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hiroAkane

wb@ShiroAkane。
↑脑洞堆积处,各种小段子会在这里放。
目前深陷狮心坑不想出来。
欢迎互fo~

© ShiroAkane | Powered by LOFTER

【ES零凛】兄长和哥哥和他5

#写在前面:

会有绪凛成分请注意避雷,不过重心还是零凛。

以及……日常我已经写够了otz我想搞事……可是还没什么思路emm...

以上。祝食用愉快~#


“这些东西……”凛月叹了口气,随后便一屁股坐在了客厅的沙发上,翘起二郎腿,双手环抱,“你打算怎么解释?” 

“吾辈……”零正在跪着,他的前面便是桌子。当然他也不敢抬头,因为一抬头就能迎上凛月的眼睛。

至于为什么两个人现在是这样的状态,事情还说来话长。

从早上开始一天脑袋都晕乎乎的零来到轻音部社团准备躺进自己的棺材饱睡一顿。

大概是……起的太早了吗?

“喂!你这家伙没事吧?”晃牙一脸担心着说出非常不中听的话。嘛,虽然零已经习惯了就是了。

“谢谢你,小狗。吾辈可能想睡一会……”

“赶紧死回你的棺材里去吧!”说着,晃牙倒是勤快的扶着零到棺材旁,“我们三个先练习了,你的话,就算不练习也没问题吧……”

之后的话,零听不太真了,只是昏昏沉沉的睡过去了。

随后就是被人拍醒的。

“喂!醒了吗?”

闻声,零觉得自己的脸颊被拍打了几下。他稍微有了点意识,但是顶着昏昏沉沉的脑袋让他有点睁不开眼睛。

他动了动身子,身下的感觉不同于轻音部里的棺材那么硬邦邦……

“还有点意识啊?嘁……真麻烦……”

对方用手摸了摸他的脑袋,冰凉的感觉让他忍不住抓住这只手。

自己虚弱成这个样子,毫无疑问是生病了。

对方放下手,不过并没有松开他的手,而是握着他的手放在旁边。这让零心里踏实很多。

“疼……”

接着零觉得一股带着铁锈味道的东西伸进了自己的嘴里……

——是带着血液的手指。

寻着对血的渴望,零用舌尖轻触了下手指,随后便一发不可收拾一般地吸允着。若不是对方喘息声音越来越大,想必零会把对方吸干也说不定。

“还真不客气……”

凛月舔了下略带红肿的手指,瞥向旁边床上一脸吃惊的人:“干嘛,这种表情?”

方才注意到对方是十指相扣握住自己的手,再加上因为被吸血带来的燥热让脸颊微微变红,刚刚又相当于间接kiss的动作……

露出这种表情很奇怪吗?!

缓过神来,零意识到是自己吸了凛月的血。这是最为禁忌的事情,不过看自己这个可爱的弟弟的样子,八成是不太在意吧?

“抱歉。”零小声地说,手抓了抓被角。

“道歉什么?”凛月拿来床旁的凳子,坐下,“嘛,虽然你确实需要跟我道歉。”

零倒是没太在意这句话,有点悔恨的继续说道:“吾辈没想到……凛月会用血给吾辈治病,什么的……”

“啊,这不是当然的吗?”零有点感动的抬头看着凛月,后者则一脸无害的笑了笑,“我才不想为了你这个臭虫去医院呢,但是没办法,也不能就这么放着你不……”管这个字还没出来,凛月就觉得自己不能再这么说下去了,因为他已经能够感受到零的……

“凛月……”

“够了!真不是个不让人省心的哥哥,还是睡觉吧你!”松开手的凛月之后不知道从哪儿抓过来一个抱枕就往零的脸上扣,当他拿下脸上的抱枕的时候,凛月已经打开了房门准备出去,“之后有一件事想跟你谈谈,看在你是病人的份上就先放一边好了……”

然后他觉得自己的心跳随着关上门的一声“咚!”漏跳了一拍,哪还有什么心情睡觉的零这才扫了眼床上,凛月的抱枕啊团子啊都不见了!

跳下床看向自己的书桌,本来贴在书桌墙上的knights海报也消失了。

慌慌张张的拉开抽屉……果然,里面所有零收集的珍贵宝物都不见了……

而此时,这些宝贝正悉数罗列在他面前的桌子上。就像做错了事的小孩一样,零不敢抬头看凛月的表情,想必肯定是非常嫌弃吧……

哎……

“顺便问一句,来客厅之前你的房间锁上了吗?”凛月率先开口打破这短暂的沉默。零乖乖的点了点头。毕竟自己有随手锁住房门的习惯,这都是为了让凛月不发现自己秘密。不过就现在而言,自己的房间上不上锁已经没什么多大意义了就是……

“正合我意。”听见弟弟略带诡异的笑声,零觉得大事不妙,一抬头,此时的凛月手里拎着把钥匙。不太相信的零下意识的摸了摸口袋,果然……

“吾辈房间的钥匙……”

“这是惩罚。”拎着钥匙扣转了几圈,随后一把握住钥匙,“在我消气之前,就在客厅的沙发上将就将就吧,哥哥~?”句尾的‘哥哥’还带着上扬的声调,带着看上去非常温和的笑容,拍了拍身旁的沙发示意着。

这个笑容在旁人看来的话肯定就感觉不寒而栗。不过对方可是零啊……果然凛月最后还是敌不过零这个痴汉模式:“什么表情啊……好恶心,我要回去睡觉了。”

走向房间的他忽然想起来了什么一样,回头看了眼自己的哥哥:“饿的话饭在桌子上。”然后在零的目送下走进了自己房间。

他锁好门,然后坐回床上,翻开没读完的小说。说实话他进零的房间真的是吓了一跳……铺天盖地的自己的脸,真的是很可怕的一件事……

叹了口气,他继续读了下去。故事讲述的是一个老师喜欢上了自己的学生,学生也接受了老师的告白,却因为一次车祸学生失忆了……后面的故事他还没有读完,虽然情节有点俗套,不过能让他这么安静读下去且期待的小说,大概也只有一个巴掌数的过来的数。

「在你身边,我感觉很安心……」

这是小说中最动情的一句话,虽然很短,却将所有感情都凝聚在了一起,爆发出来。

虽然凛月能够感受到自己的情感被这句话带动,过后却觉得不像是真实发生的一样。

究竟是怎样的感觉……?

课间这么没事想着的他一把握住了同桌真绪的手。

“唉唉唉唉唉唉——?!凛、凛月???”

“……不对。”没有那种安心的感觉,可以说是……根本就没有什么特别的感觉啊……?

凛月无奈的叹了口气,果然是小说啊,这种东西……

“话说,背都背过我了,只不过拉个手而已,真君还真是敏感呢。”他对真绪调侃道。

这位青梅竹马却有点心虚的说:“敏感什么……的……”

“嗯?”

“没什么。”真绪清了清嗓子,“好了快点交作业,交完之后随便你睡……”

“晚~安~”

“听人说话啊喂!”

真绪觉得一阵胃疼。

“呼呼呼~,好啦好啦。”凛月就那么趴在桌子上,歪头看着真绪觉得好笑,伸手从书包掏出作业本,交给他,“呐,作业。这么一来我可以睡觉了吧?”

真绪接过作业本,翻开……

竟然全部写完了,工工整整,一手漂亮的字跟他本人一样,一眼扫去也没什么写错的地方。

他有些呆愣的看着凛月的作业本,一只手拿着作业本,另一只手伸过去摸了摸凛月的脑袋。

“喂,干什么啊……?”

“长大了啊你……”

“啊啊,真是的……”凛月慢悠悠地拿开真绪的手,下一秒就耷拉在了桌沿儿。看着这幅样子,真绪无奈摇摇头,坐回座位,准备好下节课的课本。

 

 

——凛月,吾辈错了……私藏这些东西让凛月觉得很变态吧……吾辈是真的很想念凛月啊……非常非常的……

正睡着,被手机振动吵醒的凛月看到这个消息非常想笑。不过他抬头看了看,现在正是上课时间,只能勉强捂住嘴,压抑著笑声的同时回一下这个消息。

——我知道了。

——那……今晚回家来住吗?

——嗯。

——真的吗?(●'◡'●)晚上有时间吗,有什么想吃的吗?吾辈想和可爱的弟弟一起去买食材。

啊……这个人还真是,他无奈的叹了口气。算了,并且自己现在也不是很生气就是了。

——那就一起去吧。

零捂住即将尖叫出来的嘴,虽然凛月这么顺从他的样子非常少见或者说……更可能是因为有什么小阴谋,不过这并没有什么所谓。因为这个朔间零,只要是碰上朔间凛月的事情就变得非常没原则。

“朔间,请好好听课。”

“啊……抱歉。”零赶忙将手机塞回口袋,双眼直勾勾的盯着黑板,不过这心思早就不知道飞到那里去了。

“哥哥?”凛月歪了歪头,笑着看他,然后像是看到了什么,伸手帮零拿了下来,“呐,树叶落在头发上了,哥哥还真是……”

不对不对不对,不可能的,吾辈的弟弟不可能那么……

“喂!你个臭虫,居然要我帮你提东西吗?真是让人恶心,什么都做不好还真是没一丁点用。”

啊……虽然这个可能性比较大,但……这不是非常让人伤心吗?

零暗自捂了捂胸口。不过生气的凛月也很……可爱就是了,零这么想了想,露出了满足的表情。

事实是——

非常和平的两人平分两袋子食材提着走在回家的路上,嘛……虽然什么都没发生让零多少感觉有点不太对劲,不过不也挺好的嘛。零看着凛月的侧颜,傻傻的笑着。

凛月当然也知道身边这家伙一直在看他,这视线吵的他想赶紧摆脱,于是便故意摆出有点不耐烦和困倦的样子,好让零意识到加快回家的脚步对现在的他来说多么重要,各种意义上的……

他假装打起了哈欠,下一秒就被零一把拉进怀里。

“喂!你……”接着他就因为听见了耳边呼啸而过的货车的声音而愣住。

刚刚……被救了……

零借机蹭了蹭他的发顶:“真是的,要好好看路呀!”

“吵死了……”他一把推开了零,觉得像是被占了便宜一样,将手里的购物袋塞到零怀里,脚步也变快了。而后他又觉得有点过意不去,稍微等了等零,等到零和他并排走,然后拉住对方提着东西的手。

零不禁觉得有点好笑,弟弟撒娇的方式真是太可爱了,什么的……不过凛月却有点觉得对不起他。

谢谢……什么的,还是没能好好说出来啊。不过算了,这也没什么。因为他知道,就算不说,这个人也不会离开自己。

……这个就是安心的感觉吗?

他悄悄握紧了他的手。

小说也不全是骗人的嘛,这么想着。 

-tbc


非常感谢阅读到这里的你w

评论
热度 ( 43 )