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hiroAkane

wb@ShiroAkane。
↑脑洞堆积处,各种小段子会在这里放。
目前深陷狮心坑不想出来。
欢迎互fo~

© ShiroAkane | Powered by LOFTER

【ES零凛】兄长和哥哥和他6

#写在前面:

会有绪凛成分请注意避雷,不过重心还是零凛。

以上。祝食用愉快~#



“兄长,这道题我有点不明白……”

“啊……哪道?”

零带上眼镜,拿过来凛月的作业本,开始认真的看起来。

虽然每次零都觉得凛月根本是重新学了一遍之类……不过好在他本人对学习这方面倒是随了零,接收知识方面很快就是了。

不过零还是隐隐觉得,有时候凛月似乎是明知道怎么做而故意做错一样……嗯,虽然他不想承认,但教人学习这件事的确很有成就感。如果他想的是真的的话,倒是觉得有些别扭了。

“怎么了?”凛月歪了歪头,“难道兄长也不明白吗?”

“啊啊……这倒没有……”分神去想别的事了什么的打死也不能说,“这道题这样……”

不一会,凛月的功课就全部做完了。

被辅导的人大大的伸了个懒腰,半空中停了那么一秒之后,索性直接向后倒了过去。

零看着弟弟这么可爱的动作,不禁笑出声,当然这很快也引起了当事人的不满:

“你笑什么啊……”

“没什么。”零站起身,走到厨房,“别躺太久哦,有什么想喝的吗?”

“碳……”酸字还没出口,凛月话锋一转,道,“番茄汁吧……”

“哦呀?真少见啊,凛月也想尝尝番茄汁吗?”

“好吵啊,快去拿就是了……”

“好好好。”零笑着回应道。

凛月突然想到之前零喝碳酸的样子,就忍不住笑了出来。

接着,他听到了零的手机响了。

——是晃牙打来的电话。

嘛……稍微接一下应该没问题吧?

“喂?请问……”

“吸血鬼混蛋居然敢这么久才接老子电话啊?”

“柯基冷静下,是我啦。”

“啊……阿凛啊……抱歉,你哥呢?”

“他啊……”凛月看向对面走过来的零。对方放下饮料,然后冲他张了张嘴:「是狗狗吗?」

点了点头,然后就把电话给了零。

“……我跟你说,你哥这混蛋你别太在意,他就那样,其实蛮在乎你的,知道嘛?”听完零笑了笑。

“吸……吸血鬼混蛋!你既然接了电话跟老子说一声行吗!!”

“哈哈哈……抱歉抱歉,吾辈觉得赞扬的话从狗狗嘴里说出来还很少见呢,所以就想听听看……不过话说回来,有什么事吗?”

然后零起身,走到阳台去听电话。

凛月趁这个时候坐起身来,虽然很想听晃牙究竟说了什么……不过比起这个……

「想要让别人觉得你在关注他,就要做一些反常的事情哦!

嗯……举个例子,例如说你现在的功课,可以故意错一点给他让他讲哦!

或者试试他平时喜欢的东西~人家觉得这个最有效了呢!」

虽然听上去,岚的建议似乎不太靠谱……或者说这根本就是女孩子勾搭男孩子才用的方法吧……

凛月看着眼前的番茄汁,算了,不试试看怎么知道?

拉开拉环,番茄汁的味道就冒了出来。好酸的感觉啊……

虽然也不是不喜欢酸啦……凛月轻抿一口:“呜……”果然还是好酸,不过也不讨厌就是了。

“哦呀?”零走到凛月对面坐下来,“番茄汁的味道如何?”

“酸死了……”凛月放下罐子道,趴在桌子上,“柯基说了什么吗?”

“嗯……小狗交代给吾辈的乐谱,是时候还回去了。说起来吾辈记得汝的组合也在练习吧?”

零眨巴眨巴眼,看着凛月,对方似乎是僵住了。

“莫非汝忘记……”下一秒,他就被凛月捂住了嘴:

“吵死了!我怎么可能忘了?”

然后松开,快速将罐子里的番茄汁一饮而尽,“咚”的一声将罐子拍在桌子上,然后大步流星的走回自己房间。

零“啊哈哈”的笑了笑,然后意识到了什么:“等等!凛月!吾辈房间的钥匙……”

“接着睡沙发吧,臭兄长!”

果然……不该说的吧那句话。

半夜零窝在沙发里,目死一般的看着面前的电视,如此想着。

 

 

第二天,零就接到了凛月晚回家的消息。

也是呢……凛月的组合knights有活动,据听说还是送给转校生的礼物。凛月很黏转校生呢,以前还问过转校生是否能去她家借住什么的……当然这都是转校生在给零监督组合活动的时候闲聊知道的。当然闲聊的过程中,零也透露给了转校生凛月和自己不合的信息。转校生随后安排的活动让兄弟两个关系好了不止一点半点……该说感谢吧,可又不知道怎么回报。被告知‘朔间学长能够帮助Trickstar已经是在帮助我了’什么的,却还是觉得亏欠她什么……

“零已经做得很好了哦……”奏汰捏了捏自己湿漉漉的额发,“无论是谁,都会有这种困扰的事呢~但是,零不要总觉得自己亏欠别人哦!”

他歪了歪脑袋,冲零笑着:“把自己放低的太过火的话,会很让人反感哦!”然后他迟疑了一下,站起身来,“不过……”

“难道说,奏汰君……”零看着奏汰慢慢的把脚伸到水里的动作,下意识的看了看周围,确认没有学生会的人在附近之后才继续说道,“……奏汰君也觉得很反感吗?”

闻声对方拨浪鼓似的摇晃着只浮在水面的脑袋,略微溅起了些水花:“没有哦,那种事。因为零没有对我表现出卑微哦……”

“也是呢。”

“呐。”

“嗯?”

“那边那个和红色走在一起的黑色,是零的弟弟吧?”

零抬头瞅了眼,点了点头。

“我想,零的弟弟应该不讨厌零吧。”

“我也希望是这样呢……”

“零这种性格……果然呢,我应该明白了。”奏汰笑了笑,“这是‘信任’哦?”

零有点疑惑的看了看奏汰,仿佛不太明白,这反倒让奏汰更觉得好笑。他双手从水池里捧了一把,伸到零的面前:

“有什么感想?”

“感想……小鱼很可爱?”

然后,奏汰将双手伸出水池一段距离,松开。

“啊……!你在做什么啊奏汰!这样的话鱼不就……”零突然想到了什么一样,僵住了。他看着奏汰捡起地上的鱼,小心翼翼的将它身上的土冲干净,然后放回池子。

“人们常常会赞美鱼,却从不会赞美和鱼一同出现的水呢……”奏汰笑着说,“但也不能抢了‘鱼’的风头哦?比起‘水中的鱼’很漂亮,小鱼会更喜欢听‘鱼’很漂亮的话呢。”

“谢谢你,奏汰……”

“不用客气~”

零挥挥手和奏汰说再见。果然还是不能全部明白奏汰的意思,但他知道,奏汰常常会不可思议的用奇怪的话敲醒他,可能在明天、后天、甚至更往后,猛然想起这句话来,才明白当时奏汰的意思。果然这个人已经看穿了一切了吗……零嘲笑自己一般,虽然生来奇怪的体质,却和人一样有着共同的烦恼啊……

零这么想着,走上了楼梯。身在一楼的凛月瞥见了他的表情,不过他很意外,零居然没有像平常一样敏锐的发现他。

“今天谢谢你了,凛月前辈。”司鞠了个躬,“我会回去好好复习前辈教给我的那些动作。”

“别太勉强自己就好,快上课了,那我先回去了。”

简单的和司道别之后,凛月就快速的上了楼。他想追上零,至于为什么这么做,他自己也不清楚。他看着零走进轻音部教室,这是当然的,毕竟是轻音部的部长,再加上零的棺材也在轻音部。凛月抱着好奇走到轻音部窗边,向里窥去,发现了晃牙也在轻音部。

晃牙手上拿着几张纸,结合前段日子的电话,看来应该是那个所谓的乐谱没跑了。

凛月非常努力的想听清这俩人究竟在说什么,不过无济于事。毕竟是轻音部,如果隔音效果不好的话恐怕会被骂致解散的吧。更何况这个轻音部还是玩摇滚的,每个轻音部都有个摇滚梦这话确实没错。

比起这些,凛月更加注意这两人。零在耐心指导晃牙,偶尔还会稍稍打个哈欠,然后笑笑看着晃牙炸毛的样子,继续指导。

上课铃声响起,伴着这个铃声踏进教室的凛月第一次有了想认真听课的想法。

随后的日子,也不需要早晨让真绪来家里叫他起床穿衣服,更有甚至比真绪来的还早,拿着课本笑着和他打招呼什么的。课后的组合练习凛月也有好好参加,因为他根本就没有收到岚的‘找不到小凛月呀,小真绪知不知道他在哪里呢’之类的话,或者说,他都能在课间看到这两个人加上knights组合中那个一年级的小少爷一起讨论关于练习的事情。要不是真绪最近累得要命,真的想赶紧冲到医务室拿他个两百袋血包统统灌进这个吸血鬼的嘴里让他恢复正常。

“今天开始我去真君家吧。”

“哎?等等,不是拜托朔间前辈辅导……”

真绪看着凛月打开在他面前的作业本,近几周的作业全部都是优秀,无可挑剔。

凛月稍稍带着得意的语气道:“安心,功课我也有好好做,课也在好好听,所以学习上不用担心。”

“这不是更好了吗?”真绪接着拿起桌子上的文件,“趁这个时间和朔间前辈处理好关系不是很好的机会吗?”

“可是真君最近很疲惫哦?我看得出来的。”凛月坐回座位,翘起二郎腿,然后单手撑着下巴,歪头笑着“今天的课上都睡着了呢~”

像是发现什么让他高兴的事情似的,看着真绪一脸惊讶的凛月都已经快忍不住笑出声音来了。

“好啦好啦,”凛月摆摆手,“今天的课我全部都有认真听哦,意外的蛮简单的,回去正好可以给真君补习。”

真绪很快接受了。让凛月住在他家就当是补习相对的交换好了,真绪这么想着。但究竟是为什么他会突然又跑回来,就不得而知了。看着凛月漫不经心的敲着手机发邮件,真绪有点纳闷,看上去也不像是和朔间前辈吵架或者怎么样的样子……


-tbc


感谢阅读到这里的你w

评论
热度 ( 36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