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hiroAkane

wb@ShiroAkane。
↑脑洞堆积处,各种小段子会在这里放。
目前深陷狮心坑不想出来。
欢迎互fo~

© ShiroAkane | Powered by LOFTER

终结的炽天使【米优同人/微随笔2】

家人,对于优一郎来说这是个禁忌的词汇。

恶魔之子,父母的抛弃,差点被亲生父亲所杀害的优一郎来到了百夜孤儿院。当时只有米迦向他伸出手,微笑着和他说:

“今天开始,我们就是家人了。”

“你知道家人对于我来说意味着什么吗?”

“就因为我是恶魔之子,母亲自杀,父亲甚至要杀了我。呵,这可是我最亲的亲人啊... ...”

“所以不要再跟我提家... ...”

“非常抱歉,我不知道你的事情擅自搭话。”那时的米迦依旧微笑着,“那么来听听我们的过去吧。”

说着,米迦指了指自己:

“我从小就被父母虐待。”

接着,旁边也有很多孩子站了出来:

“我从小就没见过父母!”

“院长说我是从垃圾堆旁边捡过来的!”

“但是我们从来都不觉得孤独!这是为什么呢?”

“因为今天优一郎哥哥来到这儿了!”

“喂!别扑上来啊!”百夜孤儿院孩子们的热情显然让优一郎有些措手不及,不过优一郎并不讨厌这种感觉。这种被重视的感觉,直到这时还是第一次。

当时的优一郎才意识到,原来不止自己遇到了这种不幸。当时在场的所有百夜孤儿院的孩子们都有着各自的不幸,但他们依旧愉快的活着。

活着?对于优一郎来说,活着并没有真正意义上的活着,或许死了才是最有意义的吧?

想想这显而易见的矛盾难免有些可笑,可事实就是如此。人与人之间没有了信任和交流,只有一味的怨恨,那么活着又有何意义?

更何况和自己有血缘关系的家人都抛弃了自己,难道说这些和自己半毛钱关系都没有的人可以做的比'家人'更好吗?

但是从米迦对优一郎伸出手的那一刻,优一郎自己也意识到了,他可以信任米迦。

就算是现在。

优一郎看着米迦伸过来得手,又看了看米迦,米迦只是微笑着看着他的一举一动。

虽然有些不好意思,但是优一郎并不想让这种目光消失。它给了优一郎一种莫名的温暖的感觉,一种似曾相识可是却又说不出来的怀念感。

即使是优一郎的脑子,也发现了自己的不对劲。

明明是第一次见面,为什么自己却感觉像是见到了久违的挚友?

优一郎的直觉告诉他,眼前这个人不会加害于他。

于是他颤颤巍巍的伸出手,触碰对方等待了许久的手。也许是激动,优一郎的眼睛里有些泪水,但是他告诉自己,现在不能哭。他强忍着,缓缓开口:

“我... ...可以信任你吗?”

“当然。”

听到米迦回答的那一瞬间,优一郎本来在眼眶里打转的眼泪瞬间喷涌了出来,他扑向米迦怀里,哭的像个孩子一样。

米迦深深地抱紧了优一郎,任由他在怀里哭泣。

谢谢你再一次信任我,小优。

但是这次,我不会再让任何人从我身边夺走你了。

临睡前突然出来的脑洞,虽然有点短_(:з)∠)_不过有点希望能一直写下去。其中借来的漫画剧情可能有点改动(凭记忆写的,可能有些对不上

评论
热度 ( 46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