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hiroAkane

wb@ShiroAkane。
↑脑洞堆积处,各种小段子会在这里放。
目前深陷狮心坑不想出来。
欢迎互fo~

© ShiroAkane | Powered by LOFTER

终结的炽天使【米优同人/微随笔6】

“我... ...”

如果说出来的话,米迦一定会阻止我再次想起来什么的。是啊,这样就解释的通了,他把我关在冰冷的地牢,不是为了别的,正是为了不让我触碰有关于‘记忆’的东西吧?

虽然没有什么根据,但是优一郎心里是这样想的。

到头来,我还是... ...不能相信他啊... ...

优一郎一开口就止住了,微微的动了动嘴唇却半个字都没有吐露出来,最后只好泄气的使劲咬了咬牙齿,在耳边发出“嘎吱吱吱吱... ...”的响声。

呵,还家人呢... ...

【哈哈~米迦你在说什么啊?】

【我们可是家人哦!我怎么会抛下米迦呢?】

竟是些漂亮话,我连自己都搞不清楚,又何谈去相信别人呢?

“小优,你怎么,哭了?”

“唉?”

才注意到自己已经模糊到看不清米迦的样子了,真讽刺啊,为什么我会流眼泪呢?

“抱歉,米迦。”

优一郎赶忙擦干满脸的泪水,像个低头认错的孩子一样委屈的杵在那里,双手不知是紧张还是害羞默默地拉起了自己的衣角。

看见眼前的景象,米迦感觉有些好笑。

小优没有变啊,还是那么单纯好懂... ...

“喂,你笑什么啊?”

米迦无意间竟然真的小声笑了出来,不过优一郎却觉得这家伙简直就是在嘲笑自己,整个脸通红的冒气。

“对不起,小优。”米迦轻咳了两声,“但是,我希望小优有什么事的话可以告诉我,一个人承担的话,太过辛苦了... ...”

“因为小优你,太温柔了。”

“从前也好,现在也罢... ...”

“请小优务必相信我,虽然我知道现在说这些有些荒谬,但是哪怕一次也好... ...”

优一郎有些不知所措,他将目光瞥向别处,说:

“是你把我从那个又脏又冷的地下带出来的吧?”

“那啥... ...谢... ...谢谢你哦。”

米迦欣慰的看着这个青梅竹马:“不客气~”

终结的炽天使?人体实验?人类的野心?

那些东西怎样都好,米迦只是珍惜和优一郎在一起的一点一滴而已。但是似乎所有都在阻挡他们,就好像人们经常说的‘造化弄人’吧... ...

这就是命,命运所选中了的事情是无法改变的。

人们经常会这样安慰自己,其实稍微仔细想想这些意料之外的事情本应在情理之中,只不过是人们无意或刻意的忽略了而已。

为了让自己全身而退,人们练就了一身找借口的本事,命运这个词也不过就是这样产生的罢了。

看不见梦想?找不到生活意义?那不过是借口使用过多而导致的无可避免的结局罢了,说白了就是自作自受。

作为一个个体生存的人来说,人是孤独的,当然吸血鬼也不例外。所以万事要以自己为中心,为了自己而活下去,对自己的所作所为所负责。即使如此,还是会有像米迦一样把自己的存在完全建立在某个人身上而活下去的人存在。往往在失去赖以生存的这个人的时候,就会失去活下去的目的。

【这样做会死的哦?小米迦~】

费里德的话经常在米迦的脑海中回响。

什么啊那个人,随随便便就判定别人的生死什么的真让人火大。

再怎么说,米迦现在的体质虽然相比吸血鬼还是软弱很多,但是没有致命的伤的话就不会对活下去造成什么影响。

但心灵上了未必。





我会告诉你们我在打【造化弄人】的时候出来了个【皂滑弄人】么////


评论
热度 ( 36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