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hiroAkane

wb@ShiroAkane。
↑脑洞堆积处,各种小段子会在这里放。
目前深陷狮心坑不想出来。
欢迎互fo~

© ShiroAkane | Powered by LOFTER

【ES零凛】兄长和哥哥和他8

#写在前面:

主零凛。

但含有绪凛成分,请注意避雷。

ooc属于我。

祝食用愉快。

【前篇】




“零!”

他才发觉自己已经将凛月压在了身下。对方肩膀上的伤口,脸上微微泛红,以及略带恍惚的眼神……

糟了……

都做了什么啊,我……

“混蛋……”他一拳砸向旁边的沙发,随后用手遮住自己的脸,稍做调整之后,摆出以往温柔的笑容,“凛月……”

“别碰我。”凛月拍开他的手,拽了拽衬衫,眼睛看向别处。

理所当然。

因为自己又做了这样让凛月讨厌的事情,这次无论如何都不会被原谅了吧,但至少……

他看着凛月的脸。至少……

他吻了上去。凛月想推开他,双手却反被抓住,然后按过头顶。张嘴叫零住手,对方趁机侵入口腔,勾住他的舌头翻搅吸允,霸道的在每一个角落都落下痕迹。拉开距离后,零将脑袋埋在凛月的颈部,嘴唇感受跳跃着的血液,啊啊……如果从这里咬下去的话……

随后,零感觉对方咽了口口水,喘息越来越缓。略带颤抖的声音在他耳边响起:

“别让我讨厌你……”

零一怔,松开了凛月的手,然后环抱住了他。本以为会被推开,却什么都没有发生。不知道为什么,零却觉得这样子的凛月更让他不安。他不知道凛月现在在想什么,接受了青梅竹马的告白的他为什么在这里,被他做了这样过分的事之后却更没表现出什么。

就这么僵持了几分钟,仿佛是几个世纪一般煎熬。

待到凛月的呼吸完全平稳之后,率先开口道:“把头抬起来。”

零照做,双手撑着沙发,拉开两人的距离,随后对上了凛月的眼睛。这才发现对方的眼睛有点红,当然自己的眼睛其实已经完全肿了,不过他并不在意。

“为什么刚才没有阻止?”

零眨巴眨巴眼睛,刚才?……啊,难道是说刚才真绪向他告白的时候吗?

“吾辈觉得衣更君的告白汝会……”

“为什么我要接受?”

“唉……?”

“一直一直你都是这样,把自己认为的强加在别人身上……”凛月说着哭着,泪水从眼眶中涌出来。

一时不知道该说什么好,零只得用手指轻轻的将对方的泪水抹掉。

待到两人情绪稳定,凛月推开了他:

“已经够了。”他站起身,整理好衬衫,“请别再靠近我了。”

“等等,凛月!吾辈……哥哥只是……”

“哥哥?”凛月轻笑,回身瞅了眼他,“现在对‘弟弟’做了这种事还要以‘哥哥’自称吗?”

“吾辈……”

“这样的话,那你还真是差劲呢……”

“……”

“胆小鬼。”

他无从辩解。

但凛月不知道的是,这段时间零有多么想他,抑制不住的想见他。有时候零也会想,自己是不是真的被弟弟所吸引。

「哥哥,我们会一直在一起对吗?」

嗯,因为我们是兄弟啊……

「凛月最喜欢哥哥了!」

我也最喜欢凛月了。

「呐呐,哥哥不要走好吗?」

但是这样的话,那些孩子……

「我们约好了一直在一起不是吗?」

……

「骗子……」

凛月……

「差劲……」

凛月……

「别让我讨厌你……」

“凛月!”

零猛地睁开眼睛,看着自己抓在半空的手,随后收了回来。看了眼闹钟,已经是早上八点了。可他完全不想起床,跟老师敲了个短信过去后,翻身将脑袋埋进了枕头里。

昨天凛月的样子在脑中挥之不去,心脏剧烈跳动,无论零怎么缩成一团,这股抽痛却在无时无刻地提醒着他昨天的事情。

对不起……

凛月侧着身子躺在床上,手指在唇上轻轻勾勒着轮廓,又将手攥紧,放在胸口。

虽然也想到了这样差不多的结果,但也有些出乎意料……

表面上看起来是零这边对自己喜欢的人做了过分的事,但同时,凛月也对零……说了谎。

他说不清自己究竟是怎么想的,似乎看见零次次不厌其烦的黏过来都不自觉的想推开,在对方真正要保持距离的时候自己却又不知道该如何是好。

无论是发现零房间的那些东西的时候,还是每次在抱怨零的主页都是偷拍自己的照片的时候,其实心里还是有些高兴的。可在真绪家这几天,凛月刷到的动态全部都是关于undead组合相关的东西,心中一股嫉妒又夹杂着被甩下的情绪无处可发。

所以……

「凛月,我喜欢你。」

凛月瞄到了从教学楼出来的那个人,忍不住笑了。

伴随着那个人无言的离开,低下了头,眼角的泪水也一涌而出。他慢慢瘫坐在地上,用手捂住了脸。

差劲的人……是我吧。

「没事吧……凛月……?」

他抬头看向真绪,对方想要拉起他的那只手停在了半空,然后慢慢放下。

真绪的眼睛一直都没在看着他,当然这原因他也心知肚明就是了。

「对不起……」

曾经自豪的策略家从未有过如此一败涂地的感觉。他将自己抱成一团,坐在地上。这句对不起,也不知是说给真绪的拒绝的话,还是说给零的道歉的话。

真绪背过身去,只留下了一句:「再不走,天就要黑了。」然后就自顾自的拎起书包。

待到凛月抹干了眼泪,这里只剩下他一个人了。

校门还没关,他抱着书包走出了学校。

推开家里的门,引入眼帘的就是仰在沙发上就睡着的哥哥。

「呐……」

他试着推了推零,想让他回房间去睡觉。

可是他忘记了一点……

零一把拉住了他的手,然后将他推倒在了地上。

糟了……忘了这家伙有起床气了……

但现在已经晚了,零伏在他身上,毫不犹豫的朝着脖子的位置啃了下去。

「好痛……」

凛月有些吃痛,感觉身体痉挛了一下,然后努力想推开零。

「兄长……是我啊……」

「快住手啊!臭虫!」

「我叫你住手!」

「零!」

想到这里,此时躺在床上的凛月慢慢的抱紧被子。但无时无刻从肚子里传来的咕噜声还在催促着他起床。无奈,他只好起来慢悠悠的走到厨房,围上围裙然后做些简单的蛋糕勉强当早点好了。

只有在做蛋糕和弹琴的时候,凛月才觉得自己能不去想别的事。

如果有什么烦恼的话就让自己忙起来吧……这句话现在看来也真的不假。

况且蛋糕只会按照制作人的意愿,做成制作人想要得到的样子,它不会说谎也不会背叛。

做完的时候,他满意的点了点头。然后将之放到餐桌前,摆好餐具,拉开椅子。

“我要开动了。”

用勺子划下一小块,在即将送到嘴里的时候……

凛月觉得肩膀一沉,零探出脑袋一口吃掉了勺子上的蛋糕,还津津有味的嚼了起来:

“嗯……果然还是凛月做的蛋糕最好吃了喏。”

“啧。”当事人瞬间没了吃早饭的心情。

不过眼神对上了的两个人还是颇有默契的一同想起了前一天发生的事情。

随后便是互相移开视线,沉默。

凛月默默地转过椅子,让自己面对零:

“……呐。”

“怎么了?”

“……过两天,knights有一个送给转校生的礼物,”凛月揪着衣角,说道,“我……”

-tbc

好的,连更补偿9月偷懒什么的……

之后尽量稳定一月一更,不过已经快到结尾了什么的(。

非常感谢看到这里的你w


评论 ( 2 )
热度 ( 28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