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hiroAkane

wb@ShiroAkane。
↑脑洞堆积处,各种小段子会在这里放。
目前深陷狮心坑不想出来。
欢迎互fo~

© ShiroAkane | Powered by LOFTER

【ES零凛】兄长和哥哥和他9

#写在前面:

主零凛。

但含有绪凛成分,请注意避雷。

ooc属于我。

祝食用愉快。

【前篇】


——“我,有想给你看的东西。”

凛月对着镜子拽了拽西装领子,这天终于要来了。

Leader和小濑会毕业,自己和小鸣则会变成三年级,真绪成为会长之后肯定会更加繁忙,忙到没有时间来照顾自己也说不定……

当然如果是以前的凛月肯定会想的是这些。

但是现在的凛月满脑子只有那个和自己相貌相似的人的模样……

哥哥……

——“小凛月,马上就要上台了哦?”

岚拍着他的肩膀这么说道,“虽然很想问你在想什么,不过现在的话还是演出比较重要。你也知道的吧,这场演唱会……”

不用岚说他也知道这场演唱会的重要性。他甩了甩脑袋,努力打起精神。虽然习惯了撒娇,但现在不是撒娇的时候了。

他跟着其他成员,一起站到了舞台上。雷欧说了什么,凛月都不太记得了,只知道他的语气听起来略带严肃。

“谢谢大家的到来……”雷欧将话筒稍稍拿开,低了下头整理了下情绪,接着说道,“接下来的这首歌,是献给我们‘女王’的……

Slient Oath……”

凛月知道零肯定在台下,他不想看到他的脸。

也不是心里不想,只是……

岚用手肘碰了碰凛月,示意他专心演唱会。这时他才意识到前奏已经响起了,他挺起胸膛,多希望能像泉一样职业模式和平常模式切换自如。不过他还是做不到。

虽然脑子已经不知道飘到了哪里,不过也能顺从身体和嗓子不错的完成了整首歌,这就多亏了他自己私下练习了很久。

“要想着小杏的样子尽全力唱出来呢!大家加油吧”

也不知道怎么回事,凛月突然想到岚这句鼓励大家的话。小杏的话……

对他而言确实重要,但是……

无意识抬头,他看到了零的眼睛,那双眼睛带着期待的看着他。

没错,从小时候就是这样的目光了。虽然现在这眼中多了不少人的身影,这其中属于自己的位置却一直都在那里。

但……

「那个孩子……是朔间零的弟弟吧……」 

‘朔间零的弟弟’什么的……

我只是不想成为你的附属品……

看到了吗,哥哥?

没有你在的我,也可以唱歌哦……

你是你,而我是我。

我不用再背负你给的枷锁,而你也不用在意我这个累赘。

反正我也会努力追赶上去,因为……

因为……

“很喜欢哦。”

眼眶中的泪水打湿了睫毛,凛月抬起头。

零揉了揉凛月的头发:“吾辈很喜欢哦……”

“凛月唱的歌,非常好听。”

“……也是呢,”不知道为什么,心中涌起一阵失落,“毕竟我也是偶像啊……”

“……抱歉,吾辈……”零顿了顿,将没资格来之类的话咽了回去,“吾辈,来晚了……”

“来晚了什么的……根本就没有强求让你来吧?‘如果想来的话,就来看看吧’我是这个意思的。”

“是啊……”零说道,“吾辈……我只是自己想来看凛月所以……”

“是嘛,”凛月笑了笑,一头埋进了他的胸膛:“回家吧,好累……”

随后便浑身都没了力气。

好累……好困……已经没有思考的力气了……

“凛凛凛凛凛凛凛月?!怎怎怎怎么了???”

零不知所措的慌张样子和凛月毫无防备的样子,全部被那双碧绿的眼睛看到。

他重新夹起额发,努力调整好呼吸,走上前去。

“朔间前辈,我来帮您吧?”

他尽可能的摆出笑容冲着眼前的人说道。

零皱了皱眉头,不过还是答应了:“那就拜托了,衣更君。”

“那是什么警惕的表情啊,前辈。”真绪苦笑着,“我什么也不会做的,前辈还请放心。”

“……”

“凛月他呀,一直喜欢着朔间前辈你啊。”真绪熟练地背起凛月,“一直一直,都为了能追上你而努力啊。”

“朔间前辈教给的钢琴……朔间前辈喜欢的爵式风曲子……朔间前辈喜欢的十字架挂饰……他都有好好记住。”真绪没有停下脚步,不过能从语气中明显地感觉到他心情的不平稳,“但是……前辈却连凛月最喜欢碳酸都不知道……”

“太过分了……朔间前辈……”真绪的抽泣声传入零的耳朵,“我不是在为凛月打抱不平,是在为自己罢了……如果你想要这样伤害凛月的话,我会尽全力保护他的。”

啊啊……是啊……自己是如此的残忍。

零才醒悟过来。

凛月是如此喜欢着自己。

“但……如果这就是凛月的幸福的话,我会祝福你们的。”

真绪留下这样一句话,离开了。

零看着躺在沙发上的凛月,轻轻捋开了他的刘海。后者抬起手,轻轻拽住了他的袖子:

“哥哥……”

“抱歉,吾辈吵醒你了吗?”

凛月摇了摇头,稍停了半响,凛月接着说道:“刚才你们说的话,我都听到了……”

想要被你粘着……

想要听你的声音……

想要一直一直……

但他却什么都没说出来。

“去看街灯吗?”零轻声问道。

“哎?”

“街灯……凛月小时候最喜欢了吧?虽然还不到时候……”

帮凛月围好围巾的零牵着他的手,两个人慢悠悠的走在街上。

两旁白金色的街灯照耀着,但还没到圣诞节,所以街上的人并不多。如果是圣诞节前夜和当天,想必定是幸福而美好的景象吧。

但当下似乎是为了这两个人准备好的一般,街上的人不多,而且也并不集中在这两人所走的街道上。

“怎么样?”零有些期待的看着凛月,后者则将围巾向上拉了拉:

“嗯……”

不是平常的“吵死了”或者“就那样”之类略带敷衍的回答,惊讶之余,更多的则是欣喜。

就像是……约会一样吧,这种感觉。

凛月默默地哈了口气,让自己更暖和点。毕竟进入了冬天,气温跟着低了下来。再加上自己的体质问题……

是啊,眼前这个人也有同样的体质。

毕竟是兄弟……

 

“如果……如果不是‘哥哥’就好了……”



-tbc

fnp们辛苦了quq直升机一样飞行的线啊真是w

明天圣战日请务必加油!

感谢看到这里的你。

评论 ( 4 )
热度 ( 24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