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hiroAkane

wb@ShiroAkane。
↑脑洞堆积处,各种小段子会在这里放。
目前深陷狮心坑不想出来。
欢迎互fo~

© ShiroAkane | Powered by LOFTER

【ES零凛】兄长和哥哥和他7

#写在前面:

主零凛。

但含有绪凛成分,请注意避雷。

ooc属于我。

祝食用愉快。

【目录】

-01    -02    -03    -04    -05    -06




——今天往后我还是去真君家住了,不用等我了。

零的屏幕亮着,显示着这样一段字。

虽然很想回复点什么,‘亲爱的弟弟怎么能抛下吾辈呐!’,‘太残忍了,怎么能这样放着吾辈不管’之类的他,终究还是清空了草稿箱。

想到最近凛月的态度似乎是缓和了很多,不过比起刚回到家的那段时间,还是冷淡了些。当然他也发现了凛月独自在屋里轻轻哼曲的时候,还有对着镜子练习一些动作,想必都是为了knights给转校生的‘礼物’在努力吧。

看到这样积极的凛月,零高兴还来不及呢。按理说是这样,但却感觉到一种孤独,由心底而生的不知名的孤独感。

但就这么维持下去吧,也不是一天两天了。光是能和凛月度过那样一段幸福的时间对零来说已经是天大的恩赐了。

「把自己放低的太过火的话,会很让人反感哦?」

想到奏汰的这句话,零便收回了挽回凛月的想法。

——那吾辈就不等你了,记得不要给衣更君添麻烦就好。

这样就好了吧,零如此想着。

“这个笨蛋,到底在想什么啊……”凛月这边反倒是搞不懂状况一般,从那个课间开始到放学,直到现在在真绪家,凛月都是一副焦躁的样子。

敏锐的真绪看见凛月对着手机生闷气,试探着问:“怎么了?”

“什么都没有!”凛月气呼呼的放下手机埋头继续手上的作业。

就这样持续了一段时间,凛月完美的拿到了所有应修满的分数,升级是没有问题了,接下来便是组合方面的演唱会问题了。

“从考试之前我就很想问了,”岚直接挑明的对凛月说道,“小凛月最近怎么了嘛?学习上如此认真,白天夜晚作息也开始正常……嘛对于你来说是绝对不正常!虽然看上去都是些好的变化,但我们可是同伴哦?”

“你是想说我有什么对你隐瞒了吗?”凛月说着,喝了口水。毕竟刚刚合完舞蹈,完全串下来多少还是有些累。当然对现在这个状态的凛月更是吃力就是了……

听了这话,岚点了点头。毕竟现在岚面前的凛月,很明显能看出来他的黑眼圈已经重的不能再重了,他本人倒是解释说“啊啊,这是吸血鬼本来的样子啦”什么的。跟别人当然能糊弄过去,但对方是岚的话……

“很不幸,小鸣,我对大家都没什么好隐瞒的不是吗?毕竟那样做太麻烦了……”

“但……”

“比起这个,”凛月拧上水瓶,放在旁边,“小鸣刚刚的舞步有很多细节上的不合拍呢,简直比小朱的还不能看哦?”

一旁因塞着牛肉干而肿起腮帮子的司听了这话,还来不及咽下嘴里的东西就开始反驳道:“绍特阿噗!栗子钱背肿么科一则摸索!(shot up!凛月前辈怎么可以这么说!)”

“真是的,”岚看不下去了,掏出纸巾给司擦了擦嘴,“怎么可以在吃东西的时候说话呢?”

不过岚不得不承认,凛月说的没错。但究其原因,还是因为最近组合中的成员开始变得越来越离谱了,凛月的变化自不必说,关键是‘王’和泉也开始变了。岚看着还在对舞步的两人,泉一向是不太喜欢出汗的事情,但最近的练习却倍加上心到出汗也无所谓的程度。‘王’则更加离谱……让岚有种这样的队长似乎不是那个满校园大喊着“inspiration!”的那个脱线宇宙人了。反观司倒是和以往一样,严肃认真,不过和岚不同的是,他看到这些前辈们的变化后……

“这不是很棒的变化吗?果然这才是knights呀……”这样赞美的评论。

可能是我多想了吧,岚揉了揉脑袋,毕竟当下,跟不上动作的人可只有他一个了,如果再不跟上的话就会被远远抛下了。

为了章臣先生的赞美……岚握了握拳头:“加油!”

然后他意识到似乎刚刚自己说出了声,这个练习教室的其他人都看向了他,不免尴尬的笑了笑才勉强搪塞过去。

 

 

真绪当然察觉到了,自己的青梅竹马的异样。

平常会对着手机莫名笑起来,随后又是一阵叹息之类……

晚上也会趁着自己清醒的那段时间拼了命的练习舞蹈,准确的说是通宵加上白天在学校的时间全部都在练习,只有凌晨接近早上的时间才能睡那么一小会儿,接着又要去学校。

直到这天,真绪怎么叫也叫不醒他,睡死过去一样,不过胸部平稳的起伏多少让真绪放心了些。就这样别叫他了吧……他无奈的揉了揉他的头发,组合那边的话……之后跟同班的鸣上说一声就好了。

轻轻捋开他的额发,真绪在这个沉浸梦境中的人的额头上落下了一个吻:“辛苦了,小凛。”

意外的得到了回应:

“哥哥……”

真绪微微睁大了眼睛,确认凛月没有醒。他将这件事埋在了心底,放学后回到家听着凛月的小抱怨,边笑着边交代今天岚让他传的话。

小凛可能一直都不知道吧,自己对他的这份感情。我在想什么啊到底……眼前的这个人可是我的青梅竹马啊!但是那句「哥哥……」一直在真绪脑袋里回响,完全无意识或者说是条件反射一般……

我才是那个在你伤害了凛月之后一直陪着他的人啊,到头来却……

不甘心。

但如果这就是你的幸福的话……

隔天真绪从学生会回教室的途中碰到了零。

零给以微笑,问道:“凛月最近,怎么样了?”

真绪不好意思的抓了把头发:“嗯,凛月他……还是那么能撒娇啊。让哥哥担心什么的,我也有跟他说过,不过那家伙怎么也听不下去啊。”表面上听着像是抱怨一般,但口气中,零不难听出,真绪其实是在炫耀……是在向他朔间零炫耀:凛月很喜欢跟我黏在一起……什么的。

零笑了笑:“那就好,听见这些,吾辈也无需担心了。衣更君真是可靠啊……”说完转身便走上楼梯。

仿佛无所谓一般,零和凛月有着相同的气质这点毋庸置疑。但在此时真绪眼中的零,在现在的场合说着这样的话,却让他有点莫名的火大。

“朔间前辈。”真绪忽然严肃了起来,他停住脚步,听着他说,“您……对凛月……”

心里被抓了一下,零调整好自己的情绪,如果在这里说出了错误的回答的话,大概……

但是,凛月对自己……相比之下,果然会喜欢衣更这样能照顾好他一切且不被他讨厌的人吧。

他转过身,面对真绪那张似乎在期待却又像是害怕听到回答的复杂表情。果然这孩子很聪明呢……

“吾辈……”再次发出声音的时候,零才发觉自己有点渴,他轻咳了几声,让自己的声音听着干净,“吾辈对凛月……”

“只是出于兄长对弟弟的关心罢了。”

“这样啊……”真绪松了口气,“看来一直是我多想了。”然后他向零大大的鞠了个躬:“谢谢您,朔间前辈!”

“感谢什么的……”

“今天放学,我会向凛月告白。”

“……”

“我喜欢凛月。”说出这句话的时候,真绪的语气坚定无比。

是啊,果然是这样……零无奈的笑了笑:“那,凛月就拜托给你了。衣更君。”

结果想都不用想,凛月一定会接受真绪的告白。两情相悦之人,自己也不该插足,更何况是自己最亲爱的弟弟……更应该祝福才是。

如果这便是凛月的幸福的话……

他瞅见了凉亭下的两人,红发少年说了什么,他听不见,然后黑发少年笑了……

别过头,他不想再看下去了。加快了回家的脚步,然后拿出钥匙,打开门,将书包随处一丢,仰躺在沙发上,望着天花板发呆,然后慢慢的视线变得模糊,天花板的花纹也扭曲在了一起,最后变成了一片白。

他闭上眼睛,泪水顺着他漂亮的脸滑落下来。

“零!”

-tbc

评论 ( 4 )
热度 ( 3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