像是不良一样,但是跟烟啊酒啊都完全没打过交道,不过他本人却意外的不讨厌这种偏见,倒不如说省了好多事。

点完单的米迦将目光投向萝莉少女: “我说克鲁鲁,总是带美瞳可不好,你毕竟还小。”

“都说了这是真的!”

“我是指那边眼罩底下的。”说着,米迦指了指克鲁鲁的右眼。

只见克鲁鲁“呜呼呼呼”的一笑,道: “居然发现了这个,真不愧是近藤家的长子。”边说边慢慢将眼罩摘下来,露出金色的眸子。

尼玛这还入戏了是吗?优一郎心中默默吐槽。

与此同时,这边的米迦也不知道从哪儿拿出来一副眼镜,架在鼻子上,保持着推眼镜的动作,微低头,由于光线的问题让人看不见米迦的眼睛。

接着他露出一丝邪笑: “呵,真亏你说的出来啊吸血鬼。”

妈蛋儿你怎么也玩起来了?!优一郎心中默默吐槽。

“嗨嗨嗨... ...就此为止吧!”

费里德阻止两人的闹剧,让优一郎不禁感叹‘人不可貌相,看似吊郎当儿的,其实还是蛮正经的嘛~原来我都是错怪了你... ...’

“居然都不带我,真过分!”

才怪!

真是的,完全跟不上这些人的大脑思路啊... ...

“好啦好啦~克鲁鲁快摘掉美瞳吧,总这样对眼睛不好。”

听了米迦这话,克鲁鲁意犹未尽似的摘下了金色的美瞳,露出了血红般的双眸。

明明挺漂亮的眼睛为什么要刻意的带上美瞳,还只带一只,而且还戴上眼罩?

不过放在初中二年级的优一郎大概就可以理解了。

现在的优一郎可是早已经从那边毕业了的,虽说是这样,不过大概也会有种怀念的感觉吧。

“给,两人份的关东煮。克鲁鲁,去拿瓶啤酒,再拿个口杯。”

“嗨——”拉长着尾音,克鲁鲁跑去装满冰块的水池拿出啤酒。

“唉,对了,优。最近百夜茜怎么样?你们两个人成事儿了吗?”

米迦掰开一次性筷子,扒拉了下碗中的关东煮,夹起一块鱼豆腐就马上丢到嘴里,貌似有点烫的样子,米迦紧闭上眼睛微微张开嘴“呼呼——”的吹了两口气,待到温度差不多合适了,米迦才心满意足的细细咀嚼着。

“我有说过我们两个有关系?”

优一郎没好气的夹了个丸子,吹了吹,一口吃下去。

“不过怎么看小茜都特别喜欢你的样子哦。”米迦拿起啤酒,启开瓶盖,递给优一郎。

优一郎接了过来: “我可不会喝酒啊。”

“没关系啦,这个是啤的,”说着,米迦接过克鲁鲁递给的口杯“就和水差不多的感觉,没什么的。而且... ...”

“而且?”

“不会喝酒的男孩子可不行哦!”

“我可不希望被没事儿就喝的昏头转向的近藤先生的继位者说啊。”

“哎~又来了,”米迦苦笑着举起口杯,“爸爸他也不是天天喝的那么多啦。”

优一郎会意的倒了一杯啤酒,举起来和米迦碰杯。

“我其实,也很讨厌酒这种东西。”

“... ...”

“但是每次看到爸爸他在喝,我也很好奇这种东西究竟是怎样的。”

优一郎有些沉默,大概是听说酒这种东西可以暂时的麻痹人的精神,让人感觉随心所欲。

“不过这种东西真的很必要啊,不论什么时候。”

米迦轻抿一口,大概是口杯比较辣,仅仅一小口也分成了几次咽下去。

“有必要啊... ...”

优一郎心一横,一饮而下。确实和水比起来没什么特别的,只不过悄悄有些苦味儿,不过还好,可以忍受。

“优,你... ...蛮不错的嘛!!”

“哼哼~”优一郎投给了米迦一抹阳光般的笑容,“我可是不良哦不良。”

“嗯,不会喝酒的不良。”

“好烦啊你!”

“来吧不良,我来口杯,你来啤酒。今天不分个胜负... ...”

“你这是看不起我啊米迦!话先说在前头,我可不会让步的!”

优一郎激动的一拍桌子: “老板!有多少口杯给我上多少!”

吓得费里德一惊,略带求助一样的表情望向米迦。

“明天我来结账,今天就让他尽兴好了。”

“悉听尊便。”费里德露出了招牌式的和善笑容。



》》》


脑子已经炸掉了,后脖子还有种火辣辣的感觉,下眼皮传来阵阵酸痛。

啊... ...这就是... ...喝多了的感觉吗?

优一郎此时头昏目眩,不过勉强还能撑住身子。

“没事吧,优?”米迦略显担忧的询问优一郎。

优一郎勉强的摆摆手,但是身体已经诚实的向米迦反应了他的状况。

“今天就到这儿吧,你喝的太多了,优。”

“烦死了... ...我有说过我喝醉了吗?”优一郎撇开米迦伸过来得手,“我自己能走的。”

“别勉强啊。”

米迦的话还没说完,优一郎一个踉跄险些摔倒。米迦赶忙上前扶住优一郎。

“真是的,喝了这么多之后还是这么不坦率呢!”

“我才没有... ...”

“是是是!总之让我送你回去吧?”

优一郎没有回应,米迦则默认了一样搀扶着优走回家。

摸了摸优一郎上衣口袋顺利找到钥匙,踹开门后,将醉成一摊的优一郎背到床上,自己也因为优一郎的重量一起摔到床上。

打算起身时,也不知是有心还是无意,优一郎的手死死的勾住了米迦的脖子。

“米,米迦... ...”优一郎意识模糊一般的唤着自己的名字,由于酒精的缘故嘴里吐出热气,呼呼的吹着米迦的脖子。

米迦感到被吹动的发梢不时的瘙痒着脖子,再加上自己也有些醉意,无意间撇到优一郎上衣的扣子已经解开了不少,露出了结实而且紧致的肌肉。

真犯规啊,优... ...

米迦不自觉的逐渐接近了优一郎... ...

不,不行... ...我得清醒。

米迦甩了甩头,不过身旁的人发烫的要命,大概是因为自己身体相比之下比较凉的缘故吧,优一郎才会如此接近。

要放在平时,优一郎一定一脚踹过来,一边大喊大叫着“你这变态!”一边狠狠地撞上门。

这么想着,米迦不禁笑了,接着将优一郎埋到自己怀里。

这种奇妙的幸福感,大概就是【喜欢】吧。

“我喜欢你,优。”

虽然你听不见,不过我真的只想和你... ...再靠近一些。

两人相拥着进入梦乡。


》》》


优一郎刚一睁开眼,还没看清天花板,一阵刺痛就传入大脑。

啊——好痛... ...

比起这个,肚子上好重,有什么东西... ...

映入眼帘的是一个金发少年安详的睡脸,少年的手紧紧环住优一郎的腰。他先是略吃了一惊,之后便是微微的笑了。

昨天大概是麻烦米迦了吧... ...

优一郎微微翻身,在不吵醒对方的情况下钻到对方怀里。

反正今天没什么事,就再睡会儿吧... ...


最后的优居然不傲娇!!←自己写完是这种感叹。不过傲娇的优好萌~温柔起来的优也好萌就是了w

顺带一提宿醉真的超级头痛【捂头】不过多喝水洗个澡再睡一觉就好了。具体昨天发生了什么事我是真的啥都不知道啊【望天】


这次超级长


评论 ( 6 )
热度 ( 119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